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语心愿


查看文章的更新

作者:恋影使者 2007-12-10 16:20:04

星语心愿
 深夜,无眠;黑暗中,流星划过天际,打开了我那段尘封已久却又刻骨铭心的往事。我默默许下一个心愿,但愿今夜在梦中与他相逢。
                 
  那一年,我13岁,含苞待放的花季,一本接一本地读琼瑶,读辛梓眉,如饥似渴。然后躲在床上,闭着眼睛幻想我生命中的男主角,直到睡去。
  每天放学回家,总要穿过一道很破旧的老街。灰的色调,沧桑的感觉,有一种古老的氛围。我时常故作深沉地眯起眼睛观望两侧摇摇欲坠的建筑,仿佛要看透它昔日的繁华。
  在我的陶醉中,总会有一个男孩从我身边匆匆走过,带走我的目光。他高挑的身材,穿一身明亮的浅蓝,与这灰的色调形成对比。像大海的颜色,总是给人静谧和幻想。于是,我开始幻想,他会是个怎样的男孩,有着怎样的面孔与性格。走在这街上,我带着迷茫与渴望。我希望,在他某次经过的时候,能够轻拍我的肩膀,然后我转过头,眯起眼睛向他微笑……
  我如此地渴望着,一种与那个情窦初开的年龄相符的傻傻的渴望。以至于在他经过时,我会心跳加速。虽然,除了他的背影,我一无所知。
  记不得那是哪一天,虽然阳光很明媚,虽然很令我难忘。放学后,我耐不住饥饿与诱惑,买了串糖葫芦大吃大嚼起来,像只小馋猫。
  忽然,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我转过头,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英气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气宇轩昂的眉心,亲切的眼神。我呆住了,竟忘了许久以来的渴望。他友好地笑笑,小妹妹,你的手套掉了。他把手套还给我,向前走去。哦,我的手套……天呀,该死,我竟没有说声谢谢。我迅速回过神来,狠着劲嚼完鼓在嘴里的一大堆糖葫芦。然后冲着他浅蓝色的背影拉长声音大喊:“嗨,谢谢你啊!”他显然被我的喊声吓了一跳,迟疑了一下,随即转过身来,仍旧一脸的笑,我不叫“嗨。”
  他叫徐晖,大我三岁,所以让我喊他哥哥。那一年的暑假,我们常在一起玩。他是一个丰富的人——这是我对他的评价。他会讲普罗米修斯的故事,也会做各种有趣的小实验。他给我补习功课,希望我能考上他所在的那所省重点中学——虽然一年后他就要毕业。我会很高兴地给他开玩笑:将来我可以拍拍你的肩膀说:“嘿!哥们,校友啊。”然后我们一起哈哈大笑。
  那个时候,我幻想的故事的主题是假如我真有这样一个哥哥。
  哥哥,哥哥,这样喊着喊着,我的心里竟然有些不是滋味。
  我们凑在一起看他们郊游时的照片,他指着一个女生问我:“好看吗?”那是一个很漂亮很阳光的女孩子,扎着长长的马尾辫,一身干练的耐克,神采奕奕。我点点头。他很小心地把相片装在相册的第一页,然后骄傲地说:“她是我的‘白雪公主’。”他甜蜜地笑着。然而,我的心很疼很疼。鼻子酸酸的,眼泪转了几转就要掉下来。他很吃惊,忙问妹妹你怎么了。我说没什么,没什么,眼里进了小虫子,用眼泪冲一冲就会好的。他竟相信了,聪明的他竟然相信了,还急急地去找眼药水。我转过身,任泪水滑过脸颊随意飘洒。落在他浅蓝色的外套上,一滴一滴的深蓝,竟分外地凝重。
  我郁郁的,郁郁的,反衬着他的欢乐。我松开麻花辫子开始扎高高的马尾,也是一种苦涩的幸福。
  那一年,他17岁生日,请了许多朋友。有一个女孩子,坐在他的身旁,穿着雪白的长裙,像个天使。那是他的“白雪公主”。他对她说,这是我妹妹。然后她浅笑着,摸摸我的头,小妹妹很可爱。我的嘴角向上翘了翘,却笑不出来。
  也许是心疼久了就会麻木。我送他的竟然是一只双心的音乐盒。
  每每心里锁着哀伤,我静静地走在老街上。他会气喘吁吁地追上来,拍拍我的肩,“嗨,校友啊!”然后很开心地给我讲他那讲不完的趣事。
  有一天,他说,妹妹你不快乐。不知是出于感动还是哀伤,抑或是委屈,我的眼泪又掉下来。他说有什么心事你应该对哥哥讲啊,妹妹你应该快乐。
  我在想着该不该对他讲,该不该……
  有一天,他一反常态,很平静地对我说:“妹妹,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我问他要去哪,他却答非所问:“我想送你一件礼物留个纪念,你想要什么呢?”我想了想,“要那件浅蓝色的外套。”他打开衣橱,深深浅浅的,满是蓝色。他拿出那件外套,给我穿上。他依旧笑着,我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那么深沉。然后,他的眼泪飘下来,落在我浅蓝的外套上,竟也分外地凝重。
  他没有让我去送他,我也不知他去了哪。
  从此,他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三个月后,我如他所愿,考上了那所省重点中学。
  9月1日,报到回来,天下着雨。我打着伞徘徊在老街。我有些遗憾,梦想成真了却已事过境迁。那个拍我肩膀,要喊我校友的人在哪?雨丝如幕,给老街罩上一层迷蒙的感觉。恍惚中,昔日的一幕幕在我的眼前浮现。我有些悲凉,哥哥你在哪?你还记得明天是我的生日吗?
  就是那么不经意的,我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那是哥哥的“白雪公主”。可是,她却依偎着另一个陌生的男孩。她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他们正向一个邮筒走去。我很气愤,大踏步地从她身边跑过,然后躲在角落里静静地观察。她有些受惊,悉心地察看手里的信封。
  我有种痛快的感觉。然而心却如撕裂一般地疼。那一刻,我的眼泪飘下来,洒在老街的一个角落里。
  9月2日,我没有过生日。下午,竟收到一封信。粉红色的信封,上面有泥的痕迹。我有些吃惊,有些怀疑。打开,却是哥哥的问候:Happy Birthday妹妹……我的眼泪洒在粉红色的信封上,浸湿了那一段段尘封的往事。我拿出那件浅蓝色的外套,紧紧地抱在怀里。
  秋天,是个萧索的季节。落叶飘下的时候,最亲爱的姥姥离开了我。我在墓前陪她到黄昏,然后悄悄地离开。
  又是那么不经意的,抑或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徐晖。我好奇地走过去,天啊,那石碑上镶嵌的竟然是哥哥的照片。
  我只感觉天旋地转,不能呼吸。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过后,我没有了一丝力气,呆呆地坐在地上。大滴大滴的眼泪就这样掉下来,掉下来,掉到地上,消失,再掉,再消失……一种痛楚袭击着我,要将我摧垮。我蜷起身子,傻傻的,傻傻的,许久,许久……
  一夜无眠,泪水肆意。
  第二天,我发疯一般地冲到投递那个粉红色信封的人家里。“是的,你的哥哥已经死了!”她说,“我们都应该接受这个现实!”“不!没有!”我歇斯底里的喊叫渐渐变成了哀怨的呢喃,像只可怜的小动物在乞求着什么,“他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她拿出一个粉红色的纸盒,“这是你哥哥留下的,让我每年9月1日寄出一封。还有这磁带,他说,如果你来找我,让我交给你。”
  我摁下PLAY键,哥哥熟悉的声音飘过来。
  “妹妹,你好啊。也许你听到这盘磁带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人世。可是我是多么舍不得你啊。在高考前两个月,我被查出得了白血病,而且是晚期。这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简直是个晴天霹雳。现在我要到北京治病,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我考虑再三没有告诉你,怕你接受不了。妹妹,你不要太难过。一些人,一些事,许多年以后就会改变。你要学着忘记,学着坚强,学着成熟,你会长大的。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我可爱的小妹妹。我要把你的故事带到天堂里,讲给天使听(他呵呵地笑着)。……妹妹,希望你永远快乐!”
  我反复聆听着他的声音,把那些粉红色的信封一一拆开。不同的内容,却都是哥哥相同的问候。我把它们折成小船。然后开始写信:哥哥,你好……
  第二天,下着蒙蒙细雨,一如我湿漉漉的心情。我把小船放进公墓旁的小溪里,看着它们载着我的心事远去,直到消失。然后我在哥哥的墓前,把我的回信寄到天堂去。泪眼朦胧中,我看到,石碑上的他风采依旧——棱角分明的脸,英气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气宇轩昂的眉心,亲切的眼神。可是那些欢声笑语却恍如隔世。
  我麻木地走在那条陈旧的老街上,深沉的眯起眼睛观望。老街有它亘古不变的古老,灰的色调,却失去了那流动的浅蓝。“一些人,一些事,许多年以后……”许多年是多少年?然而仅仅一年,却已物是人非!
  太阳渐渐出来,老街镀上了一层金色,仿佛在刻意炫耀他的古老,仿佛已经忘记他昔日的繁华。可是,他怎么可以忘记昔日?昔日,我的心揉碎一样的感觉。
  以后的日子,我不再扎马尾,让头发散在肩上,在穿越老街时遮挡我的视线。头发飘啊飘,一种若即若离,也许这正是我要的感觉。
  阳光依旧明媚的一天,老街被拆了。我伤感,迷茫,即以物是人非,何苦还要事过境迁。也许真应了那句话:一些人,一些事,许多年以后就会改变。……
                 
