寂寞罂粟


查看文章的更新

作者:暗夜*颜 2006-1-15 11:06:42

寂寞罂粟

        9月初,大朵大朵的白云盛开如木棉绽开在兰色天空。绚丽如绸,繁花似锦。上午10点,阳光强烈烤灼着水泥板,热气在石板上升腾,蒸烤。我站在学校的篮球场,故做深沉的让自己的思想游离。这样的大太阳,在这里装深沉不是变态就是傻瓜,我想我可能两者兼而有之。18岁父母离婚时,我开始对这个世界的浮华厌倦。爱情,象罂粟经历了最初妩媚的绽放,凋落是必然的,只是时间的长短罢了。
        

 爸爸,曾经据说很爱妈妈的哪个人,离婚两个月就再婚了,再婚的对象据说只比我大两岁,看起来美丽而柔情,我从奶奶那里见过这女人的照片。一切都是据说,在他和妈妈离婚后,我从为见过他,想想时间过的真快,四年了,我也健康的张大了,表面的健康,谁能看透你支离破碎的心,这样就行了,路人甲,乙,丙,何必期待别人的了解。我开始沉默,开始游戏爱情。
          

 “同学,天气好热,你站在这里,小心中暑。’一个唐突的声音生生把我从麻木的疼痛的拽回来。拿眼看他,没有表情,不说话,懒的表达。‘怎么了?不舒服了吗?”“白痴,不过是晒的脸红罢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实在忍受不了他的三八,我冷冷的开口。“啊?”如果有个鸡蛋我可以塞进他的嘴巴里,丢了他一个白眼,我飘然离去。
             

    在见他的时候,他站在讲台上,飞扬的长发,扎染的T恤,破旧的仔裤,生动的给我们讲色彩,是我的设计老师。我看者他,开始计划怎样让他和我开始一场关于爱情的游戏。有关可以看见色彩的游戏。
           

一次次食堂,操场,图书馆偶然的邂逅,一回回谦虚的请教问题,借机频繁的赖在他的单身宿舍。 两个星期后,我和他无话不谈。从为叫过他老师,他的名字是逸羽,惊鹿是我的名字。知道他有个在异地的女友。看者照片中女子幸福甜蜜的微笑,我嘲讽的瘪嘴,没关系,我不爱他,我要的只是有个人陪我演一段电影,繁华漪丽过后,我会提前退场,剧终人散最后出场的决不是我,爱情,不过是结了冰的罂粟,看起来透明妖冶,等你用心将它融化后,除了湿了一手的水,还剩罂粟刻骨的毒,我怎么会傻到中毒?

       那夜,已是初冬,从群魔蹦的出来,我和他都有些薄醉,清冷的路灯下,我们手牵手狂歌,傻笑。直到出现了几个流氓,让他留下我,滚开。惊恐,瞬间袭击了我,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会离开,象一场退色的老电影,没有对白,只有嘈杂的打斗,我看者他被打倒,在爬起,看者他被血浸红的米色毛衣,看者电影里无声的撕杀,忽然凄厉的的对天狂吼。醒来时,我和他都在医院,医生说我体质虚弱惊吓过度,而他,背部整整缝了29针。两天后,我见到了照片中哪个幸福的女人,和他女友的姐姐。也许上天真的在玩弄我们,他女友的姐姐就是哪个我该称之为继母的女人。哪个看起来温柔美丽的女人,一瞬间,我看见她眼底的惊慌。
   

“放过他,放过我的妹妹,你要做什么冲我来。”坐在冬日温暖午后,宁静的咖啡馆,她说这话的时候,我以为看见穿越时空的女侠,可惜,她不是。我轻轻的凑近告诉他,说话的时候要柔媚委婉,不然会破坏了这样和谐的画面。 她在我残忍的注视下,静静的离开。

         我无意于解释什么,这个巧合在他们眼里成了复仇的阴谋,虽然我和逸羽交往的初衷同样的有预谋和同样的卑鄙。 最后一次见逸羽,是在医院的门口,“惊鹿,真的是他们说的那样吗?我只是你手中的棋子?”我残忍而平静的望着他有些忧郁的湛蓝眼睛,慢慢的说,“老师,你真的很天真,请相信我的卑鄙和无耻,你的确是我复仇的工具。”我叫了他老师。说完后,我微笑着转身,只是此时我满盘皆输,在那夜,我已经中了罂粟的毒。这句话,我没有机会对他说了。

童话故事里会有一个坏巫婆,我就是哪个人人唾弃的巫婆。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的生活,坏巫婆孤独的退场,我的生命属于诡异和黑暗,妖冶和毁灭,尘世的流光片羽不属于我,阳光下的爱,留给别人吧。
剧终,散场了。

