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星孩[王尔德童话]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后西游记
·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星孩[王尔德童话]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王尔德童话 2005-10-20

 
  从前有两个穷苦的樵夫正穿越一个大松林往家赶路。那是冬天的一个寒风刺骨的夜晚。地上铺着厚厚的雪,树枝上积压着雪,在他们走过的时候,两旁的小树枝接连不断地被霜折断,他们来到山涧的瀑布前时,霜也一动不动地停在空中,因为冰雪之王已经吻过她了。

  这一夜实在是太冷了,就连鸟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噢!”狼一边叫着,一边夹着尾巴从灌木林丛一拐一敲地走出来,“这真是倒霉的天气,政府为什么不想想办法呢?”

  “喔!喔!喔!”绿色梅花雀喳喳地叫道,“年迈的地球已经死了,他们已经用白寿衣把她给收殓了。”

  “地球要出嫁了,这是她的结婚礼服,”斑鸠们在一起彼此悄悄地说。他们的小红脚都被冻坏了,不过他们觉得自己有责任用乐观浪漫的看法看待这一切。

  “胡说!”狼咆哮着说。“我告诉你们这都是政府的过错,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我会吃掉你们的。”狼有着完全务实的思想,他永远都不会找不到好的论点的。

  “唔,就我个人而言,”啄木鸟说,他是一个天生的哲学家,“我关心的不是用作解释的原子理论。如果一件事是什么样子,那么就本该如此,只是眼下实在是太冷了。”天气的确是冷透了。住在高高杉树上的小松鼠们互相摩擦着鼻子来取暖,野兔们在自己的洞中龟缩着身子,甚至不敢朝外而看上一眼。唯一好像欢喜这种天气的只有大角鸥了。他们的羽毛让白霜冻得硬邦邦的,不过他们并不在意,他们不停地转动着他们那又大又黄的眼睛,隔着林子彼此呼唤着,“吐威特!吐威特!吐威特!吐威特!今天的气候多么好呀!”

  两个樵夫继续不停地往前赶着路,并起劲地朝自己的手指手上吹热气,脚上笨大的带铁钉的靴子在雪块上踏行着。有一次他们陷进了一个深深的雪坑里去,等他们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白得就跟磨房的磨面师一样,这时石头也是很滑的;有一次他们在坚硬光滑的冰上跌倒了,这冰是沼地上的水结成的,他们身上的柴捆跌落了,他们只好拾起来,重新捆绑好;还有一次他们以为自己迷了路,心中害怕的不得了,因为他们深知雪对那些睡在她怀中的人是很残酷的。不过他们信任那位好心的圣马丁(司旅行之神),他会照顾所有出门的人,于是他们又照来路退回,小心翼翼地迈着脚步,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森林的出口处,并看见下面山谷的远处亮着他们所在村庄的灯光。

  发现自己已脱离了危境,他俩真是欣喜若狂,高兴得大笑起来,大地在他们眼中就好像是一朵银白色的鲜花,月亮如同一朵金花。

  然而笑过之后,他们又陷入了忧愁,因为他们想起了自己的穷困家境,一位樵夫对另一个人说,“我们为什么要高兴呢,要知道生活是为有钱人准备的,不是为我们这样的穷人?我们还不如冻死在森林中呢,或者让什么野兽抓住我们把我咬死。”

  “真是如此,”他的伙伴回答说,“有些人享有的太多了,而另一些人却得到的太少了。不公平已经把世界给瓜分了,除了忧愁之外,没有一件东西是公平分配的。”

  可是就在他们相互悲叹各自的不幸生活时,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从天上掉下来一颗非常明亮,非常美丽的星。它经过其它星星的身旁,从天边滑落了下来,他们惊讶地望着它,在他们看来它似乎就落在小羊圈旁边不到一箭之遥的一丛柳树的后面。

