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我们要好好地活着
 
· 我的爸爸
· 八块五毛钱
· 荒园里的仙人掌
· 生活中的12个经典领悟
· 好好生活,就像这世界是天
· 用善良做底色
· 流行家的名词武装
· 你必须与众不同
· 什么是大学精神
· 没有人是不可替代的
· 甜美,那来自东京的爱情追
· 拯救与复活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我们要好好地活着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我们要好好地活着 2006-9-28

 
0

我二十岁那年,在区里给区长老石开车。老石是个工作认真的人,一丝不苟,实事求是。他很少在机关大院里坐着,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在来来回回的路上。老石每天早上五点半准时起床,不分春夏秋冬,无论风霜雨雪。一碗粥,一个馍,一蝶花生米,边吃边做好一天的计划,六点钟准时离家出门。

连着下了几天的大雨,省里决定要牺牲我们区的一部分庄稼泄洪。南排河和北排河中间有三公里地宽,洪水就在南排河大堤和北排河大堤里浩浩荡荡。老石忙的时候,我也得跟着忙。要发动群众守卫大堤,决不能让大堤塌了。大堤一塌,堤外的村子就全淹了。指挥部设在镇上的一所小学校舍里,老石亲自指挥。三天三夜,老石就往返在指挥部和大堤之间,没有合眼。我在后面跟着他,一刻也不曾离开。我要保护他的安全,这是我的责任啊。大堤总算没出什么事,水位开始回落了。老石把这里的事和镇长交待了一下,准备回区里作个报告。

老石坐上车子,我一加油门,车就窜出去了,朝后,把小学的一堵土墙给撞倒了。

我看到老石的眼镜朝后飞,隐约听到了一声叫,不是老石的,也不是我的,下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指挥部的人全都跑出来。镇长派了两个人,把我和区长背去卫生院,其余的人全部去扒倒下去的那堵土墙。村里一个叫柱子的孩子被砸在墙下,扒出来的时候孩子已经不行了。

柱子他爹被人从大堤上叫下来,他掀起盖在柱子身上的布,看到孩子一头一脸的血。

“柱子!柱子!你这是怎么了,这是?”

“柱子——”

柱子他妈来的时候,镇长派人拦着,没让见,孩子血肉模糊的样儿,不能让他妈看见。

三天之后,我到坟上看那个一面也没见过的孩子。老石找人开车去的,带着我。

柱子他爹直瞪瞪地看着我头上的绷带。

“是你?”

“是我。”

“我就一个儿子,我就一个儿子,你知道我就一个儿子,你开什么破车?”

我任他提了我的领子,对我吼。

柱子他妈跑过去就砸车,玻璃碎了。

老石带来的那个人拦着,不让砸。

“让她砸!谁也别拦着!!”我红着眼珠子喊。

乒乒乓乓地响,砸累了,她就坐在地上哭。

我开不了车了,区长给我找了点事儿,在自行车厂上班。

过了些日子,我一个人带了所有的钱去了柱子家。柱子爹不理我,柱子妈也不理我。我把钱放在地上,转身就走。

“谁要你的钱,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你还我的儿子。”柱子妈一边哭一边说。

我宁愿死的那个是我,可是柱子真的死了,永远也没办法活过来了。

柱子爹把钱扔到门外,把我也赶出了他家的门。

三年了,我在那个厂子里默默地做事,默默地生活。我还是会想起柱子,那个没见过一面的可怜的孩子。

开始大炼钢铁了,厂里也乌烟瘴气的。

有一天老石来看我,非要带我去相亲不可。女方是老石的一个亲戚,那家托老石给女儿找个婆家,老石一下子就想到我了。

老石带我到那家去了,我看到了那个女孩子,挺招人喜欢的。人家非要留下我和老石吃饭不可,我以厂里有事为由回绝了。回来的路上,老石问我怎么样,我说听人家的吧,老石说人家看你也行,那你们俩就见见面,这事就这么着吧。

“你在厂里是做什么的?”她见面的时候实在没有别的话可说。

“也就是大炼钢铁呗!”我说话比平时快多了。

“你们炼那么多钢铁有什么用?”

这可问对了地方,我们厂长一天三遍地教导我们。

“我们炼钢铁可以用来做大炮。一炮打到蒋介石的床上,一炮打到蒋介石的饭桌子上,一炮打到蒋介石的茅坑里。”

“后来呢?”

“后来就解放台湾了。”

“怎么解放的啊?”

“蒋介石睡不好觉,吃不好饭,还拉不了屎,那还不解放?”

