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


查看文章的更新

作者:君义梦 2007-12-10 16:20:23

流年
我们相向而坐,无声。千言万语消匿无踪,只有时间流过的声音……剩下沉默。我望着六年后面前这个人,短短的头发,左腮下浅浅的疤痕,依旧坚挺的鼻子,似曾相识却沧桑平淡了的眼神,心里生生得疼!
  时光细细密密地,穿过我的心,撒下一些破碎却刻骨铭心的记忆。
  我刚刚开口……席卷了欢笑、泪水、激烈、心痛、无奈、悔恨的潮水汹涌地袭来,将我淹没……
                 
  那还是我年轻的时候,年轻到娇小,懦弱。一天,被几个不三不四的小男生围住。正心急如焚之际,一个高大的男生走过来。情急之下,我窜过去:“哥!你来啦!”男生眼中掠过一丝惊奇与诧异,扫一下周围,平静地说:“是啊,我有事,来晚了。这是……”他抬起头,锐利的眼神扫向周围。几个小男生见情况不妙,落荒而逃。我被刚才的事吓得说不出话,只是感激地望着他。他微笑一下:“小妹妹,我送你回家吧。”嘴角的弧度很完美。
                 
  “这几年……在坚城……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
  “那脸上……
  “……”
                 
  我抬起头,望着他左腮下的疤痕,觉得渐渐有写模糊……
                 
  后来我才发现,那是一张英俊帅气到完美的脸。他似乎天生就是上帝的宠儿。爸爸在外做生意,家财万贯。妈妈是老师。他的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他常常梦到自己身在清华,那时候他一定嘴角眉梢笑得很舒展。
  那时侯他有最幸福的家庭,那时侯他有最疼他的父母,那时侯他有最爱他的水烟,那时侯他有一帮赴汤蹈火的哥们,那时侯他有最远大的理想,那时侯他有最美好的前途,那时侯他有最灿烂的未来……那时侯他高二,我初一……
                 
  “哥……”
  “恩?”
  “我的眼睛……明亮吗?”
  “眼睛……”
                 
  眼睛,呵,他是那么小心地呵护着我的眼睛,从不让他失望,害怕,难过,甚至一点点的忧伤与不快乐。下雨的时候,他撑着伞等在楼口,然后叮嘱着小心送我回家,很多次,我看到水烟姐姐一个人撑着伞在雨中孤独的身影;天黑的时候,一个电话或传呼他就从任何的天边赶过来,一直把我送到家门口;我伤了心,他也像受了伤似的,那么心疼地安慰我;他甚至担心我一点点的渴与饿……他总是很认真地看我的眼睛,自言自语:“好大,好明亮啊!这些纯真、平静与希望是我最宝贵的东西,我怎么忍心让它们受到伤害呵!”……
                 
  “哥……”
  “恩?”
  “我每年都去看小雨。”
  “谢谢……小雨……”他眼中乌云弥漫……他眼中雨滴凝结………
                 
  他把我带回家。他的妈妈愣愣地看着我,然后突然地把我抱住,大声哭喊着叫我小雨,我懵了。后来,他的妈妈很喜欢他带我回家,总是给我做很好吃的东西。凝视着我兴致勃勃的吃相,他总是很满足地微笑。他喜欢我叫他哥……
                 
  “哥……”
  “恩?”
  “水烟姐姐……已经嫁人了……”“我知道。”他轻描淡写。
                 
  水烟姐姐有白皙的皮肤,乌黑的长发,他的安静让我窒息。她是天使的化身吧,我想。我的脑海中时常浮起他们手牵手走过时幸福的样子。他把她的相片带在身上,随时拿出来看,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完美的弧度。那时侯他们一定相约过一生厮守,永不分离……
                 
  “她来找过我,她说她永远爱我,心里永远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她是生命不只属于她,她无可奈何……我不怪她……她应该有自己的选择……她应该有……应该有自己的幸福。”他的平静异乎寻常。
  “那……那你知道她嫁的是谁吗?”
  “他们一起来找我……”
  “……”
                 
