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爱上我是你的错
 
· 通稿2003[作者:韩寒
· 毒[作者:韩寒]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天使与海豚
· 沙滩上的鹅卵石
· 猫与老鼠
· 生命的困惑
· 天堂
· 美人鱼
· 贞操
· 千万别找借口
· 我要吃冰激凌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爱上我是你的错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爱上我是你的错 2005-10-6

 
“我已经爱上了你!”
“爱上我是你的错!”
——楔子

一 青涩的初次亲密接触

1
秋风轻轻的吹过了脸面。
列车缓缓的启动了脚步,拖着长长的尾巴,悠悠的向前行使,我感到我的灵魂也被牵走了。“天呢,我到底怎么了?难道我要向列车行使的方向倒下去吗?”我没有时间再思考与想象,只能潜在的闭上了眼睛。
一阵秋风吹过,我才发现我孤零零的站在车道的一端,我已经忘记我到底追她多远,努力的向朦胧的夜空挥了挥手,我多么希望她能给我留下些什么。“别带走我的心好吗?阿蓉!”然而除了铁道边睡眼恍惚的灯光无精打采的瞧了我一眼外,再没有一丝的回响。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站台里阴森森,空沉沉,只有一个僵尸搬的孤独躯体?激情,光明,温暖都到那里玩乐了?我第一次发现自己迷失在这个熟悉的站台。片刻前,我还拉着她的手穿过人群,进候车室,过剪票处,下站台,进车厢,是我将她送走了,也送走了我的灵魂。
她的飞吻还留在我的脸颊,她的泪水还留在我的胸前,她的柔发还留在我的肩头,她的柔情蜜意还留在我的心头,留下了让我难忘的感觉,留下了让我牵肠的思念……离别之苦犹如秋夜里无声的落叶,相思之痛犹如寒冬中萧瑟的烈风,丝丝缕缕,缥缥渺渺……

2
“凌哥,我要来看你!”
“明天能来吗?我都快寂寞死了。”
“你以前不是不允许我来吗?”
“那是昨天的故事——我不放心你独自千里迢迢而上路,可现在我真的想见到你。”
“真的?你同意了!”
我望着手机,心里一点甜蜜的感觉都没有,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落寞的生活里一种无聊的排遣而已。半个月的光阴大部分在睡眠,小说,网络里虚无缥缈的度过。我的日子起先是三点一线式,后来宿舍里有了电脑,再逃掉所有的课程,就勉强只有两点可以决定的一条线段:宿舍和食堂。偶尔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点在他的人生平面上。
清晨,我还睡的迷迷糊糊,手机突然响了,我以为是定的起床闹钟,就懒洋洋的伸过手关掉声音,以便继续刚才的春梦。昨天晚上上床前还就决定今天开始上一次课,可每天当闹钟一响,我就像过了青春期的女人,突然就改变了主意:上的狗屁课,去了不也在那睡觉吗?我翻了个身,换了最舒服的姿态,将被子弄成一团,夹在了两腿间,胸前又抱了一大块,就像搂着一个英国长毛狗,只不过没有毛茸茸的感觉。万刀川曾说过,女孩身上光滑柔软,现在就练习拥抱睡觉的姿态,假如有一天机会来了,就不会因紧张而找不到感觉。但是,手机又响,响了就关,关了又响。我火了,一脚踢开被子,被子落在了地板上,我赤条条的坐起来抓过手机。
“喂,谁呢?”
“凌哥,快来接我呀,我已经到了北京,刚刚出火车站,可这里的车真的太多了,我不知道怎么坐呀!”
“阿蓉?真的是你?不会和我开玩笑吗?”
“你没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吗?快呀,我都快急死了,人家本来想给你个最突然的惊喜,那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快来车站接我,接我呀!”
“好,站在原地别动,我马上起床!”
那天早晨,我挂上手机,一丝不挂的在床上静静坐了好久,最后还是被万刀川将我拉回来的。
“喂,大清早的你在做梦游症?那根神经昨晚睡的出问题了?”
“你说突然有个女孩来找你该怎么办?”
“很简单嘛——包房间!”

