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新闻 >> 专访连战
 
· 小泉称将继续参拜靖国神认
· 哈里波特的“魔镜”照出中
· 圆明园整改工程基本完毕&
·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明日起
· 北京:为躲电子眼
· 小猫落井老猫绝食
· 市民建言:规划、管理是北
· 科学家预测未来可能有更多
· 新技术频出 投资趋理性 
· 德首次成功用平流层激光束
· 日本科学家发现可延长生命
· 田径亚锦赛:刘翔轻松夺冠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专访连战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专访连战 2005-9-5

 
央视国际 (2005年09月04日 19:00)


  解 说:这是台湾地区的国民党总部大楼,在这栋楼里的7层正在举行抗战胜利60周年和台湾光复的纪念展。这个名为“苦难的岁月,光荣的胜利”的纪念展从今年3月份就已经开始展出了。今年7月我们的摄制组也曾在这里向大家介绍过这个纪念展。


  连 战:你比如说到了这个橱窗里,你会特别地有感触。旁边就放了一个生锈的大刀片,还有一个小的匕首,而这块非常有味道的是一个歌词,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大刀进行曲》这样的一个歌词:“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连 战:据筹办这次展览的国民党内部的负责人,他跟我们介绍的时候也在说,其实在面对抗日的时候,国民党、共产党会联手进行抗日,因此在这个展览上也有所体现。你看在这个橱窗的面前,就有当时在重庆共产党办的报纸《新华日报》。那在今天的这个展览当中它也展出,感觉这也拥有内部的一些变化。


  解 说:据工作人员介绍,开展5个月以来,每逢节假日都会有来自台湾地区和大陆的游客前来参观。并且这里已经成为在台湾地区游客最喜欢参观的地方之一了。


  白岩松:今年正好是抗战胜利六十周年这样一个纪念年。因为前一段时间我去台湾的时候也看到,在国民党的总部,搞了整个抗战的纪念展览;包括您也办了很多的活动,包括座谈会啊等等。您为什么要举办这样多的活动来纪念这样的一个年份?


  连 战: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日子。“七·七抗战”可以说是一种自发的、全民的一种奋起,对日的一种抵抗,这是头一次。我相信在我们的历史上面,是全民的一个奋斗史。所以我认为,这对于台湾今天尤其具有历史的意义。今天,中国国民党虽然是一个在野党,我们的人力、物力,各方面的条件实在是有很大的一个局限;而今天,台湾的“执政当局”,又可以说是非常明显地有意来回避台湾地区跟中国这种历史的关联,历史的这种联结。所以在这样子一个的时刻,中国国民党有这样子历史的一个责任,要来凸显这个历史的事实。虽然规模不够大,但是我觉得,我的心意是尽了,而这个心意是应该必须要做的事情。

  1936年8月,连战出生于陕西西安。这张照片是他出生后不久与父亲的合影。当时即将病逝的祖父连衡看到国难当头,预料“中、日必将一战。”于是,给孙子起名为战,寄望这个三代单传的独孙将来能够保家卫国。在连战出生的第二年,就爆发了“卢沟桥事变”,对于在硝烟和炮火中长大的连战来说,在西安8年的童年生活始终充满着痛苦的记忆。


  连 战:抗战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就是在抗战中长大的,我的婆婆还是被那个炸弹炸死的。那个时候还小,看到那个飞机来炸,我们就赶快跑。“中国一定强,中国一定强”这首歌曲呢,学校还是持续地在教。


  进入8月,中国国民党还举行了抗战胜利60周年的座谈会,摄影展,书画展等一系列的纪念活动。同时,台湾民众也用着不同的方式来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和台湾光复这一特殊的日子。正巧在这个月,中国国民党名誉主席连战,也度过了他的69岁生日。


  白岩松:连主席,首先虽然过去了好几天了,但是要祝您生日快乐,健康长寿,心情愉快!


  连 战:谢谢你白先生。


  白岩松:因为中国人讲究是“过九不过十”,


  我特意看了新闻,就是今年其实是您69岁的生日但是是过七十大寿。这个生日过得很隆重吗连主席?


  连 战:还好了,就是家人、朋友大家聚在一起吃吃饭,寒喧寒喧。


  白岩松:这毕竟是您离开这个党主席的位置后第一次过生日,心情有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吗连主席?


