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四节辩证法课程
· 米的两种颜色
· 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学到
· 一个好老公的十五个条件
· 怀胎七月
· 流泪的沙发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暗地病孩子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暗地病孩子 2005-10-16

 
作者:a.b.n.f


  临时决定回原来的学校看看。进了高中之后很久没回去了。我在那个学校里度过了最初的9年学习生涯,没有换过同学,生活在一起,像亲人,很熟悉的感觉,像家。

  安辛你来了啊。

  回来看看学校,我想应该会有其他人来。

  他们几个前些天来的,你错过了哦。

  是吗。他们现在怎么样?

  好像有几个要出国了,前几天来开证明。

  嗯,诞辰怎么样了?

  听她妈妈讲她要退学了,在外国读书嘛,总是会受到点排挤的。成绩也不好。

  也许她是没用心读书。

  离开学校。

  日子烂了。


  上车,有几个人在大声地讨论,然后开始笑,笑得很夸张。我把MD音量调到最响,没有别人的打扰,或呢喃,或摇滚的音乐充斥着耳膜,像是儿童团里的新鼓手,不知疲倦的敲击,刺激着。听不清在唱什么,只知道是些阴暗晦涩的词句,在反复地吟诵,反复地哼咽,反复的反复……这些歌是我从网上DL下来的。那是一个叫Sickbaby的网站,首页有一幅黑白的画,画中的人已经辨不出性别,混乱的长发,瞪大了眼睛扭曲的吼叫着,因为吼叫,下巴就像是要脱臼一般用手托着;因为吼叫,周围的时空随之变异,弯曲,扭乱的交错。黑色的背景,白色或暗桔色的字。很简单的设置,很符合整个网站的感觉,也很符合它的名字——Sickbaby暗地病孩子。


  我和诞辰都是暗地病孩子。


  认识诞辰的时候,她留着干练的短发,有着纯真露齿的笑容和一双很明澈的眼睛,却没什么朋友。因为诞辰很独立,是那种不粘人的孩子。在那种年纪,她特立独行,看上去要比我们成熟。有清澈眼睛的女孩应该不难相处,我这么想着,我们就成了朋友,很安静的朋友。我们从不牵手,只并肩地走。下雨不撑伞,湿湿的,粘腻的,但离天却这么近。日子过得很懒散,可我们很幸福,没有包袱的年龄,似乎是那样。

  可后来,一切都不一样了,我不知道是一切都开始变了,还是一切都开始暴露了。

  那次在诞辰家,看见她从父母的卧房走出来,一声不响,后面跟着她的母亲,披着零乱的睡衣。她母亲显然没有料到诞辰会这么早回家而且还带了朋友来,因为我分明看见她母亲脸上的抽搐着的尴尬。诞辰冲回自己的房间,电话机摔落地上的声音,椅子翻倒的撞击,然后是诞辰歇斯底里的哭声和叫喊声,混作一团。我看见她父母的卧室里探出一个脑袋,上身赤裸的男子,看见我又惊慌地躲回去了。我知道,那不是诞辰的父亲。

  我很知趣的离开了。我想,当初我父亲在其他女人的卧室里被我发现时,大概也是这种奇怪的表情吧,抽搐着的尴尬。

  7岁那年,在又一个父亲彻夜不归的早上,母亲带着我敲开了另一个女人的家门,然后对我说:“去把你爸爸找出来。”很快,就在那个女人卧室的橱柜里看到了衣冠不整的父亲,一脸的惊窘,抽搐的尴尬。后来怎么处理的我实在不记得了,只知道那天没有上学,是我那一整个学年里唯一的一次旷课。后来,她们就开始争吵,砸东西,甚至有两次,母亲冲进了厨房,打开了煤气。再后来,她们的争吵就少得多了,因为父亲又开始很晚回家,母亲绝望了,她开始放任他。其实那次之后,父亲就再也没有作过对不起母亲的事。他总是想补偿些什么,他努力的扮演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可母亲不原谅他,把他当作一个陌生人,一团空气,眼里流露出的全是鄙夷和不屑。女人不会轻易原谅被判过她的男人。但是作为父亲,他忍受不了这样一个压抑的环境,于是父亲选择去了外地工作,只是定期寄点钱回来。

  他们相隔两地,形同陌路,可至今维持着夫妻的名分。两个已经没有感情的人,为什么不彻底的解脱。如果说父亲要赎罪的话,从我7岁起他已经持续了近10年了,大家之间都没有责任也不存在义务,没有牵挂,都是自由人。为什么不放手。

