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北方网通线路南方电信线路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也许爱情[作者:冉渔]

请输入您关键字:


也许爱情[作者:冉渔]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一)熟悉的陌生人
  2003年的九月,我一脚踏进了北方那所学校的大门。从南方到北方,气候和心情突变。沸腾,然后安静。
  小令,JOLLY和李漾送我上车,我背着书包,右手提一大袋果冻,左手拎的是牛肉干,李漾说果冻可以减肥,尤其实用于十七八岁的女生。
  呵呵,在别人眼里我正值年轻,也许还有一大段青春可以挥霍。
  小令轻轻地拥抱我,下巴抵住我的头发,身上散发出一股青草的味道。这个纯净的男孩,像个弟弟。
  但我却一直不敢在黑暗中回忆他的眼睛,像火一样,激越地燃烧。
  
  J城的十月,正是秋天与冬天交替的季节。空气中带着微微的寒意,凉气偷偷地钻进我的羊毛背心里,温柔而调皮。从自习室到宿舍大约有十五分钟的路程,缓缓地走在长满梧桐的路上,看那些从我身边飞快驰过的年轻的孩子,背着大大的黑色的书包,朝气的,生活的。晚上的天空有些微微的红色,就像是新嫁女子脸上娇羞的一抹红妆,夜的气息扑面而来。
  第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接到小令的电话。
  小越,我在成都看夜空,星星好亮。
  同学,你好恶心啊!我在这边逍遥自在,哈哈,你怎么样?我和他打着哈哈,不敢轻易泄露感情。
  我今天吃火锅了,又想起我们在家吃火锅吃到眼泪流出来的样子,辣椒好辣。
  小令,以后少打电话,很花钱哦。
  我想你……
  我不敢说话,然后电话里一阵静默,死一般的沉寂。
  我慢慢地挂断电话。
  
  印象中,小令好像是我生命中除了爸爸、哥哥以外的第一个男生。
  我们同学十四年。
  
  第一次上自习的时候,没有带水杯,看见邻座的男生抱着一个大大的snoopy的水壶,里面装满了白开水,突然好羡慕,也好喜欢那个大大的水壶,像个孩子一样顽皮。一下自习,就去超市买了一个,装满水,心里马上就满足了,很简单的欲望。
  家里的书桌最显眼的地方放着一个大大的snoopy,是林耀送的十七岁的生日礼物。他说以后每年送我一个,直到凑齐。
  大学的第一天,我收到林耀的信。还是用我喜欢的称呼阿R,我第一次走在清华的林阴道上的时候,心里想我终于站在这个学校里了,我下一站的目标是什么呢?
  我看着淡蓝色的信纸,微笑。
  林耀是我的前桌。从高一开始我们习惯了用纸条交流。在一节无聊至极的政治课上,我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的后脑勺,幻想一座深不可测的原始森林。他突然扔过来一张叠得很小的纸条,同学,聊天乎?
  同学,聊天啊。
  阿R是只有我和他知道的名字。
  一日与林耀发短信:你很聪明,我也很聪明,两个聪明的人势均力敌,所以我们可以交流。最重要的是我们单纯的关系,这是前提。
  他发过来的是会心的微笑。
  的确,在某方面我们都是聪明人。
    
  J大的晚自习可谓一大奇观,三个六层的综合楼,间间教室座无虚席,每个人都在埋头苦干,脸上缺少的是表情。每次七点一到,我总是踮着脚尖从一楼走到六楼,然后再从六楼走到一楼,然后再悄悄地走回宿舍,关上门,心里有一点黯然。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买一盒雀巢的香草冰淇淋,舀大大的一勺,让冰凉的感觉沁入心扉,让心狠狠地缩成一团,然后安全。
  国庆的时候和女友一起去附近的公园,同行的是两个同样是大一的男生,老乡。不过现在好像已经远远的告别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年代,大家轻松地开玩笑,单纯的眼神,清澈的笑。
  然后就认识了一个学理科的男生。在我的观念里,男生天生是学理科的料,不像我,不能从那翻覆的公式中找到丝毫。
  那个叫宋典的男生会在清晨起床的时候发一条短信祝好心情。有时也会和他调侃,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只是不见面。
  一个晚上睡在床上,回想起某天与宋典关于文理科男生的差别的一段对话。
  文科男生诗情画意,却稍嫌迂腐,他分明是有意贬低。
  可是文科男生细腻,不像你们理科生,大大咧咧,满不在乎。
  男生不就要阳光与活力吗?
  ……
  宋典坦白,果断,喜欢足球,游戏,偶尔油嘴滑舌,典型的理科生。

