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情


查看文章的更新

作者:红鼠爱番薯 2007-12-10 16:47:28

用情

不怨不悔难有相同的感情给谁,对与不对由时间体会,谁不是这样以为骗自己忘了无所谓,却事与愿违往事轻扣我心扉。
花开的美美不过你笑容的妩媚,午夜梦回怕景物憔悴,怎能不这样以为没有你尝遍痛苦滋味,是我太沉醉让思念步步相随。
我用情付诸流水爱比不爱可悲,听山盟海誓曾经说的字字都珍贵……

                       ————题记

我总是忍不住在安静的午后或是寂静的深夜,洗净双手,打开像册,隔着玻璃纸抚摩一张照片。
爱不释手。

那是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
照片中的女子依偎在一名身穿军装的男子身旁。
她卷曲的长发,玲珑的身材,及踝的旗袍,打着一把细花的阳伞。
她通身透出一种高贵迷人的气质。
她的脸上写着幸福。

那时候的她是幸福的。
她的姥爷是富甲一方的大商人。爸爸是孙中山手下的高级军官。她是独生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貌双全。
那时侯的她单纯,任性。
多少少爷公子、名门之后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她都不屑。她从小仰慕父亲,希望她的“白马王子”也是一袭军装威风凛凛,骑在高头大马上闯天下,打江山的英雄。
也许父亲已经厌倦了政界的是是非非,厌倦了南征北战的戎马生活,极力反对她的决定。恣意安排了她的婚姻——一个刚从海外留学归来的医学博士。他以为这是女儿最好的归宿。
然而,他错了。他以为女儿在学校只是学知识,没有想到,她也学会了反抗。
她以绝食以死相抗。
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上人——一个很普通的军官。
她崇尚自由恋爱,不顾任何的压力。
终于,她与他走到了一起,代价是与家族的一刀两断。她乐意用一个腐朽的家庭换取她要的幸福。
寒冬天的婚礼,没有花轿,没有红帐,没有蜡烛,没有亲朋好友。
只有他一帮九死一生的哥们大碗地喝酒,开着放荡的玩笑,以及一张照片和他让她一辈子幸福的承诺。
她不在乎,只要床是暖的,心也是暖的。
她是幸福的。
尽管一年中他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尽管她一个人支撑一个家,照顾越来越多的孩子,她还是嘴角带着微笑,因为她的心中有希望。
她喜欢闲来在村口张望,她喜欢静静地听村口是不是有马蹄声。
她的希望生根,发芽,长叶,开花——只是不知道何时会突然结果。
然而,只要有希望,她就会那样傻傻地等,因为她知道总有一天那回旋耳边的马蹄声会真切地响在她的耳边,那个时候梦境就会变成现实。
日子就像村头的小河,没有波浪,静静地流过。

终于,他回来了,好像不再离开。只是他的眉头有不散的疑云。
她不问,也不想问,只是小心地陪伴着。
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是幸福的。
他开始盖很大的房子,很认真,他想给她一辈子的温暖。
然而她只是想要一张温暖的床。
他很精心地安排着一切。
她预感着他终究要离开,更久地离开。
只是她不问。她害怕他的离开,她很珍惜眼前的一切。
美好的日子就像梦境,总有一天要醒来。
村口更急的马蹄声带走了他。
临走的时候他深情地望着她,她第一次看到他眼里的泪光。
他依次抚摩六个孩子的头,依依不舍。
以前没有一次是这样的啊!她感到了生离死别。
终于他真的走了,走了。她不知道他去了哪。
她只有张望,静听,等待。
日子就像头顶的白云,没有声音,静静飘过。

她听说他死了,又听说他随部队去了很远的一个岛。
她知道,只要不见他的尸首,她就有希望。
然而,生活变得越发艰难,她卖掉了首饰,卖掉了值钱一点的衣服,最终卖掉了房子。
她和七个孩子挤在一间摇摇欲坠的破土房里。
冬天,实在不能熬过去了,她只好再次出卖最后的资本——嫁给了一个大她十几岁的赶车夫,只为给孩子们找口饭吃。
原来十五年的婚姻,不到十年的美好回忆,就这样悄然而逝。

 

新的婚姻没有爱情,没有欢笑。就像买卖一样,只是为了赤裸裸的利益。
大吵小吵,战争不断。
身上的伤从来没有痊愈过。
新生的孩子不断夭折。
与前夫的孩子挨打受骂。
她被折磨得日渐憔悴。
有时候,她也会展露会心的笑容。只是在梦中,在她与他相逢的瞬间。
然而,她真的不知道,梦境还会不会变成现时。
她只是坚信,只要他还在,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为了她的信念,为了她和他的孩子,为了他们的重逢,她倔强地生活着。
日子就像六个孩子,历经磨难,却也即将长大成人。

后夫在一次远行后,身染恶疾,不久过世。
她的眼泪,洋洋洒洒。她不知道她的眼泪为谁而流。
孩子渐渐长大,家事不再用她操心。
然而他的心事日渐凝重。
她的希望汹涌袭来。
希望让她总是在等着什么,等得头上开始出现了青丝,等得身子不再挺拔。
空闲的日子也是一种折磨。
她喜欢坐在门口,静静地回忆过去。
爬满皱纹的脸也会笑靥如花。
她喜欢习惯性地在村口张望,她喜欢静静地听村口是不是有马蹄声。
她的希望生根,发芽,长叶,开花——只是不知道还会不会结果。
她就是这样地听着,望着,等着,盼着。
然而,最终没有等来她想的人。
命运给她希望,却让她失望。梦境没有再变成现实。
直到她离开的时候,直到她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子孙满堂她还是遗憾而去。


妈妈走过来,合上我手中的像册。
妈妈说,你也是如此的固执。
我说,妈妈。我知道。我只是怀念他们和他们的故事。难道您真的可以忘却他们?您身上流着他们的血啊!
妈妈微笑不语。
我再次打开像册,低头凝视她如花的面孔。
转而,解嘲而笑,我的固执,大概也是因为我身上流着她的血吧。

[此帖子已被 红鼠爱番薯 在 2007-12-10 17:12:09 编辑过]

作者:恋影使者 回复日期:2007-12-10 17:06:29 用情
不错,有味道 我喜欢,喜欢的是那种精神,喜欢的是你的固执,其实确切地说是有情有义,为了心爱的人等此一生!
作者:君义梦 回复日期:2007-12-10 17:09:34 用情
情到深处方知痛
用情

打印本页 关闭】

>>推荐主题
· 年轻时我不懂爱
· 感谢凋零
· 流失,直觉
· 流年
· 星语心愿
· 五种蔬菜千万别带皮吃
· 办公室五种食物不可少
· 左眼不见右眼的悲哀
· MM牛奶美容食疗法则
>>特色服务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个人主页
提供一套个人主页所应该具备的功能,拥有日记,文章数十种精美界面,更多介绍请点击这里。

月影社区提供免费留言本
该留言本与个人主页可以配套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

月影社区免费二级域名
提供一个方便容易记忆的地址。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