  “啊!谁要是找到它就可以得到一坛子黄金!”他们惊叫着,跑了出去,他们太想得到黄金了。

  其中一人跑得快一些,他超过了同伴,奋力穿过柳树丛,来到了树的另一边,呀!在雪地上的确躺着一个黄金样的东西。他急忙赶过去,弯下身去用手去摸它,它是一件用金线织的斗篷,上面精心地绣着好多星星,并叠成了许多折子。他大声地对自己的同伴说他已经找到了从天上掉下来的财宝,等他的同伴走近时,他俩就在雪地上坐下来,把斗篷上的折子解开,准备把金子拿出来平分。但是,啊呀!里面没有黄金,也没有白银,任何宝物都没有,只有一个熟睡的孩子。

  其中一人对另外一人说,“我们的希望竟是这样一个痛苦的结局,我们的运气不会好了,一个孩子对一个人会有什么好处呢?让我们离开这儿,走我们的路吧,要知道我们都是穷人,都有自己的孩子,我们不能把自己孩子的面包分给别人的。”

  不过他的同伴却回答他,“不,把孩子丢在这儿冻死在雪中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尽管我跟你一样的穷,还要养活好几口人,锅里又没有什么吃的东西,但是我还是要带他回家,我的妻子会照顾他的。”

  他非常慈爱地抱起小孩,用斗篷包住孩子以抵御严寒,然后就下山回村子里去了,他的同伴对他的傻气和仁慈非常惊讶。

  他们回到村里,他的同伴对他说,“你有了这个孩子,那么把斗篷给我吧,因为我们都知道这应该平分的。”

  然而他回答说,“不,因为这个斗篷既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它是孩子一人的。”他与同伴道了别,来到自家的门前,敲了起来。

  他的妻子打开门,看见自己的丈夫平安回到她的身边,她伸出双臂搂住他的脖子,吻着他,并从他背后取下柴捆,刷去他靴子上的雪,吩咐他快进屋去。

  不过他对她说,“我在森林中找到一样东西,我把他带回来好让你照顾他。”他站在门口并不进来。

  “它是什么呀?”她大声问道,“快给我看看,家里是空荡荡的,我们也需要好多东西。”他把斗篷向后拉开,把熟睡的孩子抱给她看。

  “唉哟,我的天!”她喃喃地说,“难道我们自己的孩子还不够多吗?干嘛非要带一个换来的孩子回家?谁知道他会不会给我们带来厄运?我们又拿什么来喂他呢?”她对他生气了。

  “不对呀,他可是一个星孩呀,”他回答说,他便把发现孩子的奇异经历讲给她听了。

  不过她一点也没有消气,而是挖苦他,气愤地说道:“我们孩子都没有面包吃,难道还要养别人的孩子吗?谁又来照顾我们呢?谁又给我们食物吃呢?”

  “不要这样,上帝连麻雀都要照顾的,上帝还养它们呢,”他回答说。

  “麻雀在冬天不是常会饿死吗?”她问道,“现在不就是冬天了吗?”她丈夫无言以对,只是站在门口不进屋来。

  一阵寒风从树林刮来吹进了敞开的房门,她打了一个寒濒,抖动起来,并对他说,“你不想把门关上吗?屋里吹进一股寒风了,我觉得好冷。”

  “吹进铁石心肠人家的风不会总是寒冷的吧?”他反问道。女人没有回答他,只是朝炉火靠得更近了。

  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来,望着他,她的眼里充满了泪水。他一下子冲了进来,把孩子放在她怀中,她吻了吻孩子,又把他放在一张小床上面,那儿是他们家最小的孩子睡觉的地方。