  周四的下午有三节会计学,正学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宋典发来短信:“晚上看电影?”我暗笑,今天晚上有我心仪已久的四部动画片,我准备不吃饭去看,想不到居然有人和我一样的爱好。
  我回短信:“好。”
  下课的时候下着小雨,没带伞,冒雨从教室冲到影院,宋典站着,像个孩子一样地笑,他递给我一瓶百事。
  看电影的时候,都不说话,只是捂着嘴笑。

   (二)冰淇淋的眼泪
  十一月七号是我的生日,林耀早早地给我寄来了snoopy,抱着它,我好像看见林耀挤眉弄眼地笑。他说阿R,生日的时候一定要笑哦!就像这个snoopy一样,祝贺你终于修炼成人了。
  呵呵,我变成妖精了?修炼幻化成人形要多少年的道行啊,我才用了短短十八年的时间,要想做到事事洞明还早呢!
  阿R啊,不要什么事都太要强,你拒绝的次数太多了。
  你是说小令啊,我只是不想违背我的心意。

  七号的晚上,我收到一个大大的包裹,打开来,我看见一盒放得整整齐齐的拼图,天蝎座的图样。我愣了,想要一盒拼图不过是我在家的时候随口说出的愿望,小令却一直记着,然后给我惊喜。
  不,只有惊没有喜,我害怕自己会欠他越来越多,直至无力偿还。
  决定今晚去上通宵。这是我第一次通宵,李漾在网上等。下了一天的雨,路道上全是水,鞋全湿透,走在风中我瑟瑟发抖。因为害怕,拉宋典一起,他说他今晚可以继续奋战传奇。我笑。
  凌晨五点的时候,我好想念我那张小床。
  宋典看见我和李漾的聊天。
  他是你男朋友?
  不是啊,怎么可能?
  不是男朋友,他叫你上通宵你就来啊?
  呵呵,你好像小孩啊。

  我对陈果说,用一个最好的词来形容我和小令除了青梅竹马再没有其他了,可是,我们仅仅是朋友。而林耀,我宁愿把他当一个永远也不见面的知己,他能读懂我很多奇奇怪怪的思想。
  至于宋典,我喜欢他。
  虽然艰难,我终究说出了口。
  陈果望着我,眼中有些了解,同情,和无可奈何。
  我耳边还清清楚楚地回响着陈果的声音。
  小越,你知道吗?宋典早就有女朋友了,在北京,他们在一起700多天了。

  天气一下子冷了起来,我穿上了毛衣,黑色的温暖的毛绒,我把脸贴在上面,深深地陷在里面,像只鸵鸟。
  打电话给宋典,约他去吃火锅。他在电话那头快乐地应答:“好啊好啊。”真是没心机的小孩。
  再见他的时候,他的手上拿两只甜筒。火锅要合着冰淇淋才好吃呢。
  可惜我胃不好,没你那么神勇。
  于是,吃火锅的时候,我一只手抓着甜筒,一只手拿筷子,哭笑不得。
  当一大盘切得极薄的牛肉片倒下锅之后,我直直地看宋典的眼睛,宋典,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吗?
  宋典拿勺在锅里搅的手停了下来,沉默在空气中蔓延,我突然觉得很失败,这算什么?
  我低下头,继续吃涮牛肉。
  手中的冰淇淋在一点一点地化掉,顺手滑落,滴在桌子上,甜腻的样子。
  可是我的眼眶里挤不出一滴泪。

   (三)今昔何夕
  小时候的我是个幸福的孩子。当然我现在也很幸福,可是人一旦长大,便会背负许多沉重,幸福的概念或许由此改变。
  记得第一次去舅舅家是五岁的时候。火车轰隆隆的把我带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拥挤的人群,明晃晃的灯光,我看见一个比我高一个脑袋的小男孩冲我微笑,叫我的名字,越越。妈妈说他是哥哥,我怯生生地把手伸给他,哥哥,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奇怪的是长大以后再也没有人这样轻轻地叫我“越越”,他们只是笑着叫我“小越”,若干年后的某个有月光的夜晚,我忽然想起那个午后哥哥温和的声音,一刹那间,泪流不止。
  我在舅舅家住了一个月。
  哥哥有一辆破旧的女式单车,每天载着我从高高的坡上往下冲,风拂着我的头发,我尖叫,抱紧哥哥的腰,而他总是得意地笑。
  一次哥哥带我去市中心玩,坐两层的电车,我们坐在二层的最前面,看那一幢幢楼房被我们抛在身后,我兴奋得手舞足蹈。可惜下电车之后的惟一结果就是:我晕车了。哥哥慌忙 跑到商店用仅有的一块钱买了一支冰棍递给我,吃吧,这个最有效了。
  我早忘了那支冰棍的味道,但一晕车就吃冰棍的习惯却保留到今天。

