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人淡如菊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人淡如菊 2005-10-18

 
夜未深,人也是清醒的。总是看人写这样的女子,苍白的容颜,避世的个性。人心里的混乱造就一切缘分与人事纠结的一场故事。也只是一场故事。看的人也许懂了,剧中人却依然迷茫;看的人搅浑了因果,剧中人却是一场大雪世界真干净……

我只是想说自己的故事自己的菩提自己的混乱,也许根本不是自己的,只是一场幻想。


人淡如菊



刚下了火车,我揉揉发痛的眼角,因为一直颠簸,没有睡好。再下意识的抬头看这个陌生的城市,疏离的建筑,暧昧的灰尘,不由得皱眉。难道逃离一个坟墓,又掉入另一个猎人没有收拾好的陷阱?

扫一圈,没有看到要来接我的人,也没什么意外。强打精神拦了一辆的士,告诉他我的去向。车便缓缓驶开,车外的一切都与我不相干,这个城市也是不接纳我的,我是一个闯入者。只是亦明白,那个息息相关的城市已经抛弃我,我会把这个残酷的事实瞒在心底,一直到死。

一切都会有终点。车还在行驶,折磨着我的情绪。往事的腐烂气息尾随车的废气扑鼻而来,让人萎靡……

最初的相思是一颗青青的柠檬,酸却悠远,还舍不得丢弃。你的第一句“我爱你”说给谁听了?你还记得第一次说情话的时候是否会有轻微的脸红?是的,我们都曾经年轻。
这是我第一次我坐火车,没有想到在以后的生活里,火车扮演一个目睹我离别的冷眼人。

下了火车,很兴奋,应该说从上火车我就一直暗暗的兴奋着。终于可以逃离父母温暖的管制,终于可以抛弃一成不变的枯燥过去。一个崭新的世界向我开启,幻想绚烂的大学生活即将拥我入怀。

有一定年纪的人都会明白,当一件事情慢慢褪去它华丽的外衣,缺点与丑陋都铺陈在你面前,让你措手不及,你连挣扎的力气都消失掉,内心就会慢慢长茧子。一定是见过手指长茧子的,那里会失去痛感,并且质感粗糙。

一个月,我心里有了或多或少的心机,连对校园里刚在兴建的教学楼,我都充满了戒备与不信任。寝室的女孩乏善可陈,普通却又各有自己的特点爱好,反复的接近反复的撤退,再也不能找到高中的纯真感情。没有什么不好,只是有一点浅薄的伤感。对浮云触摸不到的伤感。


中午,和一个叫小艾的女孩去食堂吃饭。看到一个熟悉的男孩,擦肩而过,我向前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望,正好碰到他回头看我,瞬间定格。这样温馨又浪漫的默契,让我一路回想,忽略了小艾在我身边的嘀嘀咕咕。

他叫枫笛,是一个我的高中同学,有点才华,眉目清秀。仔细回忆,我和他竟然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叙说的交集,也许正是为了今天我们这一场相遇的铺垫。不够惊喜,却宛如黑夜中沉睡的大海响起的人鱼清歌。

后来,我和小艾说,“去步行街,你没有空不用陪我了。我找枫笛一起了。”

在没有遇到他之前,陪伴我的人很单一简单,就是小艾,在遇到他之后,陪伴我的人慢慢的变成了他。小艾在这场戏里提前退场。

接到这个城市另外一所大学的一个高中男生的电话,说是喜欢我,问我的意思。我说让我考虑一下吧。只是想都是同学一场,不能太伤面子。他叫胡可,样子都有点记不清楚了,不过记得他跑到我的课桌旁边,红着脸借了半块橡皮,真像歌里唱的,只是生活往往不那么美好。

我头发虽长却缺少营养乱糟糟的,他也少了浪漫的情怀不会弹唱吉他。

日子如指间的沙。我渐渐忘了这个电话。班上的男生按耐不住大学的寂寞,纷纷忙着物色女朋友。寝室的女孩儿也有相继被爱情所俘虏的。

这时,有男生约我出去,是个挺闷的人,歪着脑袋只说了一句喜欢你,就没有了后文。我都替他着急了,就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胡乱的说着一些连自己都搞不明白的话语。结帐,他说再走走,我一时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便跟着,没想到他在一个拐角处突然拉住我的手。一股热血倏地腾到我的脸上,使劲挣脱他的手,眼泪跟着劈劈啪啪的掉,就那样看着他。他估计比我还要吓得够呛,低个头说了句对不起,就跑向夜色中。

在回寝室的路上,我没有再想这个人,也不想去管他会怎么想。只是突然很想看见枫笛。

如果事情的变化是因为某一个无法言说的契机,那么我们的相爱是千百年才修来的一次回眸造就的吗?那我们的分离又是因为什么呢?第一次相爱,人淡如菊,至今仍然记得那抹菊花香。尽管会轻易消失在风中。
正在寝室换衣服,准备和小艾去瑞丽拍一套照片。接到枫笛的电话,“心韵,周末高中同学聚会,你去吗?去的话,我来接你。”我连连答,“去的去的。”又说,“我正赶着出去,就是昨天和你说的照相。回来再打你电话。”

照相其实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任凭摄影师摆布,照片一出来,是挺漂亮,可完全不象我。他却好喜欢的样子,用电脑拷过去存了一份,又帮我发到同学录。

聚会那天,他在女生寝室楼下等,我突然有点局促,换了一套又一套衣服,还是不满意,叹口气,穿上最平常的衣服出门。

看到他温暖的笑脸,说我怎么那么慢,我笑了笑没说话。

他说,“胡可也去了。他还让我一定带你去。”我的心突然抽了一下,很轻微,连我自己都差点忽略。

聚会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公园,而且是不要门票的。这样实惠,风景也不错,至少比我们学校那几棵破树强多了。胡可老是围在我身边不超过2米,东拉西扯的,我也很配合他一起演这出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的戏。

枫笛一直和一个女生在聊天,她以前是我们班的才女。我知道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应该是彼此欣赏的关系吧。他们聊天的情景,再配上背后流动的风景,很生动。真的很生动!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心韵依然是那个简单也有男生追的心韵,枫笛也依然是那个有些才华不厌烦陪伴我的枫笛。发生的也只是在风中散落的心情,或者是抓不住的流光。

胡可仍然没有放弃。我答应枫笛一起去胡可的学校玩。那天云很淡,在他的寝室,我见到了一个有点胖的男生,也比较高。相比之下,我有点娇小玲珑了。并且很矜持的加了他的QQ号码。他很主动的对我说,他叫蓝修。枫笛看上去也很高兴。

这一场相会每一个人都心情开朗,也许是因为天气的缘故。

我和小艾去买水果,很自然的帮枫笛也挑上一些苹果,准备晚上一起散步的时候给他。小艾笑我对他太好,我心头蓦地一惊,嘴上却赶紧说,“他和我是老乡,而且他对我很好。”说完连自己都感到一种失落。

小艾最近也频频出去约会,只是每次都败兴而归的样子。我自从那次后,没有接受其他约会,天天和他在校园里散步,却非常塌实快乐。

是不是一件事情到了一定的程度自然会有所改变?感情到了瓶颈就会倾泻。

中午,打电话给他,不在。后来有人和我说,小艾找他有事情出去了。那刻,觉得头脑闷闷的,走到阳光下面,明晃晃的蓝天,让人揪心,仿佛一把利刃对着我的心脏。又想小艾和他不怎么熟,找他会有什么事情呢。我这又是怎么了,只是因为某一天他在散步的时候说很欣赏小艾吗?

人淡如菊

[ 1 2 3 ]
人淡如菊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