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神奇的火箭[王尔德童话]
 
· 少年国王[王尔德童话]
· 小公主的生日[王尔德童话
· 渔夫和他的灵魂[王尔德童
· 星孩[王尔德童话]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后西游记
·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神奇的火箭[王尔德童话]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王尔德童话 2005-10-20

 
  国王的儿子就要结婚了,所以要在举国上下进行庆典。他为自己的新娘已经等了整整一年,最后她还是赶来了。她是一位俄国公主,坐着由六只驯鹿拉的雪橇从芬兰一路赶来的。雪橇看上去像一只巨大的金色天鹅,小公主就安卧在天鹏的两只翅膀之间。那件长长的貂皮大衣一直垂到她的脚跟,她的头上戴着一顶小巧的银线帽子,她的肤色苍白得就如同她一直居住的雪宫的颜色。她是如此的苍白,在她驶过街道的时候,沿街的人们都惊讶地叹道:“她就像一朵白玫瑰!”于是大家纷纷从阳台上朝她抛下鲜花。

  在城堡的门口王子正等着迎接她的到来。他有一双梦幻般的紫色眼睛和一头金黄色的头发。一看见她来了,他就跪下一条腿,吻了她的手。

  “你的照片好漂亮,”他轻声地说,“不过你比照片更漂亮。”小公主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她先前像一朵白攻瑰,”一位年轻的侍卫对身边的人说,“可此刻却像一朵红玫瑰了。”整个宫里的人都快乐无比。

  这以后的三天中人人都说着:“白玫瑰,红玫瑰;红玫瑰,白玫瑰。”于是国王下令给那个侍卫的薪金增加一倍。不过他根本就没有拿薪水,因此这道加薪的命令对他没有任何作用,然而这被视为一种莫大的荣誉,并按惯例在宫廷报纸上登出。

  三天过后便举行了婚礼庆典。这是一次盛大的仪式,新郎和新娘在一幅绣着小珍珠的紫色鹅绒华盖下手牵着手走着。接着又举行了国宴,持续了五个小时。王子和公主坐在大厅的首座上,用一只纯清的水晶杯子饮酒。只有真诚的恋人才能用这只杯子喝酒,因为只要虚伪的嘴唇一挨上杯子,杯子就会变得灰暗无光。

  “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相亲相爱,”那个小侍卫说,“如同水晶一样纯洁!”为这句话国王再次下令给他加薪。“多么大的荣耀啊!”群臣们异口同声地喊道。

  宴会之后举办了舞会,新郎和新娘将要一块儿跳舞,国王答应为他们吹笛子。他吹得很不好,可没有人敢对他那么说,因为他是一国之君。说真的,他只会吹两种调子,并且从来也没有搞清楚他吹的是哪一种,不过也无关紧要,因为不管他吹的是什么,人们都会高喊狂叫:“棒极了!棒极了!”

  这次节目的最后一个项目是施放盛大的烟花,燃放的时间正好定在午夜。小公主一生也没有看过放烟花,因此国王下令皇家烟花手要亲自出席当天的婚礼以便施放烟花。

  “烟花像什么样子?”有一天早上,小公主在露天阳台上散步时这样问过王子。

  “它们就像北极光,”国王说,他一贯喜欢替别人回答问题,“只是更自然罢了。我本人更喜欢烟花而不是星星,因为你一直都明白它们何时会出现,它们就如同我吹笛子一样美妙。你一定要看看它们。”

  就这样在皇家花园的尽头搭起了一座大台子。等皇家烟花手把一切都准备完毕,烟花们便相互交谈起来。

  “世界真是太美丽了,”一个小爆竹大声喊道,“看看那些黄色的郁金香。啊!如果它们是真正的爆竹,它们会更逗人喜爱的。我很高兴我参加过旅游。旅游大大提高见识,并能除去一切个人的偏见。”

  “国王的花园不是世界,你这个傻爆竹,”一枚罗马烛光弹说,“世界是一个大得很的地方,你要花三天时间才能看遍全世界。”