  第二天樵夫取下那件珍奇的金斗篷,把它放在一个大柜子中,他妻子也从孩子脖子上取下戴着的琥珀项链,也放进了大柜中。

  就这样,星孩跟樵夫的孩子一块儿长大了,他们坐在一起吃饭,又一起玩耍。他长得一年比一年更英俊,住在村子里的人都为此而感到吃惊,因为别人都是黑皮肤,黑头发,唯独他一个人长得又白又娇嫩,就像精细的象牙一样,他的卷发如同水仙花的花环。他的嘴唇也像红色的花瓣,他的双眼犹如清水河旁的紫罗兰,他的身材恰似田野中还没有人来割过的水仙草。

  不过他的美貌却给他带来了坏运。因为他变得骄傲、残酷和自私了。对于樵夫的儿女以及村子里的其他孩子们,他都一概瞧不起,并说他们出身低微,而他自己却是高贵的,是从星星上蹦出来的,他自认是他们的主人,把他们都唤着是自己的奴隶。他一点也不同情穷人,也不怜悯那些瞎子、残疾人以及任何有病苦的人,对待他们他反而扔石头,或赶他们到公路上去,命令他们到别处去乞讨,因此只有那些二流子才会第二次到那个村子去要求救济。他也的确是迷恋美的,嘲弄那些孱弱和丑陋的人,不把他们当回事。对他自己却是爱得要命,在夏季无风的时候,他会躺在神父果园中的水井旁,朝井中望着自己脸蛋的动人之处,并为自己的美丽而高兴得笑起来。

  樵夫和他的妻子常常责备他,说:“我们并未像你对待那些孤苦的人那样对待过你,你为什么会如此残酷地对待那些需要同情的可怜人呢?”

  老神父也经常去找他,试图教他学会一些对事物的爱心,便对他说:“飞蝇也是你的弟兄。不要去伤害它。那些在林中飞行的野鸟有它们自身的自由。不要以抓住它们来取乐。上帝创造了蛇蜥和鼹鼠,它们各自都有存在的价值。你是什么人,可以给上帝的世界带来痛苦?就连在农田中的生畜都知道赞美上帝。”

  可是星孩并不理睬他的话,他皱紧眉头,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走回去找他的伙伴了,去领着他们玩。他的伙伴们也都跟随着他,因为他长得美,且脚步轻快,能够跳舞,还会吹笛和弹奏音乐,不论星孩领他们去什么地方,他们都会去,不论星孩吩咐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会去做。他把一根尖芦苇刺进鼹鼠朦胧的眼睛里的时候,他们都开心地大笑,他用石头扔麻疯病人时,他们也跟着大笑。无论他支配他们去干什么,他们都会变得跟他一样的铁石心肠。

  有一天,一个穷要饭的女人走过村子。她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漫长的行程崎岖的道路把她的双脚弄得血淋淋的,她的模样也十分狼狈。因为太疲倦了,她就坐在栗子树下休息了。

  星孩看见她后,便对他的同伴们说,“快看!这么一个肮脏的讨饭女人竟然坐在那棵美丽的绿叶子树下面。来吧,我们把她赶走,她真是又丑又烦人。”

  于是他走了过去朝她扔石头,嘲弄她,她用惊恐的眼光望着熔,一个劲地直直地望着他。樵夫正在附近的草料场里砍木头,看见了星孩的所做所为,他便跑上前来责备他,并对他说:“你的心真是太狠了,没有一点怜悯之心,这个可怜的女人对你做了什么坏事,你要如此地对待她呢?”

  星孩气得一脸通红,用脚猛跺着地面,并说道,“你是什么人敢来问我做什么?我不是你的儿子,不会听你的话的。”

  “你说的一点不假,”樵夫回答说,“但是当我在林中发现你时,我对你不也是动了怜悯之心的吗?”

  女人听到这些话后大叫了一声就昏倒在地上了。樵夫把她抱进了自己的家中,他的妻子来照看她,等她从昏迷中醒过来之后,他们为她拿来了吃的和喝的,并吩咐她放宽心。

  可是她既不肯吃,也不肯喝,只是对樵夫说,“你不是说那个孩子是从林中找到的吗?是不是十年前今天的事了?”

