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作者:柳敏珠


简介:

 十六世纪中,孤女长今七岁时,父母因卷入宫廷阴谋而遭杀害。为完成母亲的心愿,长今因缘际会进入宫中,因天资聪明和刻苦努力而受到瞩目,但也在宫中人事的倾轧中遭到陷害,甚至还被流放到外岛,历尽艰辛。但长今不向命运低头,潜心学习医术,并融入宫廷膳食中,最后竟意外挽救皇上的性命,受到王室的信赖,成为韩国第一位女御医,受封为“大长今”。



 目录

第1章 梦
第2章 顺
第3章 好
第4章 罚
第5章 宫
第6章 缘
第7章 情
第8章 姮娥
第9章 阴谋
第10章 丧失
第11章 微笑
第12章 胜负
第13章 离别
第14章 重逢
第15章 无花果
第16章 处方笺
第17章 内医女
第18章 传染病
第19章 再阐明
第20章 主治医
第21章 大长今



第一章 梦

  脱弦之箭御风疾飞,气势逼人。惊心动魄的利箭插进靶心稍偏的位置,噌棱棱一阵激颤,便凝固不动了。

  射箭之人正是莽石,见此情景,他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不等收拾起失望的表情,他匆忙观察起了排列在右边的士兵们。所有的人都是满脸的尴尬和惊诧。


  与此同时,列队在左边的士兵爆发出高亢的欢呼声。一位年轻的军官神色紧张,站在莽石刚才的位置上拉满了弓。

  “喂,天寿!一定要射出水平来啊!”

  “千万不要忘了,今天晚上的酒肉就全靠你了。”

  天寿注视靶心,眼睛里充满了紧张,但他好象并不急躁。只见他沉着地咽了口唾沫,射出了早已迫不及待的利箭。箭去如虹,直奔靶心。刹那间,空旷的靶场陷入了更为空旷的沉默。为了确定中靶的位置,天寿眯起眼睛仔细观察。就在这时——

  “中了!”

  “胜利了!”

  左边的士兵高举双手,蜂拥而上。直到此时,天寿脸上的紧张方才渐渐褪却,迈步向靶子走去。

  “太棒了,天寿!托你的福,今天晚上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了。”

  “今天晚上一醉方休!”

  士兵们热烈地拍打着天寿的后背,天寿却拨开人群走向箭靶。近前一看,他发现插在靶子上的只有箭头,而箭杆却孤独地躺在地上。天寿不由得大吃一惊,但他很快也就镇定下来,暗想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等他伸手捡起落在地上的箭杆,身体却在突然之间变得僵硬了。整个右手血肉模糊。他满腹狐疑地端详着弓箭,却看见刚才还绷紧的弦无力地断了。

  天寿惊慌失措,转身去看自己的同伴们。他的脸立刻就变成了土灰色。同伴们正齐刷刷地举起箭来,瞄准天寿的胸膛。莽石也混杂在人群中,正狡猾地冲他眨着眼睛。

  瞄准天寿的军官们缓缓地缩短着与天寿之间的距离。天寿条件反射般地想要后退,无奈两条腿怎么也不听使唤。天寿僵住了,双腿动弹不得。他想拔腿躲避,而军官们已经紧贴到了他的眼前。“赶快停止这种可怕的玩笑!”他很想厉喝一声,不料连嘴也张不开了。

  他们不是开玩笑。为防万一,莽石拉满了弓。这时候,士兵们也都不约而同地射出了手中的箭。流矢如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天寿无可奈何,只有胡乱摆动着满是鲜血的双手。

  “啊,不要啊,不要!”

  天寿以为自己终于张开了嘴,却发现眼前豁然开朗。

  “难道我是在做梦?”

  晨曦穿过门缝,射进了房间。

  身体下面潮湿一片。天寿擦了把冷汗,低头去看自己的手心。没有血迹。

  “原来真是做梦。”

  虽说手上并没有丝毫血迹,然而梦中受伤的部位却火辣辣地疼。真是奇怪。

  站成两列的命令一下,原本聚拢在一块的军官们寻找着自己的位置四散开去。

  “明明知道会输,怎么还要比赛?”

  表面上是自言自语,听语气却分明是想让对方听见。天寿再三打量着磨蹭不动的莽石,尽管是个噩梦,然而莽石手握弓箭面带狰狞笑容的目光却浮现在他的眼前,栩栩如生。

  “喂,天寿,今天该轮到我们红军胜利了。”

  天寿埋头在纷乱如麻的思绪中,没有听见莽石说话。

  “喂,天寿,我跟你说话呢!”

  “嗯?”

  “你这人,怎么大清早就没精打采的?莫不是昨天晚上用力过猛?”