  “任何地方只要你爱它,它就是你的世界,”一枚深思熟虑的转轮烟火激动地喊道。她早年曾恋上了一只旧的杉木箱子,并以这段伤心的经历而自豪。“不过爱情已不再时髦了,诗人们把它给扼杀了。他们对爱情抒发得太多,使人们不再相信那么回事。对此,我一点也不觉得吃惊。真正的爱情是痛苦的、是沉默的。我记得自己曾有过那么一回——可是现在已经结束了。浪漫只属于过去。”

  “胡说!”罗马烛光弹说,“浪漫永远不会消亡,它犹如月亮一样,永远活着。比如,新郎和新娘彼此爱得多么热烈。关于他们的故事我是今天早晨从一枚棕色纸做的爆竹那儿听来的,他碰巧跟我同在一个抽屉里面,并且知道最新的宫中消息。”

  可是只见转轮烟火摇摇头,喃喃地说,“浪漫已经消亡了,浪漫已经消亡了,已经消亡了。”她和其他许多人一样,相信假如你把同一件事情反复说上许多次,最后假的也会变成真的了。

  突然,传来一声尖尖的干咳声,他们都转头四下张望。

  这声音来自一个高大的,模样傲慢的火箭,它被绑在一根长木杆的顶端。它在发表言论之前,总要先咳上几声,好引起人们的注意。

  “啊咳!啊咳!”他咳嗽着。大家都认真地听着,只有可怜的转轮烟火仍旧摇着头,喃喃地说,“浪漫已经消亡了。”

  “肃静!肃静!”一只爆竹大声嚷道。他是个政客似的人物,在本地的选举中总能独占鳌头,因此他深知如何使用恰当的政治术语。

  “死光了,”转轮烟火低声耳语道,说完她就去睡觉了。

  等到周围完全安静下来时,火箭发出第三次咳嗽声,并开始了发言。他的语调既缓慢又清晰,好像是在背诵自己的记录本一样,对他的听众他从来不正眼去看。说实在的,他的风度是非常出众的。

  “国王的儿子真是幸运啊,”他说道,“他结婚的日子正好是我要升天燃放的时候。真是的,就算是事先安排好的,对他来说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但话又说回来,王子们总是交好运的。”

  “我的妈呀!”小爆竹说,“我的想法却正好相反,我想我们是为了王子的荣誉而升天燃放的。”

  “对于你来说可能是这样的,”他回答说,“事实上这一点是肯定无疑的。不过对我而言事情就不一祥了。我是一枚非常神奇的火箭,出身于一个了不起的家庭。我母亲是她那个时代最出名的转轮烟火,并以她优美的舞姿而著称。只要她一出场亮相,她要旋转十九次才会飞出去,每转上一次,她就会向空中抛撒七颗粉红的彩星。她的直径有三英尺半,是用最好的火药制成的。我的父亲像我一样也是火箭,他来自法兰西。他飞得可真高,人们都担心他不会下来了。尽管如此,他还是下来了,因为他性格善良。他化作一阵金色的雨,非常耀眼地落了下来。报纸用足吹棒的词句描述他的表演。的确,宫廷的报纸把他称为烟花艺术的一个伟大成就。”

  “烟花,烟花,你是指它吗,”一枚孟加拉烟火说,“我知道它是烟花,因为我看见我的匣子上写着呢。”

  “噢,我说的是火炮,”火箭语调严肃地回答说。孟加拉烟火感到自己受到极大的欺压,并立即去欺负那些小爆竹了,目的是为了表明自己依旧是个重要的角色。

  “我是说,”火箭继续说,“我是说——我说的是什么?”