她弯了腰地笑。

“别笑,这是我们厂长说的。”

她的腰都弯到地上去了。

结婚也没费多大的事,就是想请酒席,也没有那么多的东西。我骑了自行车到他们家,跟她爹妈说:“爹,娘,我把秀儿接走了,我会好好儿待她一辈子的。”她妈就眼圈发红,忍着没有哭出来,还笑了笑。然后我就带着秀儿转悠了多半天,晚上,我们就睡在一块了。

我和秀儿相处得很好,从来就没有红过脸。用现在的话说,应当是幸福吧。一年后,秀儿快要生小孩了。我早早儿把秀儿的爹妈接过来,把秀儿送进了医院。

医院里的大夫都很年轻,十八九岁。爹妈不放心他们,反复地问大夫,秀儿没什么问题吧。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被问得烦了,就不理我们了。医院的老大夫们全在牛棚里改造呢,说是要打倒什么权威来着呢。爹娘不放心,让我找个老大夫来,就算是在旁边站着,心里也心。

我找了几个工友,把原来一个妇产科的老大夫从红卫兵手里骗出来,我和红卫兵说:“这个老家伙早就说我媳妇不会生孩子,我今天一定要让他看看工人阶级是怎么后继有人的,这样才能更好地教育阶级敌人。”红卫兵们就同意了,但条件是事后必须得把他送回去。这个老大夫姓王,人们从前管他叫王教授,我和他说了秀儿的事,他答应帮我们。他人本来就瘦,又有三天没吃东西了,没人架着路都走不了。我从路边多买了几个馒头,我想爹娘他们也饿了。到了医院,秀儿还没生呢,我就陪着秀儿。

秀儿肚子疼得厉害,要生了,被推进了产房。再看王教授,他躺在椅子上动不了了。爹娘看他馒头吃得急,就把馒头全省给他吃了,他一口气吃了六个大馒头,就剩下在椅子上哼哼的份了。爹妈还有我,三个人急得在产房外面溜圈。

孩子生下来了,母子平安。

我这才想起王教授,再过去看,连哼哼也停止了。刚才有几个年轻的小大夫居然会一时忘了阶级差别,过来还给他喂了两碗水。唉!怎么能喝水呢?

产房里乱了,里面有人喊,“不好了,不好了!产后大出血。”

我冲到产房里,秀儿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脸色白得吓人,血从床上流到地上,在地上蔓延。

“秀儿,秀儿!别怕,我在这里。”

我把她的头揽在怀里,秀儿大口大口地出气,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她盯着我看,眼里全是不忍。

“求你们了,救救我的秀儿!求求你们了。”

我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我怕我一松手就再也抱不住她了。秀儿的眼神开始涣散,血还在蔓延。

那些年轻的大夫们早就慌成了一团,他们根本就没什么经验,一点也没有。王教授有,可他就直挺挺地躺在外面,早就无能为力了。

孩子留住了,秀儿走了,我知道她舍不得我还有儿子。

我把孩子交给秀儿她爹妈带着,就让他和老人做个伴吧。

我最后一次去了柱子家。站在门外没进去,我把柱子爹叫出来。

“我这一辈子从来不欠人家的,就是柱子这事儿让我一直放不下。我要走了,以后再也不能来这了,这点钱你们就收下吧,这是我最后的一点心意了,要不我就是走了也不安心啊。”

柱子爹也没了当初的敌意。

“唉!事儿也过了这么多年了,也不都怨你。这事儿啊,它总得有个过去的时候,我们也不怪你了。”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可以无牵无挂地走了。

“这钱就算我们收下了,你先替我们放着。”柱子妈也从屋里出来了,“外面冷,你们上屋来吧。”

“不了,我得走了。”我把钱放下转身就走。

柱子爹追出来好远,死活又把钱塞回我的口袋儿里。

“你还欠着我们家一条命呢,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柱子妈在远处朝着我喊。

是啊,我就这么走了吗?从此离开这个世界,去找我的秀儿了吗?眼泪从我的眼里流出来,还有儿子呢,秀的眼里全是不忍啊。

柱子妈说的对啊,我还是好好地活着吧,我还欠他们家一条命呢!

后来,老石被划成走资派,我这个当年司机兼秘书也被挖了出来。斗就斗吧,我还是要好好地活着。

再后来,老石平反了,尽管这时老石早已经经不起折腾走了。我还活着,好好儿的。我也平反了,不再是走资派的走狗。

再再后来。我和儿子说:“尽管我们很穷,可我们还有一只鸡。”

“我们的鸡在哪呢?”儿子问我。

“在心里啊。”我说,“我们的鸡养下去就成了鹅,鹅再养下去就成了羊,羊再养下去就成了牛。”

“牛再养下去呢?”

是啊,再以后呢?

我们好好地活着吧……

我们要好好地活着

[ 1 ]
我们要好好地活着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