  后来哥哥上初中了,一年回到我们的城市一次,看看外婆,也会在我的房间逗留,只是很少说话,他变成了沉默而骄傲的男孩。我不知道面对他的时候该如何开口,心里却拼命地想要靠近。
  再后来,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只能无力地微笑,掩饰着什么,哥哥依然无言,有时候他会用眼睛问我,惊异于我的小心翼翼。
  我感觉自己的心里有个缺口,似乎很快就会有东西喷发出来,无法阻止。
  十五岁的那年夏天,我一个人在山里走,走了五个小时之后,我告诉自己,下辈子决不和他做兄妹。
  我凌晨三点钟的记忆始终留在那个无数个坐单车的傍晚。
  有夕阳,有虫鸣,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还有哥哥挺直的背。

  给自己定下个约定,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告诉他这个秘密。
  三个月以后,因为一场车祸,哥哥离开了。
  因为我在家不吃不喝躺了三天,舅舅以为我和哥哥兄妹情深。
  三天之后,我开始每天念书到深夜。
  
  这是我的报应。

  直到我在那个再平常不过的清晨看见等在路旁的宋典,我以为这已是下一世,神又赐我两人毫不相干的关系。
  一切皆变为可能。

   (四)冬天到了
  佛说,前世经过法五百年的无数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宋典在第二天的凌晨发来短信,小越,对不起。
  那时侯我穿着睡衣,坐在床上,昨天吃的火锅似乎还没有消化,哽在胃里憋得慌,看见他的短信,我“哇”一声哭了出来,然后眼泪就止不住了。
  哭过之后,算是暂时的解脱。

  我坐在宿舍里给小令打电话,一声,两声,喂小令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惊喜。
  我没想到你会打电话给我!
  眼泪已经在昨天流完了,我幽幽地说了一句:“也许我还不够诚心和坚持,所以仅仅修得五百年道行换得今生与他擦肩而过!”

  校园里的梧桐叶落得差不多了,光秃秃的树枝突兀在风里。每天我背着书包匆匆地走,然后匆匆地回,像任何一个天真而不设防的女生,没有眼睛里的阴影。
  林耀在信上写,阿R,有些事还是放开点,毕竟才大一呢,什么都不懂。你不是一直都相信两个人的缘分吗?
  小令再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仿佛只是固执着,坚硬得像块石头。
  某月的某天,我在食堂遇见了宋典,斜挎着书包,有着清瘦的脸和掩饰过的笑容。我径直走过去,轻轻地喊他的名字:宋典,宋典!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眼睛里有一抹心痛。或许那只是我一时眼花。我微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对不起,放一下盘子。”
  然后伸开手,抱住了他,使出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拥抱,仿佛此后便是决绝。
  整个食堂的人都看着我们,我看见宋典的脸微微发红。
  我缓缓地放开手,对他说,再见!
  再见了,宋典。

  小令的出现让我大大地吃了一惊。
  睡了午觉起来,看到小令的短信,我已经在你们学校门口,找不到你宿舍。我跳下床,冲出去。
  老远就看见穿着羽绒服的小令笔直地站在门口,高高的个子,安然的等待。突然间,我不敢上前。
  小令是利用元旦加周末过来的,飞机票贵得吓人。
  吃完饭,我陪小令在校园里溜达。
  小越,你知道你现在让我有一种不确定的感觉吗?我觉得我们好像要分开了,你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
  你不要说了。我知道我从来没有说过,但是我喜欢你,从初中开始……
  小令突然停下来,温柔地扶着我的肩,轻轻地吻我的脸颊。
  我躲不过,一抬头,却看见远处宋典的身影。
  昏暗的灯光,我看不请他的眼睛,30秒钟后,他转身,走了。

  雪开始下的时候,我正坐在自习室里看一本英文小说,我转过头看窗外稀溪落落的雪花,也许是个埋葬记忆的季节了。
  我是在小树林的边缘看到宋典传说中的女朋友的,娇小的南方女孩,微黑的皮肤,瓜子脸上有一双灵气逼人的眼睛。她说你是小越吧,宋典跟我提起过你呢。说你像个妹妹,可爱得不得了。
  我笑,再笑,一直到抑制不住的狂笑。
  姐姐和宋典会一辈子幸福的,是吗?
  
   (五)不说再见
  以后我再也没收到宋典的短信。
  寒假的时候,小令在成都等我,一起回家。
  我到北京找林耀,先去宋典女朋友的学校,在门口伫立了半天,然后离开。
  冬天过后,春天的气息近了。


也许爱情[作者:冉渔] 2005-10-7
转到本主题第:[ 1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6271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66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