  “你在说你自己,”罗马烛光弹回答说。

  “的确,我知道我正在讨论某个有趣的话题,却被人给粗暴地打断了。我讨厌各种粗鲁的举止和不良行为,因为我是个非常敏感的人。全世界没有哪个人比我更敏感了,对此我深信不疑。”

  “一个敏感的人是指什么?”爆竹对罗马烛光弹问道。

  “一个人因为自己脚上生鸡眼,便总想着踩别人的脚趾头,”罗马烛光弹低声耳语道。爆竹差一点没笑破肚皮。

  “请问你笑什么呀?”火箭开口问道,“我就一点没有笑。”

  “我笑是因为我高兴,”爆竹回答说。

  “这理由太自私了,”火箭脸带怒色地说,“你有什么权利高兴?你应该为别人想想。实际上,你应该为我想想。我总是想着我自己,我也希望别人都会这么做。这就是所谓的同情。这是个可爱的美德,我这方面的德性就很高。例如,假定今天夜里我出了什么事,那么对每一个人来说会是多么的不幸!王子和公主再也不会开心了,他们的婚后生活将会被毁掉;至于国王,他或许经不住这场打击。真的,我一想起自己所处的重要地位,我几乎感动得流下眼泪。”

  “如果你想给别人带来快乐,”罗马烛光弹说,“那么你最好先不要把自己弄得湿乎乎的。”

  “当然了,”孟加拉烟火说,他现在的精神好多了,“这是个简单的常识。”

  “常识,一点不假!”火箭愤愤不平地说,“可你忘了我是很不寻常的,而且非常了不起。啊,任何人如若没有想象力的话,也会具备常识的。然而我有想象力,因为我从没有把事物按照它们实际的情况去考虑,我总是把它们想象成另外一回事。至于要我本人不要流泪,很显然在场的各位没人能够欣赏多情的品性。所幸的是我本人并不介意。能够让我维持一生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想到自己要比别人优越得多,这也是我一贯培养的感觉。你们这些人都是没有情感的。你们只会傻笑或开玩笑,好像王子和公主不是刚刚结婚似的。”

  “啊,正是,”一枚小火球动情地叫道,“难道不行吗?这是一件多大的喜事呀,我只要一飞到天上去,我就会把这一切都讲给星星听。等我给它们讲起美丽的公主,你会看见星星们在眨眼睛。”

  “啊!多么渺小的人生观!”火箭说,“然而这正是我所预料的。你们胸无大志;你们既浅薄又无知。噢,或许王子和公主会到有条深深河流的乡村去住;或许他们只有一个儿子,那个小男孩他王子一样有一头金发和紫色眼晴;或许有一天小男孩会跟保姆一起出去散步;或许保姆会在一株古老的大树下睡觉;或许小男孩会掉进深深的流水中淹死了。多么可怕的灾难啊!可怜的人儿,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儿子!这真是太可怕了!我永远也忘不了。”

  “但是他们并没有失去他们的独子呀,”罗马烛光弹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幸发主在他们身上。”

  “我从没说过他们会发生不幸,”火箭回答说,“我只是说他们可能会。如果他们已经失去了独生子,那么再谈此事还有什么意思。我讨厌那些事后反悔的人。不过一想到他们可能会失去独子,我就会非常难过。”

  “你当然会的!”孟加拉烟火大声嚷道,“实际上,你是我所遇到的最感情用事的人。”

  “你是我所遇到的最粗俗的人,”火箭反驳说,“你是无法理解我对王子的友情的。”

  “噢,你甚至还不认识他呢,”罗马烛光弹怒吼道。

  “我从未说过我认识他,”火箭回答说,“我敢说,如果我认识他,我是不会成为他的朋友的。认识好多朋友,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说真的你最好还是不要流眼泪,”火球说,“这可是件要紧的事。”

  “我敢肯定,对你是非常要紧,”火箭回答说,“可我想哭就得哭。”说先他还真的哭了起来,后水像雨点一样从杆子上流下来,差一点淹死两只正在寻找一块干燥的好地方做窝的小甲虫。

  “他必定有真正的浪漫品质,”转轮烟花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可哭的,他却能哭得起来。”接着她长叹一日气,又想起了那个杉木箱子。

  不过罗马烛光弹和孟加拉烟火却是老大不乐意,他们不停地说着:“胡扯!胡扯!”那声音可真够大的。他们是非常讲实际的,只要是他们反对的东西,他们就会说是胡扯。

神奇的火箭[王尔德童话]

[ 1 2 ]
神奇的火箭[王尔德童话]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