  如果我和你父亲离婚了,对你不好。我现在完全是为了你,全是为你好。你是我一手养大的,不能让我失望。

  每次她都是这样和我解释。让我从其他女人的屋里找出自己的父亲也是她作为一个母亲对我表达关爱的一种方式吗。我不禁哑然。


  后来在学校,诞辰依旧笑得很开心,像失意一样,没心没肺的笑,只是眼神,不再清澈。而我,这样的笑从7岁开始。


  诞辰最终选择搬出去住了,在学校附近,她拥有自己的房子。很简单的一室一厅,有一堵贴满了招贴画海报的墙壁和一扇正对着马路的窗。她过得很颓废,屋里总是充满着一股肮脏的衣裤和搁置久的发霉食物的混合味道。诞辰讨厌不认识的人,只是每三个礼拜会找个保姆清理一下。我不知道她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她的母亲在银行里给她开了个户头,只会在里面存很多很多钱,却很少去看她。有时放课,我会去她家,给她带些速食面或水果,然后听着IZZY或ENYA的游吟空唱,一起坐在窗沿上。那是条安静的马路,每每有人经过,我们就开始大声地讨论他的衣着服饰,有时我们会丢东西下去,并不躲藏,在他诧异或愤怒的眼神中,放肆的笑。窗外的花架上有几个废弃的花盆,枯萎嫣烂的草瑟瑟的抖。我问诞辰她为什么不尝试着种花,这可以改变心情。可诞辰说,脆弱的东西活不了多久。那样的花草,即便已经死了,都让人有想要保护的冲动,那的确不适合诞辰,诞辰不会懂得怜香惜玉,即便是对自己。我一直怀疑,只有COLDPLAY或是CRANBERRIES才会适合诞辰,像是呼喊,像在哀叫,嘶哑得快要枯萎,把放任不羁和空虚自由融化在音乐中。可诞辰说,Enya的声音让她想飞,她说,她想自由的飞……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中断了去诞辰家,我们只是通电话,有时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因为,我开始忙于中考。诞辰的父亲会帮她安排一切,而我是母亲的希望,她不希望我和诞辰成天混在一起。

  我不知道,那段时间里诞辰是怎么生活的,但似乎她并不寂寞,因为她身边好像多了个男孩。是那种很有书卷气的男生。


  考试结束的那天,很美的天空,很晴,很轻,我没有回家,直接去了诞辰那里。

  我看见了那个男孩。

  那个很有书卷气的男孩。诞辰告诉我,他叫泽卡,是附近高中学生。泽卡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和母亲一起住。她母亲是个能干的女人,有属于自己的公司,成天的奔波,忽视泽卡的存在。关于泽卡的父亲,他的皮夹里有一张他的照片,泽卡和他父亲很像,有宽厚的肩膀,干净的脸庞和空洞迷离的眼神。现在那个中年男人,正在国外进行着自己的事业。泽卡很少提及他的父亲,因为他的母亲厌恶这个男人,泽卡的存在让她想起那个抛妻弃子的男人。

  泽卡对诞辰很好,是个细心的男孩。他提议诞辰可以种些仙人球。那是些很容易满足的植物,不苛求照顾,它懂得用刺来保护自己,只要一点点的水,也会开出美丽的花。

  诞辰这么做了,于是花架上多了几盆仙人球,显得很枯燥,但却不再瑟瑟地抖。

  诞辰说她很幸福,不觉得孤独。我看得出来,因为她又拥有了明澈的眼睛。

  那年的暑假,我们三个开始经常蜗居在诞辰的家里,借些时间久的黑白老片,喝些啤酒。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消磨,一切终会过去,留在心里,不要接触空气,慢慢的糜烂,然后等我们长大了,用糜烂的往事和撒旦换得自由。原本以为就可以这样一直下去了。但我知道,一切都开始暴露了。


  收到入学通知书的那天,天晴的都快裂开了。


  我进了所重点高中,而诞辰她拒绝了父亲的安排,放弃了市重点的名额,进了一所二流的普通中学。

  可是诞辰在高中过得很糟糕。她的低沉让她在新的学校里没什么朋友,她根本不想继续读书,成绩不理想的她总是遭到老师和同学的排挤。最重要的是,开学不久,泽卡去了瑞士,他的父亲接他过去。泽卡走之前,找到诞辰,告诉她。那天下了雨,诞辰很平静的放他走了,她说,我们之间没什么。泽卡说,我会给你写信的。诞辰说,不要写信给我,我会忘记你的。

  泽卡走的那天晚上,诞辰打电话叫我过去。我看见她一个人坐在窗沿上,没有开灯。她问我,安辛,人最痛苦的是什么。

  孤独。我说。

  对,一个人,永远活着,周围的人都忽视你,不知道你的存在,自己喜欢的人,都会离你而去。

  他会回来的,我永远不会走的。

  我不要他回来。安辛,你走吧,你妈妈会担心。

  诞辰,你也早点睡吧,等我们长大,就会忘记了。

  我没想到他们的关系仅维持了这么短的时间,我以为泽卡会一直在诞辰的身边,我以为诞辰从此不再孤独。可泽卡还是走了,像他父亲一样,虽然他们之间没有责任和义务,可泽卡还是伤了诞辰的心。

