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直觉


查看文章的更新

作者:君义梦 2007-12-10 16:21:17

流失,直觉
想不到,在异国他乡,竟也会听到《直觉》。
  我仰望天空,看时光从我头顶慢慢流过……


  又见到柬信的时候,咖啡厅放着的也是张信哲的《直觉》……

  “心是一个容器,不停地累积,关于你的点点滴滴。”

  柬信是一个有个性的女生!她独来独往,没有朋友,孤独?冷傲?
  她的眼睛里写满神秘!
  我站在一群朋友中,默默地看着远处这个女生半分钟!
  然后平静地说:“我要和这个女生做朋友!”
  一个哥们碰碰我,“你怎么了?朋友还不够多吗?”
  是的!我的朋友很多!想跟我做朋友的人更多!
  “你是谁啊?她配和你做朋友?!”
  “我要和他做朋友!”
  我走过去,微笑一下,“我们顺路,一起回家吧。”

  其实,柬信是一个很热情的女孩子!老实说,骨子里,它比我温暖!
  那个时候,我疯狂的喜欢张信哲,她也就跟我一起喜欢!
  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是《直觉》。
  那时候,张信哲刚刚发行了《直觉》。她陪我去买。
  路上,她说既然我喜欢张信哲,她也要学着喜欢,她也要买。
  我被她真诚的眼神感动了!把音像店里仅剩的一盘CD让给了她!
  她说她喧宾夺主了,一定会认真去听!不辜负我的一片用心!

  “虽然我,总守口如瓶,思念却漫溢,溅湿了我眼睛。”

  果然,第二天起,她就总是唱着:“心是一个容器……”
  她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前方,好像很远很远的地方。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迷茫!
  教室里,操场上,放学路上,到处充斥着她的歌声,不好听却深情。
  那段时间的记忆,都弥漫了她的《直觉》。

  “因为,我太想念你,所以才害怕,这孤独大的不着边际。”

  秋天,风大了起来,柬信变得越来越憔悴。
  她对我说,“西西,我最近总是失眠!”
  “为什么?”
  “不为什么吧!总是在做了一个梦后就开始失眠!”
  “什么梦啊?”
  “梦里总是出现一个人!”
  “噢~~~我们的柬信有梦中情人了!”我欢呼着!
  柬信只是很淡然地笑,无声的,平静的,却有一丝扭曲!
  我定定地看着她,看着她陌生的眼神!

  “若,此刻能奔向你,紧紧拥抱你,我会毫不迟疑。”

  与柬信的交往越来越深入,甚至超越了我以前所有的哥们朋友!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的友情是一个神话!
  我们一起吃饭,逛街,学习,聊天,交换秘密,诉说心事!
  我们变得形影不离,无话不谈!

  闲下来的时候,柬信常常会对我讲起他的梦!
  她和他梦里的那个人一起做儿时的游戏,
  一起淋雨,呐喊;
  一起唱歌;
  一起旅行,

  看着她陶醉在梦中的甜蜜,我有些心疼,有些心痛!
  自己可以做什么啊?
  如果我知道那个人是谁,我一定要让柬信梦想成真!
  可是,我可以做什么!


  “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否则我不会每次无法停止,”

  一次变更座位的时候,柬信和类成了同桌。
  开始两个人很陌生的样子。
  后来,大概是在我与柬信成为朋友的时候吧,两个人渐渐熟了起来。
  类和他的哥们都很喜欢和柬信开玩笑。
  柬信也变得开朗起来,和平时判若两人,和他们聊得火热。
  其实柬信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黑黑的眼睛大而弯,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有点妩媚,有点腼腆,是带着香气的甜!
  真的怀疑他们有这种本事——常常让柬信笑起来!

  看他们在一起开心的样子,我常常会想:“这里面如果有柬信的梦中情人该多好啊!”

  “想你想成了心事,等你等成了坚持,”

  有时候觉着柬信和类他们聊天、开玩笑的样子是一道风景。
  他们也会不时地向我看过来,好像在谈论我什么。
  哼!好话不瞒人,瞒人没好话,他们在说我什么啊?
  我故意给他们做一个野蛮的的表情或一个攻击的手势。
  然后大家一起笑起来!

  慢慢地,柬信,类,我,三个人熟了起来!
  一起上学,放学,一起聊天,一起开玩笑!
  那个时候学习三角形。
  柬信说,三角形是最稳定的,三个人是最快乐的!
  看着柬信高兴的样子,我总是霸道地警告类:不许欺负柬信,不许让柬信不快乐!
  那个时候,柬信的目光,很复杂!
  似乎有转瞬即逝的幸福!

  其实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应该充满阳光!

