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钦差大臣[古典戏剧故事]
 
· 玩偶之家[古典戏剧故事]
· 伪君子[古典戏剧故事]
· 吝啬鬼[古典戏剧故事]
· 茶花女[古典戏剧故事]
· 哈姆雷特[古典戏剧故事]
· 罗密欧与朱丽叶[古典戏剧
· 美狄亚[古典戏剧故事]
· 俄狄浦斯王[古典戏剧故事
· 外国古典戏剧的发展
· 续金瓶梅(一续)[作者:
· 金瓶梅(崇祯本)[作者:
· 梦溪笔谈[作者:宋·沈括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钦差大臣[古典戏剧故事]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古典戏剧 2005-11-23

 
〔俄国〕果戈理 原著 许蓉 改写




  在县长家豪华的客厅里,聚集了本县的首脑人物:县长、慈善医院院长、督学、法官、警察分局长、医官。一个似乎非常重要的会议正在这里举行。

  "刚刚得到一个可靠的但令人很不愉快的消息:一位钦差大臣将从彼得堡来做服察访,并且带着密令。"声音从县长干涩的嗓子里艰难的发出。"我请诸位来,是想通知你们,作好准备。"他顿了顿,目光在人群中逡巡,最后停在慈善医院院长阿尔捷米的脸上。"按惯例,上我们这儿来的官员一定先要视察您经营的那些慈善医院——所以您应该把一切整顿好:帽子洗干净,别叫病人穿得随随便便的,活像是一群打铁匠。""这不要紧,可以叫他们戴上干净的帽子。""顶好少收留病人,要不然,人家会怪你们管理不善或者大夫医道不高明。""我也要劝您。"县长又用手指向法官阿莫斯,"您要注意一下法庭方面的秩序。在贵衙门的候审室里,经常有许多当事人在那儿进进出出,可是看门的在那儿养了几只鹅,外带一群小鹅,尽在人脚底下乱窜。当然,搞点副业生产是值得奖励的。不过,您知道,在这种地方养鹅可不挺合适……这一点我早就想提醒您注意了,可是不知怎么的,老是忘了告诉您。""我今天就叫人把鹅都赶到厨房里去,您要是高兴的话,请过来便饭吧。"

  阿莫斯细长的嘶哑的声音里还带着哼哧哼哧的鼻音,像一只旧式时钟,先发出咝咝的声音,然后敲打起来。"此外,法庭上晾了许多各种各样的破烂,放文件的柜子上挂着一根打猎用的鞭子,这太不成话啦。我知道您爱打猎,可是顶好把鞭子暂时收起来,等钦差大臣走了再挂上也还不迟。还有您那位陪审官身上的气味,就像是刚从酿酒厂里出来一样。"县长看了一眼医官赫利斯季阳:"不过,只要我们的医官给他用上各种药品,包管药到病除。""不行,他那股气味没法治啦:他说小时候叫奶妈把他摔了一跤,从此以后,身上就老是带着烧酒的味道。"阿莫斯急切地替他的部下分辩。

  "我不过是提醒你们注意罢了。"安东县长摆摆手,又把目光停在督学鲁卡的面孔上:"您,要特别留心教员。他们当然是些有学问的人,在各种专门学校里受过教育,可是他们的举动非常古怪,自然跟他们学者的身份是分不开的。譬方说,有一个胖脸蛋的家伙,他一上讲台,不扮一下鬼脸总不肯罢休,然后一只手在领结下面捋胡子……还有那位历史教员,讲课讲到激动处,会从讲台上跑下来,抓起一把椅子,使劲往地上扔。这一切要是让钦差大臣或是别的什么人看到会以为这是做给他们着的,谁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

  "我已经劝过他们好几回了。没办法!老天爷保佑往后别再叫我在学界服务了,见谁都害怕。"鲁卡颓丧地摇摇头,叹了口气"可恶的微服察访!"县长暗暗地诅咒。我怕什么?我不害怕,就是有点……那些商人和市民让我有点担心。我总是从他们那儿拿这个、那个,从不付钱,他们早就怀恨在心,会不会趁此机会递张状子,把我告下来。想到这里,县长走到邮政局长伊凡身边,拉着他的手,把他引到一边:"为了咱们共同的利益,您能不能把每一封经过您邮政局的来往信件都给我拆开来看一下,看看里面有没有检举我的,要是没什么就把信重新封好,不过,甚至也可以不封口就这么发出去。"

  "出于好奇,我早就这么做了。那些信比读《莫斯科时报》有趣多了,读后令人通体舒畅,受益无比。前些时一个中尉给他朋友写了封信,写的好极了,我特地留了下来,您不想听听吗?"邮政局长眉飞色舞,完全沉浸在私读别人信件的享受之中。"那么费您的心了,伊凡:要是遇到有控诉或者检举我的信,您用不着考虑,干脆扣下来就是了。""一定照办。"

  客厅里充斥着乱哄哄的议论声,这些本县的显贵们都在暗自替自己的前程担忧,生怕自己的把柄会落在那位微服察访的大员手中。

  正在这时,陀布钦斯基和鲍布钦斯基两人气喘吁吁地跑进客厅,抢着告诉大家:在旅馆里,住着一个外表不难看的年轻人,穿一身便服。旅馆老板告诉他们这年轻人是一位官员,从彼得堡来的,叫赫列斯塔科夫,要上萨拉托夫省去,他的行动很奇怪:住在这儿有一个多星期,一步也不出大门,买什么东西都赊账,一个子儿也不付。

  "既然要到萨拉托夫省去,他干吗在这儿住着不动?一定是那位钦差大臣。"他们俩猜测说。"既不付钱,又不动身,对,一定是他。"人们都赞同他俩的看法。

  这突然的消息使县长惊惶得张大了嘴:在这一个多星期中,下士的老婆挨了打!克扣了囚犯的口粮!街上又脏又乱!老天爷,发发慈悲,拉我一把吧!但老于世故的县长很快就想出了对策,他对着仍在惊惶中的下属命令道:"在短时间内整顿市容!让个头高大、健壮的警察普戈维钦站在桥上以壮市容。拆掉旧围墙,放上草扎的界标,做出好像在计划市政建设的样子。因为拆毁的地方越多,就越能说明县长有办法。通知每个警务人员,若官员问满意不满意时,一律回答'一切都满意,大人',并把通往旅馆的街道迅速打扫干净。否则,有他的好看……"布置妥当,县长决定亲自去旅馆走一趟。

  正当他戴上帽子,跨上备好的马车时,他的太太安娜和女儿玛丽亚追了来,可此刻的他哪还有心思回答她们的问话呢?

钦差大臣[古典戏剧故事]

[ 1 2 3 4 ]
钦差大臣[古典戏剧故事]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