  “没有啊。”

  “那为什么听不见我说话?”

  “你说什么了?”

  “你看你看,把我说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我要你比赛的时候不要太卖力。每次输给蓝军,副将都是凶神恶煞,好像要把我们活活吃掉,吓死人了!”

  “比赛总要决出胜负,这有什么办法?谁都要靠实力取胜。”

  “行了,你这家伙!说话这么难听,哈哈哈。”

  莽石夸张地笑了,说完便回到了红军的队伍。

  “难道这次比赛我会碰上困难?”

  望着莽石的背影,天寿暗自思忖。为什么昨天夜里会做那么可怕的梦呢。这不过是内禁卫士兵之间的规模极小的赌博而已,与其说是射箭比赛,其实更接近于游戏。

  “喂,徐天寿!你怎么了,刚才就看见你魂不守舍?”

  从事官*(朝鲜时代的临时官职——译者注)的催促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天寿,他这才从紧紧橛住内心的噩梦中摆脱出来。

  内禁卫是君王身边担当护卫职责的部队,在朝鲜时代所有的军队中待遇最高。从世宗时代开始,内禁卫士兵全部来自五品以下义官*(朝鲜后期隶属于中枢院的官职——译者注)的子弟,几乎个个文武双全且容貌英俊。士兵们自感地位殊拔,言谈举止不免流露着自负。

  靶场上清风徐徐。莽石走出了右侧的红军队伍,老远就能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紧张神色。

  从事官举起令旗,莽石竭尽全力拉满了弓。箭矢应声飞出,落在了稍微偏离靶心的位置。红军士兵遗憾地连连叹息。

  天寿突然想起刚刚忘却的梦。为什么偏偏就是梦中的位置呢。天寿有些害怕了。他迈步上前,脚下是从未有过的沉重。


  蓝军呐喊助威的声音响彻耳畔,天寿才刚瞄准就把箭射了出去。浮现在天寿脑海中的念头无关胜负,他只希望这个瞬间快些过去。

  “中了!”

  “胜利了!”


  天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是而非地瞄准,漫不经心地放箭,竟然正好命中靶心,不偏不倚。他的眼睛首先去寻找插在靶子上的箭杆。从远处就可以看得很清楚,箭杆安然无恙,正插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天寿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天寿来到靶前,伸手正想拔箭,竟不料箭杆无力地掉在了地上。天寿缓缓抬起颤抖的双手,顿感眼前一片漆黑。手心里竟然满是鲜血!

  “哎呀,天寿,你的手怎么了?”

  “天啊,他的手上流血了!”

  蓝军士兵蜂涌过来,把天寿团团围住。他茫然若失地望着润湿了地面的血滴,感觉方才宛如一场大梦。

  “你们都干什么?还不赶紧止血?”

  身后传来的分明是莽石的声音。

  这时,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了靶场,看衣着穿戴好像是承政院的使令*(官厅、军营里当差的人——译者注)。男人走到从事官身旁耳语一番,然后两人就消失在大本营的遮篷之中了。

  “承政院使令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莽石一边举起天寿的胳膊忙着止血,一边望着大本营的方向喃喃自语。

  “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事……”

  天寿也在自言自语,心里纳闷承政院使令怎么来到了靶场。

  “说的是啊,看他行色匆匆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了。”

  不大一会儿,从事官推开遮篷走了出来。他神情悲壮地逐一打量着散乱的官兵。他眼珠迅速转动,最后落在天寿的脸上。

  “徐天寿!”

  蓦地,天寿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

  “还有李莽石!”

  “到?”

  “赶紧准备准备,跟我来。”

  来不及问清缘由,从事官已经催促他们上路了。

  “看来这件事非同小可啊?难道跟昨天夜里的恶梦有关?”

  嘴上这么说,莽石还是毫不犹豫地跟从事官走了。

  八月的某个正午,山路上幽暗而阴沉。路边盛开的白色狼尾花随风摇曳。内禁卫从事官骑马开道,紧随其后的是刑房承旨*(朝鲜时代的五品官职,负责礼仪、接待等事宜——译者注)李世佐、义禁府*(朝鲜时代的司法机关——译者注)都使、史官、军官和士兵。所有人都是面色阴郁。

  “令监(朝鲜时代对从二品和正三品官员的称呼——译者注)大人!”

  山路上只有马蹄声,从事官低沉的嗓音打破了长久的沉默。但是李世佐却眼望前方不做回答。

  “令监大人!”

  “她不是被流放,只是圈禁而已。”

  “……”

  “她只不过是在圈禁的时候出了趟门,难道这也是不可饶恕的死罪吗?”

  “……”

  “再说了,她为什么出门,不就是想远远地看一眼自己的儿子吗?”