  樵夫回答说,“是呀,我是在林中发现他的,就是十年前的今天。”

  “发现他时有什么记号吗?”她大声问道,“他的脖子上是不是带了一串琥珀项链?他的身上不是包了一件绣着星星的金线斗篷吗?”

  “就是这样,”樵夫回答说,“就跟你说的一模一样。”他从柜子中拿出放在那儿的斗篷和琥珀项链,给她看。

  她一看见这些东西,高兴地哭了起来,说道,“他就是我丢失在林中的小儿子。我求你快叫他来,为了寻找他,我已经走遍了整个世界。”

  樵夫和他的妻子赶紧走出去,叫着星孩,并对他说,“快进屋里来,你会在那儿看见你的母亲,她正等着你。”

  星孩充满了惊奇和狂喜地跑进屋里。然而等他看见等他的人是她时,他便轻蔑地笑起来,说,“喂,我母亲在什么地方?我怎么只看见这么个下贱的讨饭女人。”

  女人回答说:“我是你的母亲。”

  “你是疯了才这么说的,”星孩愤愤地大声暖道。“我不是你的儿子,因为你是一个乞丐,而且又丑又穿得破烂。所以你还是快滚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这张讨厌的脸。”

  “不,你可的确是我的小儿子呀,你是我在森林中生的。”她大声喊道,说着一下子跪在地上,朝他伸出两只胳膊。“强盗们把你从我身边抱走,又把你扔在林里想让你死,”她喃喃地说,“可是我一看见你,就认出了你,我还认得那些信物:全线织的斗篷和琥珀项链。因此我求你跟我走吧,我已经走遍了整个世界,处处去寻找你。跟我走吧,我的儿,因为我需要你的爱。”

  不过星孩一动也不动一下,一点儿也不为她的话而动心,这时除了女人痛苦的哭声外,别的什么也听不到。

  最后他终于对她说道,那声调是非常生硬而残酷的。“假若你真是我的母亲,”他说,“那么你最后还是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到这儿来给我丢脸了,因为你知道我以为我是某个星球的孩子,而不是一个乞丐的孩子,就像你刚才对我讲的那样。所以你还是离开这儿吧,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唉哟!我的儿子,”她大声吼道,“在我离开之前你都不愿意吻我一下吗?因为我经历了多少苦难才找到了你呀。”

  “不,”星孩说,“你可是太丑陋了呀,我宁愿去吻毒蛇,去吻蟾蜍,也不要吻你。”

  于是那女人便站起身来,伤心地哭泣着走回到森林中去了,星孩看见她走了,他很高兴,便跑回到他的同伴那儿,准备去跟他们一块儿玩。

  可是当他们看见他跑过来时,都纷纷嘲笑他说,“你怎么跟蟾蜍一样丑陋,同毒蛇一样可恶呢。你快滚开吧,因为我们不能忍受和你在一起玩,”于是他们把他赶出了花园。

  星行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地说道,“他们对我讲的究竟是什么呀?我要到水井边去,去那儿看看自己,水井会告诉我我是多么地漂亮。”

  他便来到了水井边,朝井中望去,啊!他的脸就跟蟾蜍一模一样,他的身子也像毒蛇一样地长了解。他一下子扑倒在草地上,痛哭起来,并自言自语地说,“这一定是我的罪恶给我带来的报应。因为我不认我自己的母亲,并赶走了她,对她又傲慢又残酷。所以我要去,要走遍全世界去寻找她,不找到她我就不休息。”

  这时樵夫的小女儿朝他走了过来,她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对他说,“你失去了美貌有什么关系?你还是跟我们呆在一起吧,我不会挖苦你的。”

  他对她说,“不,我对待我的母亲太残忍了,这种惩罚就是对我的恶行的报应。所以我得马上就走,走遍全世界去寻找我的母亲,直到找到她,得到她对我的宽恕。”