  深夜,无眠。窗外,一颗颗流星划过天际。那是哥哥的眼泪吗?他听到我的心事了吗?耳边又响起那首《星语心愿》:“……
  心痛得无法呼吸,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迹,眼睁睁地看着你,却无能为力,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
  找不到坚强的理由,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柔,告诉我星空在哪头,那里是否有尽头。
  就像流星许个心愿,……“
作者:君义梦 回复日期:2007-12-10 16:44:08 星语心愿
一个古老的话题,每看一遍都感到很凄惨,原好人一生平安。
作者:心多多 回复日期:2007-12-11 9:33:48 星语心愿
感动啊
作者:拿起烟戒了爱 回复日期:2007-12-11 16:40:54 星语心愿
感动的想哭
星语心愿

打印本页 关闭】

>>推荐主题
· 五种蔬菜千万别带皮吃
· 办公室五种食物不可少
· 左眼不见右眼的悲哀
· MM牛奶美容食疗法则
· 滋润保湿的银耳雪梨糖水
· 如果青春只剩下忧伤
· 6种最热门的快速减肥食谱
· 我们,都是生命的过客
· 这种饭你敢吃吗?意开监狱餐馆大厨
>>特色服务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个人主页
提供一套个人主页所应该具备的功能,拥有日记,文章数十种精美界面,更多介绍请点击这里。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留言本
该留言本与个人主页可以配套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

月影社区免费二级域名
提供一个方便容易记忆的地址。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