3
万刀川是我最忠实而又让我最骄傲的朋友。他做过的实事——就情场的经历也比我吹过的牛还多几百倍。当初我曾拜他为师,可是他这人天生直侠仗义,乐于助人,又热情豪放,果断坚毅,说什么的这年月妇女的地位都提高到和我们一个层次了,你我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何必如此讲究,再说师徒行事作乐多不自由,给别人一个造谣闲说的机会。于是我就稀里糊涂的有了他这个引以为豪的朋友。尽管我们的成绩像两千零三年菲律宾的高山滑坡一样,可谁也不放在心上。万刀川说:“就现代大学校园这样教育,成绩全是垃圾里的垃圾,几年后我照样经理当,小车坐,房子崭新,老婆漂亮,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对万刀川我是从心底钦佩。因此我从来没必要问个为什么,如果那样做万刀川会毫不客气的说:“多此一举。”就凭他曾经和女孩上床的本领也足以说明一切,只要我和他的关系在,我也就不怕自己会穷死。所以我的生活模式可以说是他的复制品,有人曾说我是克隆出来的。
“怎么说都没关系!”我笑了笑对万刀川说。
“不过,我日前还真的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见到万刀川,我赶紧从身边抽出了一支“北京”,并帮他点燃。万刀川将我的被子提到另一张床上,然后平稳的躺下去,一只腿自然的搭到了书架上,一边悠闲的抽烟,一边严肃的给我指导。当我打扮好准备出门的时候,手机又哼起了流行炫乐——刀朗的《情人》。我只好说:“别害怕嘛,我已经上路了,再稍微等等。”万刀川停止了轻哼声,猛然从床上起来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他妈的别省几个茶鸡蛋前,快点打的,见面多说赞美和道歉的话。但有一点就是不能失去男子汉的阳刚和冲动,自己千万不要紧张,要让女孩紧张。”我接过了万刀川的两张“毛主席头相”,绞尽脑汁的揣摩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可在我还没想好见面的开场白,小车嘎然而止,我已经站在了北京西站的二层。
川流不息的人群和络泽不绝的车辆,就像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兵戈铁马的战场,只是没有乌烟瘴气的风尘和裂心撕肺的哀叫,取而代之的是喧嚣热闹和缤纷多彩。若要问中国的人口稠密那里是最好的证明,放眼而观,我就不信那个外国老不咿咿呀呀而叫。在这个瞬间里,我发现我并不紧张,原来两年来我并没有跟万刀川白混。穿过人群,我急切的寻找我的梦中情人。
当天夜里,我们就进入了同一被窝。

4
“那你到底体会到了什么?”万刀川握起酒瓶,饶有兴趣的将脑袋伸到了我眼前。“来,凌小弟,你先来一杯,慢慢说这段精彩的艳约。”



我了解万刀川,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这类事特别的敏感。
“你不是已经是过来人吗?怎么问我了?”
“我有我的经历,你有你的体会,她有她的感觉。”
“原来如此!”
“明白就快详细的说。”
“哪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我淡然的拿起了酒杯。
“嘭!”万刀川将酒瓶砸在了餐桌上。
“你醉了?万兄。”
“我能醉吗?你见过我醉吗?”
万刀川的话从来不掺假,至少在我面前。每次和他饮酒,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结束,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当我醒来的时候就会发现躺在他的床上,而他则在一边抽着烟,一边扭着难看的屁股干着游戏,电脑旁还乱七八糟的躺着几个和我一样无能的酒瓶。
“你能不能多练习呀?那么多的时间你都干了什么啦?老是让我背你,这好象有些让我尴尬,如果是个美眉扔在我的床上,我没有理由拒绝,害的我床单也老是比别人的脏。”
“万兄,下次我一起送给洗衣房。”我吐出了一个大大的烟圈,继续道:“那你这是——这里是酒吧呀。”
“哦?你是说这里不是宿舍?”
“是,你瞧瞧!”我将烟头指向了玻璃碎片。
“小姐。”
“这位先生还需要什么?”
“‘三陪’自然没有,所以什么都不要——麻烦你将这些碎片收拾掉,别影响我们兄弟的情绪。”
“您换个位子行吗?”
我们进了一间万刀川挑选的清静雅间。万刀川脱去外衣,卷你衣袖,有点像酒桌上动手的架势。一只腿搭上了椅子,他这人就是如此,每次吃饭一个人都占好几把椅子,于是我又帮他接过一跟“红塔山”。
“你说那晚没见红?——唉,你能不能不要丢男人的脸呀?”
沉默。
一圈圈的白烟很有个性的从他的口中冒出,就像青藏高原的沼气蒸出地表,而后自由自在的弥散在房间。
“你到底是不是男子汉?自己伸手摸摸。”
沉默。
一瓶瓶的啤酒很有激情的从他口中消失,就像亚马孙河的洪水注入大洋,而后的空瓶叮叮当当的在他的脚下响起。
“你太打击那女孩了,如果我是她,我会立刻跳楼的。”
“我们住的是地下室。”我赶紧补充道。意思是说没楼可跳,绝对的安全。
“那是最好的地方呀。”
“那也是北京最便宜的地方呀。”一个个的烟头从他手中落下,一个个的酒瓶从他的脚下滚出。
“做个男人像你,可真窝囊混帐,也他妈的郁闷丢人。”
“万兄,让我给柴妹打个电话吧。”
“干什么?你不愿意听?你怕我醉了?”万刀川看了看烟盒,海底朝天了。
“再又吗?”我摸了摸全身,摊出了双手。
“小姐!——小姐!”万刀川一连叫了两声,“送包‘精装红河’——再来十瓶酒。”