  所以他便朝森林跑去,呼唤着他的母亲,叫她回到自己的身边来,但是却没有一点回应。一整天他都在唤她,太阳下山时,他躺下来在树叶铺成的床上睡觉,鸟儿和野兽见到他也都纷纷逃开了,因为它们仍然记得他的残忍,他孤零零地一个呆着,只有蟾蜍会望望他,还有迟钝的毒蛇在他面前爬过。

  早晨他爬起身来,从树上摘下几个苦草梅吃,然后穿过大森林朝前走去,伤心地哭着。不论他遇到什么,他都要上前询问,是否看见过他的母亲。

  他对鼹鼠说,“你能够到地底下去,告诉我,我的母亲在那儿吗?”

  鼹却回答说,“你已经把我的眼睛弄瞎了。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他又对梅花雀说,“你可以飞越好高好高的树顶,可以看见整个世界。告诉我,你能看见我的母亲吗?”

  梅花雀却回答说,“你为了取乐已经剪掉了我的翅膀,我又怎么能飞起来呢?”

  对那只孤零零只身住在杉树上的小松鼠,他开口说道,“我的母亲在什么地方?”

  小松鼠回答说,“你已经杀死了我的母亲。难道你也想杀死你的母亲吗?”

  星孩哭着,低下了头,恳求上帝创造的这些生物们能够宽恕他,并继续穿过森林前进了,寻找那位讨饭的女人。到了第三天他走到了森林的尽头,又来到了平原上。

  他走过村子的时候,孩子们都嘲笑他,并朝他扔石头,乡下人甚至连谷仓都不愿让他睡,因为他看上去是那么的脏,生怕他会把贮存的谷物给弄霉了,乡下人雇用的看护人把他给赶走了,这里没有一个人同情他。他也听不到一点关于那个是他母亲的讨饭女人的消息,虽然三年来他走遍了世界各地去寻找他,可他却似乎感到她就在他前面的路上走着,他常常呼唤着她,追赶着她,直到他的双脚被尖硬的石块磨出了血来。但是他始终也追不上她,而那些住在路边的人都说他们没有看见过她,或像她那样的女人,他们都拿他的悲痛寻开心。

  三年来他走遍了全世界,在这个世界上他既得不到爱,也得不到关心,更得不到仁爱,然而这种世界正是他从前得意的时候为自已制造的呀。

  一天晚上他来到了一座围墙坚固的城市的城门口,该城位于一条河边,他又疲惫又忍着脚痛,但他还是进了城。然而守卫在那儿的士兵们却饮下载来拦住他,语气粗暴地对他说:“你到城市里来干什么?”

  “我在寻找我的母亲,”他回答说,“我恳求你准许我进城去,也许她就在这个城里。”

  然而他们却挖苦他,他们中的一人摆弄着自己的黑胡须,放下手中的盾牌,大声吼道,“说实话,你母亲看见你这个样子,她一定不会高兴的,因为你比沼泽地里的蟾蜍和那儿爬行的毒蛇还要令人恶心。快滚开,快滚开,你的母亲没有住在这座城里。”

  另一个手中拿着一面黄旗的士兵,对他说,“谁是你的母亲,你为什么要找她呢?”

  他回答说,“我母亲跟我一样也是个乞丐,我对待她很不好,我恳求你允许我进去吧,好让她给予我宽恕,如果她真的住在这个城中的话。”不过他们仍不让他进城,还用他们的长矛去刺他。

  这样,星孩只好哭着转身走了,这时有一个人走了过来,这人穿着嵌有金花饰的铠甲,头盔上蹲着一头有翅膀的雄狮,他询问士兵是谁要求要进城来。士兵们回答说,“是个要饭的,他的母亲也是个要饭的,我们已经把他给赶走了。”

  “不要,”那人笑着大声地说,“我们可以把这个丑家伙当奴隶卖掉的,他的身价可以值得上一碗甜酒的价钱。”