作者:水樱妖妖 回复日期:2006-1-16 12:28:11 寂寞罂粟

心疼的故事,总是反复的看一遍再看一遍。

作者:我不是流星 回复日期:2006-1-16 17:10:21 寂寞罂粟
姐姐,我真不相信那些我认为总是在电影里出现的剧情会出现在你的身上,世上真的有这样的女子???为何把自己打扮的那么黑暗,认识姐姐这么长时间了,我自认我的眼光不会差到哪里,为什么要把自己推的离别人那么远??我们都是很普通的人,注定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过去总是过去,忘掉一切的阴霾和黑暗吧,阳光属于每个人,姐姐,真的希望你永远都阳光!
作者:水樱妖妖 回复日期:2006-1-17 15:40:08 寂寞罂粟

呵呵,不是流星。

支持你说的。

作者:我不是流星 回复日期:2006-1-17 15:53:19 寂寞罂粟
楼上的,谢谢了,这里的人都叫我流星,不明白难道不知道我的名字叫我不是流星,你还好了,没叫错!!!
作者:暗夜*颜 回复日期:2006-1-18 14:40:05 寂寞罂粟
抱歉,我就叫你流星了
作者:我不是流星 回复日期:2006-1-18 22:29:47 寂寞罂粟
嘿嘿,都这样叫了,也没什么
作者:水樱妖妖 回复日期:2006-1-18 22:32:24 寂寞罂粟
西西,干脆不是流星改成是流星好咧
作者:烟不懂手指的寂寞 回复日期:2006-1-26 4:09:54 寂寞罂粟

寂寞的歌总是听了一遍又一遍

楼主的文章让我看了再看

寂寞婴粟,寂寞如我

 

作者:暗夜*颜 回复日期:2006-1-26 14:00:12 寂寞罂粟

寂寞?

疯狂。

作者:雪夜冰心 回复日期:2006-6-18 19:45:58 寂寞罂粟

人生啊!就两个字,却总是那么意味深长。

作者:暗夜*颜 回复日期:2006-6-24 10:53:30 寂寞罂粟
无法预料充满期盼的人生.
作者:緈諨摩天輪 回复日期:2006-6-24 20:35:56 寂寞罂粟
人生_-------------想懂难,懂也难~~~~~~~~~
作者:半片棋子 回复日期:2006-6-28 15:57:38 寂寞罂粟

太多的不期,遭遇太多不同的故事,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或真或假,或悲或喜,冥冥之中应该有定数吧……

作者:水樱妖妖 回复日期:2006-7-27 21:31:59 寂寞罂粟
想念颜,却并不想念那段与颜认识的日子.
颜的倔强是否一如从前,颜的温暖是否依然用冰冷遮掩?
那个内心时常彷徨的孩子,她会用极其平淡的语气对我说,妖,我用刀片割伤了手腕.
然后屏幕里突然暴露出带着伤痕的削瘦而苍白的手腕.
是个温婉的女子,却要用一种自虐的方式营救自己的爱情.
很少人能懂.
她说她喜欢赤脚行走在冰冷的街道.在子夜时分.
而如今,颜,是否还要赤脚行走在寂寞的边缘??
作者:暗夜*颜 回复日期:2006-8-26 11:09:53 寂寞罂粟

妖妖

在看自己写的东西时

却一直在想你

还好吧?

作者:水樱妖妖 回复日期:2006-8-26 21:30:02 寂寞罂粟
还好,我也想用刀片割伤自己.
用自虐的方式营救自己的爱情.
可是,我知道很徒然.
所以我会选择用灿烂守住.
守得时间越长越好.
呵呵,颜,我好好的爱成了一个人.
作者:诗婷she 回复日期:2006-8-27 1:27:16 寂寞罂粟
姐姐```一直觉得你好神秘```像个谜``你过得快开心吗``
作者:暗夜*颜 回复日期:2006-8-27 21:30:29 寂寞罂粟

谢谢诗婷

现在的我很安然

因为终于有个人

用尽他所有的力量在宠爱我

加油,你也要开心。

作者:暗夜*颜 回复日期:2006-8-27 21:32:26 寂寞罂粟

妖妖

在情缘日记里看到你写的东西时

我已经是微笑

祝福你,珍惜。

寂寞罂粟

打印本页 关闭】

>>推荐主题
· 快乐小鱼
· 思远人
· 45天 *三个世纪
· 祭文
· [原创]100天的等待昏睡百年
· [原创]亲爱的,对不起
· [原创]不该不该
· [原创]无法言语
· [原创]谁说我不在乎
>>特色服务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个人主页
提供一套个人主页所应该具备的功能,拥有日记,文章数十种精美界面,更多介绍请点击这里。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留言本
该留言本与个人主页可以配套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

月影社区免费二级域名
提供一个方便容易记忆的地址。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