  我落魄地在街上荡来荡去,陌生的人群从我身边匆匆走过。突然间,时间好象凝固了,我们都停住脚步,远远地相望。我冲过去,利落地给了她一个耳光。她低下头抽泣!我转过身,扬着头对她身边的男人忿忿地说:“杨大千,你要遭报应的!”
  他拍着我的肩膀:“西西,你别激动!”
  他说他们的婚姻得到了他的祝福。
  我扬起头让眼泪倒流回泪海,大叫着:“不会的!不是这样的!我不相信!”
  天空忽然间下起了小雨,一如水烟姐姐的呜咽与大千哥的嘶哑。
  “大千哥你不该这样的!”
  “西西,也许我这样做很对不起李枫,但是你应该想想水烟,她需要照顾和保护啊!她有多少青春可以等?!况且我一直喜欢她,我会让她幸福的!……李枫说他不怪我们。”
  “水烟姐姐,难道……难道你的心里很坦然吗?”
  “我……我……西西,你还小,很多的事情你还不明白,不能够理解。人的一生有很多的无奈与心痛,人是不能抵抗命运的,我真的无能为力。他已经原谅了我,他说……他说他可以理解一切。”她低下头,对命运的低头。
  我别过头,让眼泪安静地流下来,然后深深地吸一口气,重重地说:“但我不能。一辈子不能够明白,不可以理解!”
                 
  “哥……”
  “恩?”
  “叔叔阿姨都挺好的,我常去看他们。”
  “哦,谢谢!
  “谢谢……?”我的心像被什么刺过一样,生生得疼。
                 
  很多次,我看到他的爸爸和一个年轻的女子亲密地从我家门口走过。我很疑惑……既而是矛盾。但最终告诉了他。那时侯,年轻的我并不知道善意的隐藏,以为事实是最好的忠诚。他看着他们走过来的时候转过脸去,我看到他脸上心被撕裂一般的痛苦神色。他咬着牙,攥着拳头,呼吸激烈——却没有说一个字。
  那以后,他消沉了很多。他的眼睛里写着愤恨,但更多的时候是无奈与幽怨。他说:“我本来以为我们都很幸福。”我知道他的我们是指他的家——他的爸爸,妈妈,还有他。“但我们不可以失去!”他没有告诉他的妈妈,并不是怕那个年轻女子的威胁——他是心疼他妈妈的身体,他觉得他有能力挽回一切。
  他和他爸爸谈判。他对他的爸爸说“原来我们是多么得相信您啊……”然后他的眼泪掉下来,洒在他黑色的衬衣上。但是一切都不可能感动他的爸爸,他以为钱就是他和他妈妈的幸福,但一定不是!
  那以后他的眼神突然开始变得不确定,有时候流泻着失望,有时候燃烧着火焰——但最终归于平静,一种奇怪的平静,让我心慌。仿佛一切还应该是波涛汹涌。他说西西我要办一件事情,以后就不能陪你了。他说的时候,眼泪不经意地掉下来,掉在他黑色的衬衣上,一滴一滴竟分外的凝重!他对身边的大千说,我走了以后西西和水烟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会让我放心的。那个时候,我以为他的所谓的“走”是指他去了他的清华。可是,他看一切诡异的眼神让我无端地胆怯。后来,我终于知道了这份诡异后是——孤注一掷!
                 