  这时一个年长的相貌丑陋的人从旁经过,他大声说道,“我会出个价钱买下他,”等他付了钱后,就拉着星孩的手,带着他进城去

  他们走过好几条街道,来到一扇小门口,这扇小门就开在行榴树荫下一堵墙的上面。老人用一只刻纹的碧玉戒指在小门上挨了一下,门就打开了,他们走下五级铜阶,来到了一个长满了黑色辖粟花的花园,那里有很多绿色的瓷瓦罐。老人从他的缠头布上取下一条绸纹手帕,用它缚着星孩的眼睛,并赶着星孩在他前面走。等到把绸纹手帕从星孩双眼上拿开时,星孩发现自己在一座地牢中,那儿点着一盏牛角灯。

  老人在星孩面前放上一个木盘装着的发了霉的面包,并对他说,“吃吧,”还用一个杯子盛着有盐味的水,又对他说,“喝吧,”等星孩吃喝完毕,老人便走出去,把门锁上,还用一根铁链把门加牢固。

  第二天老人又来见他,这位老人的确是利比亚魔术师中最能干的一人,他的本领是从住在尼罗河坟墓中的一位大师那儿学来的,老人皱着眉头对他说,“在这座邪教徒的城市城门附近的一个森林中,有三块金币。一块是白金的,另—块是黄色的,第三块金币是红色的。今天你要把白金的那块给我拿回来,如果你拿不回来的话,我就要抽打你一百下。你快快去吧,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会在花园的门日等你。记住是把白金的拿回来,否则你会倒霉的,因为你是我的奴隶,我花了一碗甜酒的价钱把你买下来的。”他又用那块绸纹手帕绑住星孩的双眼,领着他走出了房子,穿过这座罂粟花的花园,走上五级铜阶。他用戒指打开了那扇小门以后,便把星孩放在街上去了。

  于是星孩就走出了城门,来到魔术师告诉他的那个森林中。

  从外面看去,这个森林真是美丽无比,似乎处处都是鸟语花香的景象,星孩兴奋地走了进去。然而森林的美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因为不论他要去什么地方,地上都会冒出又粗又尖的荆刺,阻挡住他的去路,凶恶的荨麻会刺他,蓟也用尖刺来扎他,把他搞得疼痛难忍。而且到处也找不到魔术师说的那块白金,尽管他从早上找到中午,又从中午寻找到日落。日落以后他只好转身,一路哭着回去了,因为他明白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

  可是就在他来到森林边缘时,他听见了林中某个人的一声痛苦的叫声。他一下子忘记了自己的烦恼,朝那个地方跑去,他看见一只小兔子掉进了猎人设下的陷井里了,

  星孩对它很同情,就把它给放了,并对它说,“我自己也才是个奴隶,不过,我可以把你自己还给你。”

  兔子回答他说,“你的确给了我自己,我拿什么来回报你呢?”

  星孩对它说,“我正在寻找一块白金,可我哪儿也找不到它,如果我不能把它找回来给我的主人,他便会打我的。”

  “你就跟我来吧,”兔子说,“我会带你去的,因为我知道它藏在什么地方,而且为什么要藏在那儿。”

  于是星孩和兔子一起走了,啊!就在一棵老橡树的裂缝中他看见自己要寻找的那块白金。他兴奋得不得了,并抓住了它,对兔子说,“你已经加倍地回报了我为你做的那么一点点事情,我为你表示的小小的恩惠,你已经一百倍地报答了我了。”

  “不是的,”兔子回答说,“只不过是我用你对待我的方式,回报了你罢了,”说完兔子就跑开了,星孩也朝城市走去了。

  在城市门口坐着一个麻疯病人,他的脸上盖着一块绿麻布的头巾,他那双眼睛像烧红的炭似地从麻布上的小眼洞里闪着光芒。等他看见星孩走了过来,便敲击着一个木碗,并摇着他的铃,呼唤着星孩,说道,“给我一个钱币吧,否则我会饿死的。因为人们已经把我赶出了城市,也没有一个同情我。”