  诞辰的眼神很迷茫,她望着天,呆坐着,似乎什么都没想,很平静。她不是那种会自我毁灭的人,她很独立,很坚强,我一直都相信这点。

  我最后是走了,留她一个人。


  可是诞辰出事了。

  一个吹口哨的男人从楼下经过,诞辰把花盆推了下去……

  事情闹得很大。那个吹口哨的男人根本没受伤,却一口咬定诞辰是故意把花盆砸向他。报了警,还向诞辰的学校反映。诞辰的父母花了很多钱才让那个男人满足,然后把诞辰带回了家。我再见到诞辰,是两个多月以后的事情了,这段时间,诞辰住在了父母那里。

  可诞辰还是选择一个人住,她回来了。

  为什么不和父母多住些时间。我问。

  那不是我的家。

  那个男人……

  他是个流氓,哼,这下发财了。

  对不起,那天不应该让你一个人。

  和你无关。安辛,你一定要考上好的大学。

  你也可以啊,诞辰,现在开始还来得及,我们一起。

  不要了,我要自由的飞,你回去吧。

  我下楼,天已经暗了,很多云在天上悬着,湿蒙蒙的空气侵入我的五脏六肺,粘稠包围着我,我似乎什么也看不清了,回过头,见诞辰坐在窗沿上,看着我,一直看着我,没有表情,就像泽卡走的时候一样平静。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觉得她的眼神浑浊了。


  日子从那天开始发霉。

  泽卡走了之后,我没有他的消息,但我相信他会写信给诞辰。


  学校抓得很紧,我几乎两三个月才去一次诞辰那里,每次都会看见不同的男生和诞辰在一起,笑得很开心,诞辰从不像我介绍那些男生,那些男生都有着俊朗的面孔,但显得很浮躁,再也没有那种干净的书卷气。诞辰蓄起了披肩的长发,染成了栗红色。那是种很隐蔽红艳的色彩,在灯光下会显得光泽,迷乱。她开始化妆,学校多次的警告,于是平时她化淡妆,而周末的时候化浓妆。诞辰出落得亭亭玉立,经过打扮更显得妩媚动人。有时我会被诞辰拉去参加party。都是些穿着时髦的男男女女,大家仅认识两三天,甚至更本不认识,聚在一起唱歌,跳舞,喝着浓烈的酒开着过火的玩笑。我总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诞辰一杯一杯地灌着酒。甚至有几次,那些男人趁着诞辰喝醉,顺势把嘴凑了过来,而诞辰也只是说些挑逗的话,笑着避让,并不生气。

  诞辰过着那种混乱的生活,绝口不提泽卡。

  我说,诞辰,你要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安辛,不用担心,我们只是喝酒,没有别的。

  诞辰是朵带刺的玫瑰,她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我只能这么相信。


  这样的生活过了一年多,直到高二那年的圣诞。

  那天我一放课就去了诞辰家,诞辰和一个男孩坐在窗沿上抽烟。摇滚音乐充斥着屋子,仿佛要把屋子炸开才干心。诞辰见我来了,灭了烟蒂。

  你可以回去了。我对吐着烟圈的男孩说到。

  那个男孩走后,诞辰关掉了音响。

  安辛,我正好有事情要和你讲。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我的父母现在要离婚了。安辛,你知道的,他们早该离了。

  你能自己生活。

  我父亲要我去法国。我想问你意见。

  诞辰又点了一支烟。不知道什么牌子。猛地吸一口,然后慢慢的吐出来,星火变得很亮。那是一种谈谈的烟草味,感觉有点腥甜,并不呛人。

  诞辰,去法国,你要忘了这里,要去法国。

  我不喜欢离别。

  我不会去送你的。知道你不喜欢。

  这是屋子的钥匙,我走后你替我收拾一下,我不想别人碰我东西。

  沉默,长久的沉默。就像是石头丢进了无底的深井,等待着回应。

  可是再也不会有回应了。


  诞辰是年初一的机票。除夕,我拨通她家的电话。

  长时间的铃响,那头传来诞辰略微沙哑的声音。安辛吗?

  诞辰,只要听我讲就可以了。到了法国,好好的生活。要比任何人都幸福的生活。不要写信,也不要打电话。不要有牵挂,自由的生活。

  诞辰没有回答,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可我听见了她抽泣的声音。

  她很久没哭了。


  诞辰走的第二天,我去替她整理东西。她似乎什么都没带走。留了一橱的衣服和许多昂贵的化妆品。音响旁有着一堆ENYA的CD.在她床头的抽屉里,我看见了一堆明信片,是泽卡的,是泽卡从瑞士寄来的。明信片上有很美的瑞士风光,以及泽卡的问候。很俗套的开场白,泽卡秀丽的文字写着,像是经过斟酌的工艺品,很漂亮的摆在那里,工整却没有感情。最近的一张仅“圣诞快乐”四个字,没有回信地址,什么都没有。


  后来,那间屋子就一直空着了,没有人去住。放课或周末我还是会去那里,坐在窗沿上听ENYA的歌,还是那么空灵的让人想飞的声音,只是我不知道诞辰在法国的生活,是不是真的自由地飞……


  [完]

暗地病孩子

[ 1 ]
暗地病孩子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