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青春出轨
 
· 痴情人儿闯天涯
· 初夏栀子花[作者:一蓑烟
· 过客[作者:亦舒] 
· 夜之女[作者:亦舒] 
· 劫后[作者:亦舒] 
· 假期[作者:亦舒] 
· 洋女婿[作者:亦舒]
· 波心[作者:亦舒] 
· 刹那芳华[作者:亦舒] 
· 红鞋儿[作者:亦舒] 
· 坏脾气女郎[作者:亦舒]
· 耳坠[作者:亦舒]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青春出轨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青春出轨 2005-10-16

 
这是个背叛的年代
 
 ——题记


第一章

   他躲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写最后一些文字。或许,这是他留给这个世界最后一点东西了,所以,他写字写得很吃力,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像一只佝偻着身体的大米虾。
   走廊正中的那扇窗户,被他糊上了报纸,水泥地板上洒满了水,光线很暗。
   他感觉累的时候,就直起腰,使劲地向后倒过去,再猛地弹回来,那天,下楼的时候,不小心闪了腰,以至现在连写字都显得很吃力。
   他写了一些文字又站起来,活动一下腰部,他看到自己的这些文字,有些莫名的悲哀,他跟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就是自己的故事了。
   讲述他的故事,就从这些文字开始吧!
  
   江明躲在阴暗、潮湿的房间里,写最后一些文字。或许,这是他留给这个世界最后一点东西,所以,江明写字写得有些吃力,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像一只佝偻着身体的大米虾。
   走廊正中的那扇窗户,被江明糊上了报纸,水泥地板上洒满了水,房间里的光线很暗。
   江明感觉累的时候,就直起腰,使劲地向后倒过去,再猛地弹回来,那天下楼的时候,不小心闪了腰,以至现在连写字都显得很吃力。
   江明写了这些文字又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腰部,他看到自己的这些文字,有些莫名的悲哀,他跟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就是自己的故事了。
   他感觉有些渴,伸手触了触杯子,空空如也,半滴水也没有。“热得快“还差两分钟就好,江明好像等不急了,接了半杯自来水一仰而尽。
   他还感觉有些饿,可中午做的“板鸭“连皮都被剥光,剩下的一点骨头,也被嚼得稀巴烂。
   江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全身袭来极度孤独和恐惧感,他甚至不敢下楼,害怕那一闪而过的“呜呜“的警笛声,也害怕楼下自己养大的狼狗的嘶叫声。甚至,走廊传来的脚步声,也会令他坐立不安。
   他把自己锁在这间屋子里,已经有三天。
   屋子的主人永远不会回来,床上的客人也不会再来,主人与客人是江明一生的心痛,可是,他们都离江明远去了。
   三天里,江明唯一一次出门,是买一些方便面,然后,下楼的时候,楼梯太陡,江明高大却瘦削的身躯被“咔嚓“一声折了一下,就再也没能走下楼去。
   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日整夜的写文字,写自己的故事,再过个把钟头,他就可以结尾了。
   江明始终觉得小说的结尾比开头容易,只是这个结尾肯定是个悲剧。
   悲剧就悲剧吧,谁能说,江明的一生不是从悲剧开始的呢?
  
  
  