  从事官拼命解释,李世佐始终闷闷不语,在他毫无表情的脸上,只有眼皮是活动的,偶尔合上然后再慢慢翻上去。

  “闷死我了,您倒是说句话呀,令监大人。”

  “这是圣旨,我有什么办法?”

  “她可是元子(王长子,在未被册封为世子之前称为元子——译者注)的亲生母亲啊。等到元子即位时……”

  “不必担心,不会有事的。”

  听到元子这两个字,李世佐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他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从事官。一阵棕耳鹎的鸣叫声传来,又凄凉地散去,带走了李世佐的话语。

  天寿和莽石的身影也夹杂在队伍中间。他们两个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红包袱走在前面,书吏、官员、内禁卫甲士跟在他们身后。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乌云。

  郁郁葱葱的树林深处传来了鸡鹞的叫声。此时此刻,天寿盼望自己能像鸡鹞一样放声痛哭。昨天夜里的噩梦,难道就是今天的预兆吗?

  “要不要来一杯?”

  莽石从怀中掏出一瓶酒来,对着天寿窃窃私语。莽石大概已经喝过酒了,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天寿用力摇了摇头。

  “喝一口吧!你这么清醒,怎么去面对那样的场面呢?”

  天寿不停地摇头。趁官员们不注意,莽石又咽下了一口酒。

  从事官还在前面殷切地劝说着李世佐。

  “在圈禁状态下出一次门就要赐死?这样的处罚未免也太严重了!”

  “哼,你这人!那你想怎么样?难道让我抗旨不成?”

  “我的意思是说,现在死也是死,将来死也是死。元子即位之日,就是令监大人和我被砍头之时,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她的确是个可怜的女人,可是我也没有办法。难道要我抗旨?”

  李世佐态度坚决。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从事官也只好缄口不语了。

  一行人走过山路,在一座桥前停了下来。这座桥与废后娘家的村庄相连。李世佐心事重重地过桥进村,脸上的表情无比凝重,甚至带着几分悲壮。

  “走!”

  李世佐命令一下,从事官立刻从袖子里掏出一件东西。一把小锥子。趁着周围的人不注意,他用锥子迅速刺向坐骑的臀部。马头猛然蹶起,从事官颓然栽落在地。

  “呃——啊!”

  从事官的惨叫声悲痛至极。天寿就站在他的身后,这时候赶紧放下手上的包袱跑上前去。莽石好不容易才控制住那匹疯了似的奔马。李世佐下马过来,忧心忡忡地问道。

  “你呀你,没事吧?”


  “呃!呃啊!”

  从事官双手紧握脚踝,没命地连连呻吟。

  “你给他看看!”

  李世佐命令道。天寿过来,刚刚碰到从事官的脚踝,他就拼命惨叫起来。

  “呃啊!天啊!我要死了!”

  “怎么样?”

  “好像是脚踝崴了。”

  “嗯。”

  “不……不好意思,令监大人,马突然……”

  从事官咬紧牙关努力解释,李世佐默默不语。这时,莽石突然插了一句。

  “嘿嘿,连马都疯了似的跑开,看来它也不愿去那儿。哈哈哈哈……”

  一路走来,莽石几乎喝光了整整一瓶酒,满嘴都是酒气,他无聊地大笑不止。李世佐皱紧了眉头。

  “你嘴里怎么有酒味?”

  李世佐冷若冰霜地说道。莽石立刻扑倒在地。

  “令……令监大人,小的该死。”

  “执行圣旨的人竟敢如此不忠?”

  “请您……请您处死小人吧。”

  “就算立即把你杀死也难消我心头之恨,不过现在我还没时间处置你,就算你命大吧。从事官怎么样了?可以走路吗?”

  “是的。”

  从事官回话倒是很痛快,却没有马上站起身来。等到好容易站起来了,却又尖叫一声倒了下去。

  “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

  “是,令监大人。就算是找个人搀着,我也一定要奉旨办差。”

  “好了好了,你这个样子还奉什么旨啊?”

  “哦,不,我能行!”

  “不行!来人哪!”

  李世佐冷如冰霜的目光转向了莽石。

  “在,令监大人!”

  “你的罪过我们秋后再算,先送从事官去医院。”

  “遵……遵命。”

  李世佐二话没说上马便走。莽石略做犹豫,也背起了从事官。天寿事不关己的样子,从头到尾都在旁边看热闹。

  “要晚了。立刻出发!”

  李世佐猛提缰绳一声断喝。天寿拿过莽石的东西一并抱在胸前,紧紧跟在队伍后面。莽石朝天寿吐了吐舌头。从事官的脸上流露出安然的神色。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