刀川放下衣袖,站起来将烟盒拧成一团扔在桌子上。“去不去?别过早就躺下,我还想说些话呢。”我也跟着走了一趟回到餐桌上。
“先生,是您要‘精品红河’吗?”
“是,还有十瓶酒。”
“我先来收拾这里空瓶!小心拌着您。”
“没关系,就是拌倒了这里的地板也是摔不伤的。” 也许是我刚刚办完手续而清醒了一点,终于明白了她迟迟不上酒的缘由。
——我们醉了难收拾摊子。
——这样的小店我们不放在眼里。
小姐的脸升起了红霞,但并没有罢休的意思。我不得不服这家小酒吧的老板慧眼有珠,也不得不服北京的人有经济金钱头脑。
“别再弄碎酒瓶!”
“怎么这么罗嗦?——给,拿着。”万刀川进门递过了一张红色的人民币。那小姐灰溜溜的出了房间,我不得不佩服万刀川打发他人也有一套;万刀川人强,上厕所所用的时间也好比马拉松。于是我们再次沉浸在烟雾缭绕的朦胧世界,各自搭起了二郎腿于桌边上。
“柴妹的手机怎么打不通呀?”
“你给她在打电话?别打!”
“怎么了?”
“小小矛盾。”
“来,今晚还没碰过呢!”万刀川没让我再开口,他抓起酒瓶送到我手中,“我知道你比我更需要酒。”
“那天晚上为什么你们没有发生?”我刚刚睁开眼,万刀川就提着酒瓶兴冲冲的问到,“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我的心里咯噔的翻了,他有些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我佩服他察言观色的能里,佩服他明察秋毫的能力,佩服他知人善解的能力。
“是,我现在一定要讲给你听。”
“告诉我你的心情会更好!”
5
那天晚上是什么都没发生。
我在人群里看到她时,她就像只迷失的小绵羊,动也不动的站在他说的哪个地方。
“阿蓉!”
阿蓉看到我,眼泪就像春雨般的落到了地板上,溅起朵朵晶莹的泪花。
多情的雨水,你落在秋天丰收的心田里,它只会珍藏储存,却不会发芽结果呀。这又是个成熟的季节,像磁铁般的吸引了幼嫩的心芽。
她是那样的娇弱,和这个蓬勃健壮的城市格格不入,这里到处都是靓丽娇艳的蝴蝶,一年四季都穿梭在繁华妖娆的花丛,“乱花渐欲迷人眼”,时而不时都会有蝴蝶的粉刺和蜜蜂的毒针,但也有许多摘花采柳的人招蜂引蝶。
如果要问一个女孩爱你有多深,那就看她的泪水能为你能流淌多少;如果要看一个男孩爱你有多深,那就看你的泪水他能为你保存多少!
——他会将你的泪水储存在他的心房。
——他可以让自己的血流掉,但却不能让你的泪水流掉。
我看到珍珠般的泪水,深切而激动的将她搂进怀抱。车站的人流穿越在我们的身边,我感到地球真正的在旋转,感到得自己轻飘飘的浮在白云里,任秋风肆意的吹拂,任白云随心的载游,任心房激烈的共振,任脉搏激情的跳动,任血液疯狂的奔腾,任灵魂粗野的呼唤……


“你真像个吸血鬼,我都差点无法呼吸。”
“你真像个小猫眯,我都差点忘记呼吸。”
地下室里,我们又一次的深深拥抱在一起。过了许久,阿蓉的泪珠才从脸颊滑到下颚,嘴角也绽放出个迷人的笑容,“人家可真想死你了,为什么不早点来接我呀。”
“傻丫头,你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好在我的手机黑夜为你而开着呢,否则现在我还在睡大觉呢。”
“人家本来想给你个特大惊喜,那知道北京城比想象中的还复杂。”
“多亏这个惊喜是在电话上,否则我还真不敢接待床前的那个妹妹呢。”
“你敢——我非钻进你的被窝不可,看你要不要!”
“现在就要。”我像抱北京城里的小狗一样将她抱在了怀里。
“不要——我可喊人了。”
“你敢!”
“我——”
我不会给她喊叫和挣扎的机会,我的嘴唇火燃般的触在了她的柔唇上,她在我的怀中还不如一只小猫,没有任何躲避的余地,让我肆意的亲吻。
“砰,砰。”
“谁?”我突然像掉进了冰窖,警觉而防御的问到。接着匆匆放下怀里的温顺的小绵羊,小绵羊害羞的轻轻坐在了床边。
“晚上十一点关门,别迟到。”
“操他大爷的,真扫兴。”我心里像社火队进村还在突突的乱弹,将门外的值班员骂了三辈人,口中却老练圆滑的说:“谢谢,知道了。”
两人相视而笑,我脱去外衣,胡乱的扔向了另一张床,倒在了她身边,“真他妈的晦气,害老子的兴,这什么破地方呀。”
“瞧你?这大学生怎么做的?衣服是这么放的?话是这么说的?”
“但人偏偏就这么做的。”
“刚才可真吓坏我了,不过很喜欢这里的清凉僻静,这几天别离开我好吗?”
“这几天你就别想清静——我泡定了。”


爱上我是你的错

[ 1 2 3 4 5 6 ]
爱上我是你的错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