  “哥,你当时的选择太激烈!”
  “但我别无选择。”他还是平静,只是是在一瞬间汹涌后的平静。
                 
  他从化学实验室偷了硫酸……
  但是,阴错阳差,他没有达到他的目的——或许一切都是注定吧。
  但是,那个女人还是勾勾手指就夺走了他很多年的时光——很多年的青春!
  没有呼喊,没有眼泪,我只是跌坐在椅子上,呼吸困难。那一刻,我觉得空气凝固了,天也塌陷了,整个世界都消失了。那一天很多的事情我都已经记不起来了,因为那一个“八年”重重地砸在我心上,尘土飞扬,模糊了一切……
  从此,他去了坚城……我再也见不到他了……他也不肯见我……
  他的妈妈当时晕过去……
  原来一个幸福的家庭却因我的一句话而走向毁灭。
                 
  “哥,你还怪我吗?”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那是怨我?”
  “也没有!……西西,你不要想太多。”
  “那你为什么不见我?”
  “我……我……”他平静下来,喃喃地说:“我只是不想你看到我难过?”
  “可是不看到你我就好过了吗?”我失声地喊……
                 
  从那个时候,我沉浸在无尽的痛苦与悔恨中。如果说那个蛇蝎女人是火种,那我是什么?……导火索!无疑的导火索!如果我不说呢?如果我没有告诉他呢?如果当时我多注意注意他的行为呢?如果我当时多想想他的话呢?但一切的如果只是如果……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沉浸在歇斯底里中。我去迪厅中疯狂地跳舞,我去酒吧喝得烂醉如泥,我把摩托车开得飞快,我听着风在我耳边呼呼的声音,神情恍惚,我想死就死了算,活着也是痛苦。我以为麻木可以让我忘却痛楚,可是心的伤口总是在滴血地无法愈合。我以为时间可以埋葬一切,记忆却总是在一瞬间排山倒海地卷土重来……
                 
  可是,无论我怎样得心如刀绞,日子还是一样地走过……
  后来,他的妈妈再也没有站起来……
  后来,那个女人骗了他爸爸的钱,远走高飞。他的爸爸心痛不已,回到了他妈妈的身边……
  后来,他走出了许多人的记忆与生命……
  后来,他的哥们、同学经历了黑色七月,各奔了东西……
  后来,他因为表现好,减了刑……
  后来,水烟姐姐和大千哥结了婚……
  后来,……
  后来,我习惯了麻木,习惯了生活……
  后来,……
  后来的后来……后来到今天,他从坚城回来,我们又相向而坐。
  背叛,出卖,淡忘,刻骨铭心,六年,物是人非!
                 
  “哥……”
  “恩……”
  “我好希望你能骂我一顿!”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他依旧平静。
  “命运……”
                 
  他原来有一个妹妹叫小雨,后来死于一场劫难。
  我把他去的那个地方叫坚城。
  他对坚城的事绝口不提。
                 
  我伸出手。
  “哥,你看你送给我的流星戒指我一直戴着,从来没有摘过啊!”
  他微笑了,嘴角的弧度依旧完美得好看。
  戒指的光映到他的脸上,他笑容明朗灿烂。
                 
  命运应该也对他微笑了吧,就像他最后告诉我的:西西,你知道吗?每个人都应该好好地活!
作者:红鼠爱番薯 回复日期:2007-12-10 16:54:59 流年
流年出于真实,真实出于平凡。细水流长的感情是最真实的,也是最美的。
作者:恋影使者 回复日期:2007-12-10 17:25:27 流年
很喜欢这样的文字!
作者:兜兜li有糖 回复日期:2007-12-11 10:30:45 流年
伤感的文字
作者:猗兰霓裳 回复日期:2007-12-11 14:00:49 流年

每个人都应该好好的活着

作者:猗兰霓裳 回复日期:2007-12-11 14:02:18 流年

每个人都应该好好的活着

流年

打印本页 关闭】

>>推荐主题
· 星语心愿
· 五种蔬菜千万别带皮吃
· 办公室五种食物不可少
· 左眼不见右眼的悲哀
· MM牛奶美容食疗法则
· 滋润保湿的银耳雪梨糖水
· 如果青春只剩下忧伤
· 6种最热门的快速减肥食谱
· 我们,都是生命的过客
>>特色服务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个人主页
提供一套个人主页所应该具备的功能,拥有日记,文章数十种精美界面,更多介绍请点击这里。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留言本
该留言本与个人主页可以配套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

月影社区免费二级域名
提供一个方便容易记忆的地址。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