  连 战:我觉得还好。因为我还有很多的事情都在继续地努力之中,生活的这个步伐并没有慢下来。


  白岩松:连主席,其实一提到您8月27号这个生日,中国经常会说,儿子过生日的时候,是应该想起母亲的这个日子。那么当看到您的履历的时候就能知道,您是台湾的台南人,但是为什么六十九年前,1936年的8月27号您出生在西安呢?


  连 战:这个故事讲来话长了。我们连家到我已经是第九代的台南人,但是因为甲午战争之后,台湾割让给日本,所以我的祖父——他是一个富有强烈民族主义的一个人——所以不甘愿在台湾当日本人的奴隶,所以先把我的父亲送回大陆,然后他自己也没有多久之后,也回到大陆去。当时他送我父亲回到大陆的时候,是跟当时的一个国民党的元老——叫张溥泉先生(通信),他在这封信里边跟他讲得很清楚,他说:“子胥在吴,寄子齐国。鲁连蹈海,义不帝秦。况以轩黄之华胄,而为他族之贱奴,椎心泣血,其何能?”就是说堂堂正正的炎黄的子孙而为日本人的奴隶这样子的一个情况,就是好像在流血一样,在锥心一样,怎么样子能够忍耐。所以把我祖父惟一的儿子,也就是我的父亲送到张溥泉先生的旁边


  追随他。那么后来因为要打仗,所以就从北京到了西安,我就是这样子的原因所以在西安出生。


  1936年8月,连战出生于陕西西安。这张照片是他出生后不久与父亲的合影。当时即将病逝的祖父连衡看到国难当头,预料“中、日必将一战。”于是,给孙子起名为战,寄望这个三代单传的独孙将来能够保家卫国。在连战出生的第二年,就爆发了“卢沟桥事变”,对于在硝烟和炮火中长大的连战来说,在西安8年的童年生活始终充满着痛苦的记忆。


  白岩松:您大陆行的时候,去西安的时候,是带着感情地回到了自己的学校,然后去拜见自己祖母的墓地,然后包括去看您生活过好几年的城市。是否经常回忆起来当初在战争状况下给您留下的很多记忆?


  连 战:在这座城市当中,这次我到西安去,跟我记忆中间的这个西安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因为小的时候那个西安,是一个战乱的西安,我大部分的时间除了在学校里念小学就是躲警报,就是钻在防空洞里边。那么整个的这个环境,跟现在那可以说是完全是两个世界。


  白岩松:您在童年的时候躲警报,当面临一个巨大战争的时候,是在大人的保护之下,其实您感觉没看到很多残酷的这种景象呢,还是当时也感受到了战争的这种残酷?


  连 战:我想当然那个时候还小,躲警报也都是跟着父母,跟着学校的老师等等,防空洞离得也很近,都在城墙的下边。就是因为日本人轰炸轰得太凶了,那个时候它已经占了洛阳,轰炸重庆。去的时候也经过西安,回来的时候也经过西安,用不完的炸弹都掉到西安,所以陕西可以说满目疮痍。大马路上面都是一个坑一个坑的,炸弹坑。那个炸弹片啊,没办法形容,大的炸弹片,小的炸弹片,那一碰到就完了。


  白岩松:在您的记忆当中目睹过死亡跟鲜血吗?


  连 战:直接去看到的并不多。但是我另外一个印象非常深刻的,那个时候我是小学生,成千上万的我们的中国的军人——那个时候因为物质的条件很差——背着枪一步一步地走向前线。我身为一个小学生,跟我的同学都在路的两旁边经常地要欢送他们。


  1944年,8岁的连战随父母从西安迁往重庆,重庆是当时国民党政府的所在地,日军的空袭比西安来得更加频繁。为了躲避轰炸,连战和母亲住在一所中学的宿舍里,不久连战被父母送往南山小学住校读书。每周母亲都会准备一小罐猪油,让连战带到学校,就着盐巴下饭。


  白岩松:如果没有记错的话,1945年胜利的那一天,您已经搬家到了重庆。对胜利那一天的记忆现在清晰吗?