  “唉呀!”星孩大声叹道,“我的钱包里只有一个钱币呀,要是我不把它带给我的主人,他就会打我,因为我是他的奴隶。”

  不过麻疯病人仍旧缠着他,恳求着他,后来星孩终于动了怜悯之心,把白金钱币给了他。

  等星孩回到魔术师的房间,魔术师为他打开门,让他进了屋,对他说道,“你取到那块白金钱币吗?”星孩却回答说,“我没有拿到。”于是魔术师一下子朝他扑来,击打着他,并在他面前放了一个空木盘,对他说,“吃吧,”又给了他一个空杯子,说道,“喝吧,”然后又把他推到地牢中去了。

  第二天魔术师又来到他身边,对他说,“如果你今天不能给我拿回那块黄金钱币,我一定要你继续做我的奴隶,并抽打你三百下。”

  于是星孩又到森林中去了,一整天他都在森林中寻找那块黄金钱币,可是哪儿也找不到。日落时他便坐下来,开始哭了起来,就在哭的时候,小兔子又跑了来,就是他从陷井中救出来的那只小兔子。

  兔子对他说,“你为什么哭了?你又在林中寻找什么呢?”

  星孩回答说,“我在寻找一块黄金钱币,它就藏在这儿,如果我不能把它带回去的话,我的主人就会打我,并把我当作奴隶对待。”

  “跟我来吧,”兔子大声喊着,它穿过林子跑去,直到跑到一个水池旁。那块金币就躺在水池的底部。

  “我不知如何感谢你?”星孩说,“对了,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救我了。”

  “不是的,因为是你首先对我表示了同情,”兔子说完,就飞快地跑走了。

  星孩拿到了那块黄金钱币,把它放在钱包中,匆匆地朝城市赶去。可是那个麻疯病人看见他走了过来,就跑上来迎住他,跪倒在他的面前,哭着说,“给我一块钱币吧,否则我会给饿死的。”

  星孩对他说,“在我的钱包里,我只有一块黄金钱币,如果我不把它交给我的主人,他会打我,并让我继续当奴隶的。”

  然而麻疯病人却仍旧苦苦地哀求,于是星孩又动了同情之心,把这一块黄金钱币又给了他。

  等他回到魔术师的屋中,魔术师为他开了门,让他进来,对他说,“你拿到那块黄金钱币了吗?”星孩便对他说,“我没有拿到它,”魔术师一下子又朝他扑去,抽打着他,并用链条把他锁上,然后把他扔进了地牢中去。

  第三天魔术师来到他身边,对他说,“如果你今天把那块红色的金币给我带回来的话,我会放了你的,但是你若是带不回来的话,我肯定会把你杀了的。”

  于是星孩又回到了森林中,一整天他都在寻觅那块红色的金块,但是哪儿也找不到。到了晚上,他坐下身来,哭泣起来,就在他哭的时候,小兔子来到了他的面前。

  兔子对他说,“你要找的那块红色的金币就在你身后的那个山洞里。所以你不用再哭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我如何才能报答你呀,”星孩大声说,“啊,这已是你第三次救我了。”

  “不是的,可你才是第一个同情我的人,”兔子说完,就匆匆地跑开了。

  星孩进入了山洞中,在最里端的角落他发现了那块红色的金币。于是他把它放进了钱包,急忙返回到城市。那个麻疯病人看见他来了,就站在公路的中央,高声痛哭起来,并对他说,“快给我那块红色的钱币,否则我一定会死的,”星孩又一次同情了他,把那块红色的金币给了他,说道,“你的需要比我大。”然而这时他的心情是沉重的,因为他清楚是什么样的恶运在等待着他。