  “眼中渴望来不及掩饰又如此诚实;”

  有一次我们班的全体男生去打群架,回来后,都挂了彩!
  柬信很难过的样子!不,是极为难过的样子!
  她蜷缩在教室的一个角落,一天不吃不喝,只是不断地呢喃着。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她怎么了。
  只有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猜想她的梦中情人一定是我们班的某个男生!
  她的呢喃应该是“为什么我不能分担他的伤痛呢?”;“如果可以,把他的痛都给我吧!”
  我一边帮他们擦药,一边偷眼观察柬信。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柬信有点迟钝的目光在追随着类!
  我的呼吸莫名地有点急促。
  也许是因为类伤得最严重吧。


  “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否则我不会常常若有所失,”

  很快到了期末,拿成绩回家的路上,没有了类,只有我和柬信。
  柬信突然变得很忧郁。
  奇怪!她的成绩不错啊。而且,他一直是一个视成绩如粪土的人!
  她叹了口气对我说:“西西,我今天想告诉你我梦里面的那个人是谁。”
  我说,好啊。
  她说,那你先猜猜。
  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一种——直觉。
  我竟不假思索,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会是类吧?!”
  她眼神定定地点点头。
  然后又补充道:“就是他。”
  “哦,”我点点头。
  “那你应该向他表白啊?”
  柬信没有回答。

  “白天眨眼瞬间里,夜晚呼吸气息里,”

  很快到了那一年的情人节。
  类打电话让我出去玩。
  到了约定的地点,我很奇怪地问类:“柬信呢?还没到吗?她每次都是第一个到的啊!”
  类开口:“今天没有叫柬信……”
  ……

  很快我们就回家了。
  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冷了,回家后我竟然发起了烧!
  后来我住了几天医院。

  柬信和类来看我。
  类手里拿着一个许愿瓶,里面彩色鲜艳的星星很好看。
  红的,蓝的,绿的,粉的,一颗一颗,璀璨夺目!
  柬信说:“传说在月圆夜,手里拿着999颗许愿星许愿,愿望就能成真!我们都希望你快点好起来!”
  类把许愿瓶递到我手上。
  柬信又说:“这些许愿星类可是折了很久啊!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哦!”
  类很不好意思:“没有啦!其实柬信也帮了很大的忙呢!”
  看着他们两个微笑着站在我的面前,我心里打翻了五味瓶。
  我知道:很多的事情,柬信还不知道;类的愿望,也不只是让我快点康复起来。
  我的眼泪就这样掉下来,掉下来,掉下来……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想知道眼泪的味道,可是到现在都搞不清楚眼泪的滋味。
  苦的,涩的,还是咸的……

  “都写满了我是多么爱你想你的讯息。”

  其实情人节那天,类约我出去,接下去的对话是这样的:
  “西西,你知道吗?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喜欢你!”
  “哦???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女扮男装耶!难道你是……?”
  “那就是第二眼!”
  “难道第二眼不是接着第一眼的吗?”
  “我我我是真的喜欢你!”
  “呵呵呵知道啦!”
  我犹豫了……

  病好以后,我约柬信出来见面。
  犹豫再三,我把类向我表白的事情告诉了柬信。
  原以为她会狂风大作,暴雨倾盆。
  没想到她异常平静。
  她说,我早就知道了。
  我不解的望着她。
  她的眼睛还是定定地望着前方,“他看你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他看你的时候眼睛会亮起来。”
  她顿一顿,“特别明亮!”
  沉默良久。
  只剩沉默。


  最终,古灵精怪的我有了自己的初恋。

  类:很帅的那种,却有点木讷!心地善良,脾气暴躁,感情专一,性格内外结合,对哥们朋友够义气!
  “心是一个容器,不停地累积,关于你的点点滴滴。”

  类是一个很细心的男生!

  那年我生日的时候,他送给我一本相册。
  里面全是他偷拍我的照片——吃饭的,喝水的,睡觉的;生气的,微笑的,伤心的;正面的,侧面的,后面的,总之是各种形态的我!
  我一边开着玩笑,“遗憾啊,就是没有上厕所的!”
  一边看他眼角眉梢的笑,心里很温暖很温暖!
  为什么在他对我表白之前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一点点都没有!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庆幸没有错过一份真爱!

  “虽然我,总守口如瓶,思念却漫溢,溅湿了我眼睛。”

  我与他对视微笑,就是他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弯着眼睛的笑!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你”之类的话。
  因为在我看来:“喜欢”——应该用心灵来感受!
  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目光,总是在追逐着他眼角眉梢很舒展的笑!

  “因为,我太想念你,所以才害怕,这孤独大的不着边际。”

  每天晚上我都要听着张信哲的歌入睡。
  想起类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的嘴角有没有带着微笑。
  但我知道我的心里是甜蜜的!
  也许我的梦里都是他,但是每次起床后绞尽脑汁也抓不住梦里的一切。
  不禁惆怅!
  听到《直觉》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柬信。
  莫名地悸动,心慌,胡思乱想。
  甜里掺杂着苦涩!