   江明家只有三个人:母亲、姐姐和自己。父亲在江明刚出生的时候便去世,姐姐在一家企业里做统计,母亲无业,自己学医,将要实习。
   江明生得不错,个儿一米八还多,白白净净的,视力不怎么好,眼镜有四百度。
   江明发育得比其他男孩晚一些,到了高中才遗精,,别的男孩都知道怎么做爱了,他还被第一次遗精吓了一跳。家里没有人告诉他这些事情,这方面的书,他也没有接触过,他在内心完全封闭的状态下过完了自己的青春期。
   上大学的最后一年,是比较闲暇的,大都在等待实习医院的分配。
   李可比江明大两岁,看起来也比他壮实许多。李可人其实蛮仗义的,对待江明也跟亲兄弟一样。在李可面前,江明像个小弟弟般,有些孱弱,还有些"小鸟依人"的感觉。
   江明是个寡言的人,没有什么话,常有同学拿他耍笑,他若不理,便会遭来一顿打,李可没有少出头。虽然,江明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但隐隐约约朦朦胧胧中,他觉得父亲无非像李可一般,可以保护自己,可以不受到别人的欺负,可以名正言顺的接受他的帮助。可是,渐渐的,江明又发现,父亲也不应该像李可那样,朝三暮四的换女人,可以和任何一个自己喜欢或不喜欢的女人打情骂俏,甚至在江明面前和女人搂搂抱抱。
   六月份,学校下达了实习任务,江明和李可一块被分到市一院。
   江明躲在图书馆里看书,被李可揪了出来。李可神神秘秘地对江明小声说道:
   "明天要实习了,我们一起租间房,我来付房费。"
   江明一脸不解:
   "住宿舍不是挺好吗?"
   "太不方便了,宿舍离医院太远。房子我都看好了,一个月只要八十块。"
   江明捧着书,不置可否。
   李可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这么定了,明天就搬家。"
   江明知道这些事自己是不能拿主意的,在李可面前,他只有唯喏的份,他不想也不愿与李可的意见相左,他觉得李可每一个决定都是有道理的,都会为了他着想。
   江明看书看得眼睛生疼,就摘下眼镜,趴在图书馆走廊的扶杆上,即便摘下眼镜,他还是一看背影就能猜出楼底下,搂着一位长发披肩女孩的是李可。
   江明揉了揉眼睛,戴上眼镜,重又回到图书馆。
   第二天,和江明、李可一起过来搬东西的还有昨天江明见过背影的那个长发女孩。
   江明听到李可喊那女孩"小雯",然后,小雯就免子似的跑到江明和李可面前,笑嘻嘻地伸出手,对着江明说:
   "你好。"
   江明没有反应,怔怔地立在那儿。李可猛地拍了他的后脑勺,瞪眼道:
   "还不认识一下,傻啦?"
   江明讪讪地说"你好"便拿起东西跟着李可往新家奔。
   其实,江明对小雯早有耳闻,她是医校的校花,学生会的文艺部长,可是对她,江明老觉得不顺眼,像自己白皙的手背上长了一道疤痕。
   江明在慌慌张张的走路中,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一头栽下去。
   新家是一幢二层楼房,其中二楼楼梯拐角的一间是属于江明和李可的。
   房间不是很大,但是可以摆得下一张双人床和简易厨房用具等。两扇窗户中的一扇没有窗帘,采光很好,可是曝光也比较明显。
   按理,给窗户糊上报纸的活应该由江明来做,可这次,李可进屋什么没做,先动手把窗户给糊上了。
   李可把窗户糊了一半,便停下,也许他觉得糊上一半就足够了,床是用来睡觉的,所以靠床的窗户只要遮盖一半即可。
   夏天最热的时候是从六月份开始。
   李可只是给窗户糊了些报纸,就已经大汗淋漓,他脱掉衬衫,赤着上身,肌肉很明显的呈现在江明的眼前。
   自己的父亲也有这么坚实的胸膛吗?
   江明想着想着就感觉到眼睛辣辣的,取下眼镜,用手帕揩了揩,感觉眼睛更辣了。
   晚饭是江明做的。没什么胃口,扒了几口,江明便去学校图书馆了。
   可能因为今天是周末的缘故,图书馆里的人特别的多,但也安静得很。江明找了本《现代文学》,拣了一个角落里的座位坐下。
   江明学的是医学,实际上,他对文学的热爱丝毫不亚于医学,一个是治人的身体,一个是治人的思想,两者在某种程度上给了自己精神与现实的同步满足。
   正看得入迷时,图书馆里涌起一阵小小的骚动。江明本没有心思看热闹的,可是,引起"骚动"的几个人径直向江明这边走了过来,江明抬起头,原来是经常拿他开涮的医大败类。
   "哟,小明哥,一个人呐,你的李大哥呢?"败类之一开始挑衅。
   江明背起包就要走,败类之一把大胯一抬:"喏,从这底下钻过去!"
   江明转身,准备绕过去。败类之一猛地跃至江明跟前,捏了一把江明的脸,鄙夷地说:
   "小白脸就是小白脸,你老大不在自己就跟瘪三一样,叫你闪躲在那小子背后装英雄,今天,我就看看你有几个蛋!"败类说着就往江明的裤裆抄过去,用手一捏紧,大声喊道:
   "哟,还真是两个蛋呢,看来,东西挺管用的。"
   江明的裤裆被抓着不能动,自己又无力反抗,在他的字典里,没有"反抗"二字,有时,冷漠在江明看来比毫无意义的还击要高尚得多。
   败类们的手在江明的裤裆里搓了会,竟自己松开了手,或许,他们也觉得不反抗玩得没意思。
   江明逃似地离开图书馆,经过大家的目光以及一排课桌时,一不小心碰到桌角,更感觉到裤裆下要命的痛。
   夺门而逃。
   跑回自己的房子,江明推门,毫无反应,他掏出钥匙开门,这该死的李可又不知跑哪去了。房间里很整齐,凭江明的逻辑,能猜出这不是李可的杰作。
   从特安静的图书馆里奔出来,回到特特安静的自己的房间,江明合衣躺在床上,胡乱的想着心思。
   这些狗日的真不要脸,真他妈的不要脸,那么多人安安静静的看书,他们也能旁若无人的羞辱我,素质太差,一群败类。咦,这李可怎又出去了?看电影,还是去公园?他对女人那么感兴趣,也不腻的慌。
   江明突然想起李可才买的内裤,不知自己穿上什么效果。找了一遍,李可的内裤没有找到,倒翻出一条女式内裤来,黑边,网状,极薄,非常之性感。江明心想,难道这是李可为那美女买的?竖起耳朵听了听走廊里没有脚步声,站起身,将门锁反扣,"哗啦"扯下自己的衣裤,套上了黑内裤试了试,江明嘴巴啧啧:真性感!
   随意走了两步,江明竟对自己的身材生出自羡的感觉来。捏了捏自己的臀部,丰满有弹性;轻揉自己的胸部,健壮而厚实;伸出一只腿,皮肤光滑白皙;再低头看自己的裆部,已经膨胀而坚挺。
   江明把双手搁在刚才还生疼的裆部,只穿条黑色内裤,躺在床上,又胡思乱想起来。
   李可一夜未归。
   "唿啦"一声,有人转动门锁,江明猛地被惊醒,睁眼的一刹那,晨光透过报纸透射到眼睛上,亮得刺眼。
   夏季里的早晨,虽不是很热,可阳光很亮。
   门开的一刹那,江明看清楚是李可。
   "去哪了,昨晚?"
   江明本想起身的,转念想到自己还套着那条黑边网状内裤,便躺着不动,随意的问了一句。
   "去公园待了一晚。"
   李可将钥匙掷在桌子上,小声的回答,看起来,脸色并不倦怠。
   "和小雯一起去的吧!"江明试探性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李可轻飘飘的反问道,一个倒地扑倒的姿势重重的砸向床板,"咯吱"的一声,床板像散了架般,发出轻微的呻吟。
   "今天要去医院报到,你去不去?" 江明岔开话题,将床单往脖子上紧了紧。
   "去哪个科实习?"
   "皮肤科。"
   李可撑着床板起身,拿了自己的牙刷,挤了厚厚的一层牙膏,晃悠悠地走到走廊北边的自来水池边。
   江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褪下黑内裤,换上自己的内裤,再套上长裤,将换下的内裤放回原处,拿起自己的牙具,迅速跟到水龙头处。
   准备刷牙的时候,江明发现牙膏挤得少了些,又重回去,多挤了一些。
   洗漱完毕。李可穿了件紧身圆领衫,套了条及膝的短裤,找了才买的凉鞋穿上。江明也是T恤一件,薄长裤一条,白色皮鞋一双。两人一前一后下楼梯,准备去菜市吃早点。出门的时候,李可是戴着墨镜的,准备过马路时,又摘下了墨镜。车流不息,斑马线没有,两人过得很小心,看到一辆疾驶的轿车将要擦着江明的时候,李可猛地推了他一把,一个趔趄差点把江明给摔着-----"这小子力气真大。"江明心想。
   "昨儿过得甜蜜吧!"江明喝着豆浆,忍不住又说到这个话题。
   李可看来渴得要命,三两下喝光热气腾腾的稀饭,又找老板要了一碗。
   "无聊至极。在小花园里谈情说爱,被便衣警给逮着问话,把小雯给吓得半死。"
   "怎么,做了啥见不得人的事?"
   "深更半夜的,什么是见不得人,什么是见得人的?那叫‘情到深处不自已‘。"
   明晃晃的阳光射在江明的眼镜片上,这样看过去,只能看到李可一半是脸儿,一半是平光光的一面墙,像《午夜凶铃》里被录象机夺魂摄魄后的样子。
   "片儿警怀疑你们是……那个什么?"
   江明竭力用动作来表意,无奈肢体语言不太灵光,只是欲说还休的样子足以让李可明白。
   "……把我们分开问话。小雯一开始准备撒谎,幸亏我告诉她,照实说,不然就弄巧成拙了。那个便衣警准备罚我们的钱,我说没钱,后来,又证明我和小雯是恋爱关系,就不情愿的放了我们。"
   "然后……"
   江明夹了一个豆沙包塞进嘴里,似问似不问的引导着李可继续讲述昨晚的故事。
   "那个便衣警认为我们会离开,其实,我们一直在那,四、五点钟的时候才走。"
   李可仰脖喝干碗里最后一滴粥,起身掏钱给老板。江明也伸手掏钱夹,被李可摁住。
   也许是喝粥的原因,也许是天气的原因,江明跟着李可挤上公车的时候,发现李可的后背已经湿成一大片,汗衫紧帖在背上,像强力胶粘上的一样。
  