  可是啊!在他经过城门口的时候,卫兵们都向他鞠躬行礼,口中说道,“我们的皇上多么漂亮啊!”一群市民跟着他,高声欢呼道,“整个世界的确没有比他更漂亮的人了!”星孩却哭了起来,同时对自己说,“他们又嘲笑我了,拿我的不幸寻开心。”人越聚越多,他在人群中迷了路,最后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广场上,这儿正是国王的宫殿。

  王宫的大门打开了,僧侣和大臣们都出来迎接他,他们对他鞠躬行礼,并说,“您就是我们正在恭候的皇上,您就是我国国王的儿子。”

  星孩回答他们说,“我不是国王的儿子,而是一个穷要饭的女人的儿子。你们为何说我漂亮?我知道我的长相有多丑。”

  这时,那位铠甲上嵌着金花饰,头盔上蹲着一头有翅膀的雄狮的先生,手中举着一面盾牌,大声说道,“我的皇上怎么能说他自己不漂亮呢?”

  星孩举头望去,啊!他自己的险又跟从前一样了,他的美貌又恢复如前了,而且他还看到自己的眼中有一种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

  僧侣和大臣们跪在他面前,对他说,“一个古老的预言曾经说过,就在今天有—个人要来统治我们。所以,请我们的皇上接受这顶王冠和这根王杖,用他的公正和仁慈来统治我们吧。”

  不过他却对他们说,“我是不配的,因为我连自己的生母都不认,而且在没有找到她之前,在没有得到她宽恕之前,我是不会休息的。所以还是让我走吧,因为我要再次走遍世界各地,我是不会留在这儿的,尽管你们要把王冠和王杖给我,也没有用。”说完这番话后,他就转过身去,朝着通向城门的街上走去,看啊,在士兵们周围挤着的一群人中间,他看见了自己那位讨饭的母亲,在她的身旁站着那个麻疯病人,他就站在大路中间。

  他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便跑过去,跪下身子,去吻他母亲脚上的伤口,用自己的泪水去洗它们。他把头垂在尘埃中,哭泣着,像一个心碎的人儿,他对她说,“母亲,我在自己得意的时候没有认你。而现在我卑微的时候你就收下我吧。母亲,我曾恩将仇报,请把你的爱给我吧。母亲,我拒绝过你,现在就请你收下你的孩子吧。”可是讨饭的女人没有回答他一个字。

  他又伸出双手,抓住那个麻疯病人的一双苍白的脚,对他说,“我曾三次同情过你。请叫我的母亲对我说一句话。”可是麻疯病人也不回答他一个字。

  他又哭了起来,说,“母亲,我的痛苦已经大得让我忍受不了啦。你就饶恕我吧,让我回到森林中去。”讨饭的女人把手放在他的头上,并对他说,“起来吧,”麻疯病人也把手放在他的头上,说,“起来吧。”

  他站起身来,望着他们,啊!原来他们正是国王和王后。

  王后对他说,“这是你的父亲,你曾救过他。”

  国王说,“这是你的母亲,你用泪水洗过她的双脚。”

  他们俯身搂住他的脖子,吻他,并带他进王宫去了,给他穿上漂亮的衣服,并把王冠给他戴在头上,把权杖放在他的手中,从此他统治着座落于河边的这个城市,成为了它的主人。他对所有的人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公正和仁慈,他赶走了那个邪恶的魔术师,并送了好多财宝给那个樵夫和他的妻子,并把无比的荣誉给了他们的儿女们。他不能容忍任何人虐待鸟兽,且用爱、仁慈和宽恕去教育入民,他把面包送给穷人,把衣服送给赤身露体的人,在这个王国里充满了和平和繁荣。

  然而他的统治时间并不长,因为他受的磨难太深了,遭遇的考验太重了,三年过后,他就去世了。他的后继者却是一个非常坏的统治者。


  [完]

星孩[王尔德童话]

[ 1 ]
星孩[王尔德童话]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