  连 战:很清晰。因为那个时候我记得是在8月14号,透过广播就是听说日本人已经决定要投降了。反正那段时间先有这样的消息,然后那个日本的天皇也透过广播正式地宣布日本无条件地投降,所以大家都非常地高兴。我那个时候在南山小学,大概是四年级。


  同期: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讲话译文:战局的发展未必对日本有利;世界的一般情势更都和日本的利益相违。因此,我已命令我政府向中、美、英、苏四国政府致送照会说,我帝国接受他们联合宣言的条款……


  白岩松:当时是正常地上课呢,还是跟家人或者跟学校去上街,参与到了这个狂欢的人群当中?


  连 战:上课还是要上的。那个时候,整个的重庆为了这个胜利张灯结彩,那么还有一个9月3号的一个大游行,满街全部都是人,盟军也很多,各省各地的老百姓、军人等等,重庆从来没有那么热闹过。


  抗日战争胜利后,连战的父亲奉命接收台湾的治理工作,于是父亲连震东带着已经去世10年的祖父骨灰,由上海搭船返回台湾,一年后,10岁的连战也随母亲离开大陆。回到了台湾。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以清政府失败告终。


  白岩松:为什么后来当抗日战争结束很快之后,你们这个家庭就选择离开大陆回到台湾?后来大人有没有跟您讲起这个决定是为什么?


  连 战:因为台湾是我们的故乡嘛。抗战胜利之后,日本人已经无条件地投降了,那么当然我们要回到我们自己的家,回到我们自己的家园,重整我们的家园。这也是我的祖父、也是我的家人可以说是一贯的一个希望。当时不单是我们,有很多很多的人,台籍的人士,也都是那个时候就前前后后地都回来了。


  连战的祖父连横,是一位民族思想非常强烈的爱国史学家。1895年日本殖民者侵占台湾后,强迫所有的台湾人都改成日本国籍。1914年1月连横曾经主动向当时的国民政府申请恢复中国国籍。在连战的眼中,祖父连横不仅是一位爱国史学家,同时也是自己的思想寄托。前不久,中国国民党访问大陆的时候,连战送给各界的礼物都是祖父连横编著的《台湾通史》。


  白岩松:您的祖父当初其实在台湾的时候就开始编著《台湾通史》,当时您祖父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连 战:最主要的就是希望民族的这种文化能够永续而发展。因为当时日本占领台湾之后,台湾成为日本的殖民地,那么日本在台湾推动的殖民的工作里面,很重要的一环就是所谓“皇民化”。简单地来讲,就是要把台湾的人变成天皇的子民。这里面包括推动所谓“国语的运动”,就是讲日本话;“改名的运动”,好好的中国人,名字变成日本化,日本的名字。透过文化——尤其是教育——让下一代的人逐渐地忘记中国的传统文化,凡此种种。所以要灭人家国家的人,第一首先要灭人家的历史,我们的祖父大概也是根据这样子的一个出发点。所以以他个人的力量,在那个非常困难的环境里面,收集各种样子的文献,走遍了所有应该走的地方,那么完成了他的巨著《台湾通史》。


  1895年4月17日,中日甲午战争以清政府失败告终,李鸿章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割地赔款的《马关条约》,其中的第二项就是,中国割让台湾全岛及所有附属岛屿以及澎湖列岛、辽东半岛给日本。消息传出全国哗然,台湾人民更是悲愤交加,在马关条约签订的第二天,台北人民“鸣锣罢市”抗议清政府卖国行径。台湾岛上的抗日力量广发抗日文告和檄文,鼓励民众抗战到底。当时,连战的祖父连横只有18岁,面对国破家难,连横感到唯有修史,才能证明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于是连横用了13年的时间来搜集资料,然后又经过10年的呕心沥血,终于在1918年完成了《台湾通史》的编撰工作。


  白岩松:陆续最近也慢慢地大家知道,在您大陆行的时候,胡锦涛总书记在很亲近地请您吃晚饭的时候,在临别的时候送了您一个很特别的礼物,也跟您祖父有关。您是否可以把这个礼物背后的故事给我们的观众介绍一下?