  “若,此刻能奔向你,紧紧拥抱你,我会毫不迟疑。”

  下雨的时候,类总是带一把伞来接我。
  我问他为什么不带两把伞来,他总是微笑不语,眼角眉梢的笑!
  两个人挤在一把伞里,虽然冰冷的雨打在身上,却不觉得冷,而温暖!
  那个瞬间,再没有别的奢望!
  希望时间凝固,但世界没有永恒!
  路走得很快,雨停得很快。
  时间,也过得很快,很快……


  “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否则我不会每次无法停止,”

  与柬信再见面的时候,是第二个学期的开始。
  彼此陌生了很多。
  放学的路上没有了柬信的歌声,没有了欢声笑语,变得十分漫长。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话题,也会因彼此看法不一样而争论起来。
  我们的相处变得枯燥而压抑。

  “想你想成了心事,等你等成了坚持,”

  终于有一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柬信约我在广场的台阶处见面。
  她对我说:“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了!”
  “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原谅你,但是这次不能。
  我一点都不怪你。因为感情本来就是自私的。
  这也就是我不能原谅你的原因。”
  我心如刀绞,但却强忍悲痛,装作平静地点点头。

  我的记忆模糊了……
  那次,我到柬信家玩,不小心打碎了她心爱的瓷娃娃。
  那是他过世的表哥留给她的。
  我当时慌了。
  柬信却没有怪我。

  可是现在……

  “眼中渴望来不及掩饰又如此诚实;”

  我想了很久。
  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对类说:“你知道吗?柬信从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
  没有我想象的惊异。
  “我知道,”类说,“从她看我的眼神我早就看出来了。”
  “那你为什么”
  “我喜欢的是你!”
  “可是柬信真的很痛苦!”
  “可是感情不是可怜!”

  类告诉我,很多哥们都喜欢柬信,但是都被她拒绝了。

  后来,我们变得形同陌路。

  又一次座位变更,柬信有了新的朋友。

  在众人面前,柬信总是装作很快乐,但是她的演技又不够好。


  “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否则我不会常常若有所失,”

  从那以后,我的心变得不再坦然。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我不确定,我算不算是对不起柬信。

  “白天眨眼瞬间里,夜晚呼吸气息里,”

  我变得忧郁起来。
  突然地,会惆怅。
  突然地,会泪流满面。

  有时候觉得这是自己的报应。
  虽然有类不断的安慰。

  与类相处的甜蜜,被一波一波苦涩的潮水掩埋。

  我想,也许类本是属于柬信的。
  如果没有我的出现,类就会喜欢上柬信。

  “都写满了我是多么爱你想你的讯息。”

  我终究无法背负这种负担。
  最终选择了分手。

  我对类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柬信一定还喜欢着你!”


  后来,毕业。
  大家各奔东西。

  后来,我听说柬信在他们的学校成了交际花,几天换一个男朋友。但终究都没有留在身边。

  再后来,听说柬信去南方上大学了。


  “直觉我们应属于彼此,否则我不会常常若有所失,”
  “白天眨眼瞬间里,夜晚呼吸气息里,”
  “都写满了我是多么爱你想你的讯息。”

  没有想到,再见面的咖啡厅里放的还是张信哲的那首《直觉》。

  “每次听到《直觉》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和类。”
  “是啊!我也会想起。”
  “我还记得很多事情:一起逛街,一起出去玩,在广场上的见面,还有这首《直觉》”
  “你还会唱《直觉》吗?”
  “当然!那个暑假,我听着《直觉》看了385本小说。”
  “……”
  “看小说是为了让大脑麻木,不再想事情;听《直觉》是为了让心麻木,不再想他。”
  “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
  “怎么不找一个?”
  “从他以后,我的心已经死了。再也没有能力爱上其他的人。”
  “他后来没有找你吗?”
  “没有。”
  “你现在还喜欢他吗?”
  “不知道。”

  与柬信的见面是夙愿,也是心结。
  只是,还是有了预想的结局。

  《直觉》,曾经响彻心扉的《直觉》,曾经痛彻心扉的《直觉》!
  如今,又在耳边回荡……
  却恍如隔世!
  如今,只剩平静!
  伴随着《直觉》的那段关于柬信的记忆,是我初中唯一的遗憾!
  也许记忆会流失,只剩遗憾!
  也许遗憾也会流失
  只是何世何生?!

作者:红鼠爱番薯 回复日期:2007-12-10 16:56:36 流失,直觉
故事不完美,但写的太完美,人生不完美,但艺术能完美。
作者:恋影使者 回复日期:2007-12-10 17:28:18 流失,直觉
喜欢
作者:心多多 回复日期:2007-12-11 9:18:29 流失,直觉
直觉,我也喜欢
流失,直觉

打印本页 关闭】

>>推荐主题
· 流年
· 星语心愿
· 五种蔬菜千万别带皮吃
· 办公室五种食物不可少
· 左眼不见右眼的悲哀
· MM牛奶美容食疗法则
· 滋润保湿的银耳雪梨糖水
· 如果青春只剩下忧伤
· 6种最热门的快速减肥食谱
>>特色服务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个人主页
提供一套个人主页所应该具备的功能,拥有日记,文章数十种精美界面,更多介绍请点击这里。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留言本
该留言本与个人主页可以配套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

月影社区免费二级域名
提供一个方便容易记忆的地址。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