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罗衣[亦舒短篇小说]
 
· 服务[亦舒短篇小说]
· 笔友[亦舒短篇小说]
· 梧桐雨
· 寻蝶
· 绿宝[亦舒短篇小说]
· 衣橱[亦舒短篇小说]
· 电波[亦舒短篇小说]
· 我是我[亦舒短篇小说]
· 第十名[亦舒短篇小说]
· 黑色故事[亦舒短篇小说]
· 未来女主人[亦舒短篇小说
· 一定要手快[亦舒短篇小说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罗衣[亦舒短篇小说]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密码》

  陈少媚在十岁左右就开始做这个梦。
  她梦见自己在一间华厦中踱步,大厦分开多层,一道宽大的鸏旋楼梯一直带上三楼,屋裹不止她一个人,起码有十来个同龄女孩子也似她般正四处游览。
  她每年都做这个梦,到十五岁之际,少媚已经对那间华厦非常熟悉,也可辨出许多细节,她知道大厦依照洛可可式样建造,屋顶那个小小圆形光井,叫做奥可路斯,而大厦里,共有三十多道门。
  梦境越来越清晰,终于有一天,她发觉自己在大厦三楼排队。
  少媚性格比较活泼,边排边问前后淘伴:“我们在这里干什么?”
  那些女孩都没有回答,低头不语,渐渐轮到少媚,她发觉她们三三两两轮流进入一间房间,进去的女孩,没有照原路出来,大概另有出路。
  十六岁那年,仍然做这个梦,不过她已站在门口,等候进门。
  因为年轻,少媚心中只有好奇,没有害怕,她看到门口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罗衣二字,少媚听过先敬罗衣后敬人这句话。
  她于是想:进房去干什么呢,是挑衣服穿吗?
  少媚与好同学杨素满说起梦境,素满调侃地:“做梦都想穿漂亮衣服嗳?”
  是的,少媚看看身上已穿得灰朴朴的白校服,觉得乏味的制服好比一个茧,有一日脱下它,她便好比虫蛹化为彩蝶,破茧而出。
  厌倦了,等不及到社会看美丽新世界,少媚简直渴望立刻进入那间标着罗衣的房间去。
  十七岁生日那晚,她做的梦,便是看见自己推开房门,走进去,与她一起进房的,还有另外一个小女生,年纪比少媚还小一点点。
  少媚自我介绍:“我姓陈。”
  那小女生有一张方面孔,笑笑答:“我姓倪。”
  只见宽大的房间里一排一排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色彩缤纷,少媚兴奋得欢呼起来,奔到衣架面前去,就在此际,她听到一把柔和的女声说道:“慢着。”
  谁?谁在讲话?
  室内灯光极之柔和舒服,但只有少媚与那姓倪的少女,她俩抬起头。
  声音温和地继续说:“听仔细了,你们有十分钟时间,每人只限挑一件衣服,换上后,立刻要走,请小心挑选,因为此衣不同其他,穿上极难脱下。”
  少媚忍不住问:“那是什么衣服?”
  没有人回答她。
  少媚知道不可浪费时间,便在”排一排衣架前挑选,衣服全部新簇簇,并且在领口处结着纸牌,有的写“律师”、“医生”、“消防员”,有的是“画家”、“教师”、“自雇生意”……
  少媚忽然领悟,“噫,这不是一个人的职业吗?”
  另外那个少女也转过头来,“你也猜到了。”
  少媚惊异,“一个人只得十分钟来挑他的终身职业?”
  “不,”那姓倪的少女说:“我相信你心中早已知道将来想干什么。”
  少媚点点头,“我要挑一份绚烂华丽的职业。”
  她看到挤逼的衣架上有一件闪闪生光紫色镶皱边的衣服,连忙抽出来,啊那衣服不知用什么料子织成,上下浑无缝子,颜色变幻无穷,质地轻柔无比,少媚低喊:“就是它了。”
  只是领口牌子上写:“戏服。”
  “你想做演员?”
  少媚醉心道:“是。”她连忙把戏服往身上套。
  说也奇怪,衣服合身之至,穿在身上熨贴无比,陈少媚乐得转了一个圈,她永远不会后悔穿上它。
  她问对方:“你呢,你挑到没有?”
  少女点点头,手上也拿着一件棕色不起眼的袍子。
  少媚好奇,“你要做什么?银行家?”
  “不。”那少女迟疑,把衣服递近。
  少媚看到牌子上标着“写作”,她大奇,“那是什么职业,那也算是一份工作吗?”
  少女颔首,“是,我喜欢写小说,我愿意成为一个说故事的人。”
  少媚意外,“呵,你想做作家。”
  少女湎腆地笑。
  “可是我听说那是一门十分清苦的行业,即使做得好,收入也不高,你可考虑清楚了?”
  少女颔首,“我都知道,我愿意承担风险。”她迅速穿上棕色袍子。
  少媚有点钦佩,“倪小姐,我祝你幸运。”
  “你也是,陈小姐。”
  这时候,女声又出现了:“时间已到,请从另一扇门离开房间。”
  两个少女紧紧握手,拉开出路门,梦就醒了。
  十八岁那年,陈少媚考进某电影公司主持的演员训练班,不到一年,才华显露,为诸导演争相聘用,转瞬间走红。
  每个行业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阴暗面,少媚付出昂贵代价,换取名利,极之劳累之际她会抚摸身上无形的戏服,并且嗟叹:“果真一日一穿上,再也无法除下。”
  有一次在片场,连接拍了三日四夜戏,少媚累得不能再累,又还捱导演大声斥责精神不集中,引致她放声痛哭,扯下戏服,大叫:“我不干了,我不干了。”
  第二天,又乖乖化妆打扮,向导演致歉,继续连戏。
  梦中那件斑斓的衣服渐渐变得沉重,噫,假使她挑的是医生袍或是警察制服,情况会不会两样,生涯会不会好过些?
  这些日子来,少媚一直留意有哪一名作家姓倪,假使她成了名,总会听说有这么一个人,少媚一直在等。
  也许那方脸的女孩写一辈子也不会成名,在该一刻,她可能正默默伏在哪张书桌上写写写。


  [完]

罗衣[亦舒短篇小说]

[ 1 ]
罗衣[亦舒短篇小说]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