  连 战:我非常地感谢胡锦涛总书记。他非常地周到,能够给我这样子一个富有历史性的一个礼品。这个礼品就是在一个木头的箱子里面,他叫我打开,我打开以后,我看到的就是我祖父在民国大概是二年、三年的时候,申请恢复中国国籍的所有的文件。这个不容易的地方是,多少年了,差不多要一百年了,这些文件还那么样子地保存得那么好,胡先生还这么样子地用心,大陆的朋友还这么样子地用心,能够把它找出来。我是没有话来形容我内心的这种感谢跟感动。


  1914年2月,连战的祖父连横,在台湾被日本殖民者侵占了19年后,终于恢复了中国国籍。不仅如此,连战的父亲连震东也在抗战前夕,恢复了中国国籍。


  连 战:那个时候中日已经要抗战了,已经要八年抗战了,马上可能就要打了,所以他也毅然决然地向国民政府申请来恢复中国的国籍,还在陕西的日报上登了这个广告。那个时候我们记得张溥泉先生,还有一个国民政府文官的文官长焦易堂先生两个人给他作证,给他证明,恢复了他的国籍。所以我家里面,过去在日本统治的时代,我们没有日本人。我们都是中国人。


  日本侵占台湾之后,台湾人民以“誓不臣倭”的信心,用自己的力量武装反抗日本占领台湾。从1895年到1945年的50年中,台湾同胞一直没有停止过斗争。


  连 战:台湾被割让以后,台湾的人民就开始了抗日的运动。所以不只是八年而已,是五十年都有。当然在,这五十年中间,那种血腥的统治、那种民族的歧视、那种经济的剥削、那种政治的不公平等等,那是多得不得了,所以从台湾割让以来,大型规模的抗日的活动起码也有二十几次,至于那些小的冲突,那我就没有办法来加以估计了。所以我想,这个民族的大义是永远存在的。有一位叶荣钟先生,追随林献堂先生的一位叶先生,他的回忆录里面写得就非常地清楚:在日据时代,因为日本殖民的高压,所以在台湾,这种民族的意识不但没有降低,而是逐渐地高涨。


  白岩松:提到台湾光复呢,大家自然想到是因为抗战胜利了。但是您说过一句话:台湾的光复跟“七·七事变”是紧密连在一起的。我们该怎么样理解您说的这句话?


  连 战:在1943年,我们参加了开罗会议。在开罗会议上面,盟国正式地决定,战争结束之后,日本要把以前从中国所夺取的——或者说是窃取的——这些土地,包括东北四省、台湾、澎湖列岛等等,都要还给——那个时候是明讲的——还给中华民国。这是一个历史。当然今天有一些无奈,有一些遗憾,因为有一些人,他把这个光复当为终战,用日本人的话讲的这是“终战”,只不过是战争终止而已。这个对我们来讲这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也是一个很无奈的事情。因为他这个意识的形态蒙蔽了他对于历史的了解。但是,我必须在这里把我们整体的、正确的历史的发展——尤其是在民族历史上一个非常重大的、辉煌的一个成就——我必须在这里再做一个强调。


  白岩松:这也是您作为国民党名誉主席,要隆重地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


  连 战:当然,这个“七·七抗战”还有其它的问题,还有其它的意义。我说这是第一次中国人民——大家的团结和奋起,在中国的战场上面牵制了日本的皇军至少有两百万人,大家可以想像得到,假如不是中国战区进行这种抗战,这两百万的日本兵到处地侵略、到处地烧杀抢掠,将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世界。这是战略上的我们的贡献。


  第三我要讲的,因为我们参战,我们整个国家的地位大幅度地提升。那个时候可以说,百年以来不平等的条约一一地废除。所以,“七·七抗战”当然绝对不只是把台湾光复了而已。在整个的世界上来看,宏观地来加以观察,还有很多其它重要的意义。


  白岩松:连主席,这些年,世界的各个国家慢慢也开始注意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中国战区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所做出的贡献,它不是一个局部国家内的抗战,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一种关注,您怎么去认定的?