  
   市一院皮肤科是一个特殊的科室。这里所有的诊疗活动都在几间小小的门诊间里进行,没有病房。
   皮肤科共有五名医生,其中三名是一院的正式医生,两名是分院过来的进修医生。对于这个市属三甲医院每天排山倒海的病人来说,皮肤科室显然寒酸了些。
   实习医生有三名:李可、江明和林小曼。
   林小曼是从中医学院过来的,个子高挑,面容姣好,嘴皮子厉害,这是江明与她接触的第一印象。
   病人不太多,闲着没事,李可跟江明聊起天。
   "来这几个人,医院吃什么?"
   江明在刷杯子,冷不防林小曼从身后接过话茬,说道:
   "你想病人多啊,什么心态?"
   皮肤科里最"值钱"的病是性病,李可希望病人满堂,难免有道德沦丧之嫌,被林小曼揶揄,也在情理。
   "谁有那个意思?卫生局不是下发文件,性病要去性病定点诊疗机构诊治吗?"
   "那可不一定。谁想往那么大的牌子里钻啊,来咱们这多安全,鱼目混珠,谁知道什么病啊?"
   林小曼一边画着处方单,一边与李可争执。
   说话间,进来一名稚气未脱的小姑娘。林小曼给小姑娘做了检查,然后做病史采集。
   "结婚了吗?"
   "没有。"
   "泡过桑拿吗?"
   "没有。"
   林小曼还想问小姑娘什么,科室孙主任过来问道:
   "有男朋友吗?"
   "有。"小姑娘回答。
   一个问题,两种问法,结果便出来了。
   李可和江明都在窃笑林小曼的幼稚,然而,这种幼稚透露出的也是一种纯真。
   "林小曼,去给病人做个理疗吧!"
   李可看到林小曼其实也挺可爱的,便想逗逗她。
   "那有什么难的,不就是拿根棉签蘸点液氮冷冻疣体吗?又没有什么技术难度。"
   全场哈哈大笑。
   不过她说得也对,只是,就这么简单的一次尖锐湿疣的诊疗过程要几千块钱。
   六点钟下班,江明、李可和林小曼三人鱼贯走出医院值班室,三人并肩向同一地方走去。

青春出轨

[ 1 2 3 4 5 6 7 8 ]
青春出轨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