  连 战:八年的抗战,我觉得我们牺牲得很大。粗估来讲,三百万的军人跟将士牺牲了生命,三千万以上的人老百姓牺牲了生命。真正所谓“白骨成山,流血成河”,这是我们所经过的一个历史。但是我必须要讲,那是全民的奋斗,中国国民党参与了正面的、正规军的作战,中国共产党同样地也参与了比如说平型关、百团大战,这些都是历史的过程。我们今天后人回顾过去,要以一个正面的态度来回忆这些历史。所以我最近也感到蛮高兴的,因为我看到在四川大邑县,也有老百姓来成立“建川博物馆群”,那么也设立了国民党抗日军馆。三千多万的军民牺牲了生命,不是为哪一个党,是为中华民族牺牲了他的生命。是为了这个民族的生存、发展、尊严和子孙千年万年的未来所做的牺牲,所以我们要把这个事情看得宏观,要看得远大,其实在那个时候,因为面临的是民族的危亡,因此国共两党也联起手来。


  白岩松:刚才您又特别强调是全民的抗战,那么回过头来看,当初大家都觉得中国已经这么贫穷,这么落后,怎么可能打赢?当时日本是世界第七大工业国家,但是最后坚持了八年,我们赢了,你觉得通过这八年,看到了这个民族的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是它胜利的重要的因素?


  连 战:在这整个的过程里面我可以看到,这个民族是有它的韧性的,是艰忍卓绝、是坚韧不拔、是刻苦耐劳,我们的志气实在是可嘉的。在这个过程里面,那种牺牲、那种颠波流离,没有办法再形容了。今天,要把这段历史要永远地把它记忆下来,不但是承先,还要启后,要让后人知道,在这个年代里面,这一群人,曾经做过这些事情,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一个历史的进程。


  从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已坚持42年之久的抗日战争的台湾同胞,从两条战线上参加了抗日战争,一条战线是在台湾地区坚持与日军进行斗争,另一条战线是奔赴大陆直接参加抗战。抗战时期在大陆还活跃着这样一支部队,他叫台湾义勇队。台湾义勇队成立后,在医疗,生产,宣传的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并且主动进攻打击日军。据统计,在8年的抗战期间,直接地参与祖国大陆抗战的台湾同胞有5万多人。1945年9月2日,在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军战列舰密苏里号上,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和政府在投降书上向中,英,美,苏同盟国无条件投降。同年10月25日,日本殖民者从台湾地区撤离,至此,在中日甲午战争的60年后,台湾光复。


  白岩松:连主席,我曾经看到过在台湾做的一个关于抗战的片子,片名叫《一寸山河一寸血》,看完这七个字我就已经有一种热泪盈眶、热血沸腾的感觉。您觉得经历过这样一段岁月的民族,面对未来,应该收获什么?


  连 战:我们回忆过去、展望未来,我觉得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永远不要再被人家所欺负。所以富强、康乐是我们应该追取的一个目标。但是,如何能够来追取一个富强跟康乐的未来?我在北京大学也一再地强调,我们要为这个民族来立生命,为万世来求太平,一定要大家在和平相处、合作、双赢的这种局面之下。那么共同地来促进和平,共同地来谋求发展,共同地来享受今后的繁荣。我相信这是我们民族的一个宏观的一个期盼。


  白岩松:连主席,最后两个问题,一个是台湾在六十年前因为抗战胜利的光复,对于这个历史来说,对于这个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连 战:对于民族来讲,我觉得,台湾人民的民族意识是非常强烈的。吴浊流先生写了一本书叫做《无花果》,他形容:在光复的时候,台湾六百万人民,那种欢心雀跃的那种心情,认为国家今天以后,大家能够真正地来建立一个比日本统治时候还好的一个台湾。未来是一片彩色的。所以我想,这些都是人的本性。那么怎么样子能够让我们今天在这个大的环境里面,能够大家彼此用这种千载难逢的这种机会,来各自地、全力地冲刺,那么这个整个中华民族啊,那种要脱胎换骨,那种可以说是享受一个安和乐立的一个生活的一个期盼,已经不是所谓一个梦想而已,是真正可以达到的一个时候,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所以在这个时候,让我们这一代人用我们的智慧好好地来团结,来合作,来掌握这个机会。这是我的一点期盼。


  白岩松:连主席,最后,记得您在抗战胜利六十周年座谈会上,你讲过这样的三句话:面对历史可以宽恕,但不能忘记,更不能篡改。那我们今天是否可以拿您对这三句话的解释,来当作今天我们节目的结束。


  连 战:非常地好。我非常地感谢。假如是能够用这样的话,大家来勉励,我们对于我们过去的敌人可以宽恕,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够忘记。那么当然最重要的就是说,我们对于过去的历史,我们要给它一个正面的一个认识,我相信唯有正确地面对过去的历史,才能够有一个正确的面对未来的一个态度。

专访连战

[ 1 ]
专访连战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