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北方网通线路南方电信线路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续弦记[作者:亦舒] 

请输入您关键字:


续弦记[作者:亦舒]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妻去世后,拖着三个孩子,我靠老佣人阿珍的忠心耿耿,居然又维持了三年。如今
大儿已经七岁,刚入小学一年级,我才松口气。
前面的路途还远着呢,我警惕自己,千万别摔倒,起码要等大儿进大学才可松口气,
还要十年。十年!
但是我现在已几乎挨得眼睛发白,尤其是妻去世不久,大儿子倔强,动不动就向我
说“妈妈不是这样做的,”我听了往往号啕大哭。
妻是高薪女职员,为了孩子,她宁可耽在家中,因为大家都喜欢孩子,一生三个,
都由她亲自哺乳带大,任劳任怨,比乡下女人还能吃苦,都说是我几生修到,可是这种
福气不耐久,她说去就去。
我没敢想过续弦。
第一,孩子多,怕别的女人不耐烦。
第二,实在伤心,心里装不下别的女人。
第三,经济情形不允许我家中再增加人口。
老佣人阿珍时常说:“先生越来越憔悴。”
睡眠不足的时候,照照镜子,看见两只大眼袋,腮络下巴,就象个大贼。
也好,省事不少。我下半辈子就抱着三个儿子过日子好了。
三个孩子叫小明、小力、小川,分别七岁、五岁、三岁。
我最爱小川,牙牙学语,对爸爸从不怀疑,因为他娘去的时候他还小,不懂得批评
比较,老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就甚为重要。
小明最顽皮,长得高,一双眼睛象妻,小力比他纯,但也不是只省油的灯,喜欢看
电视,一边看一边问,把我搅得精疲力尽。
啊,我那三个宝贝。
如果没有他们,我早就萎靡至死。
三年后的今日,我们一家去妻墓前献花后,阿珍有若干意见发表。
“先生,你这辈子就打算这么过了?”她问。
“不然怎么样?”
“娶个人?”她试探。
我苦笑,“小川还同我睡,我怎么娶人?”
“总要娶个人,先生,太太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这么孤苦,从早上六点做到晚上十
二点,做完公事做私事,一点私人享受都没有。”
“你以为别的女人会为我照顾这三个孩子?想也不要想,我不会娶个后母来虐待他
们。”
阿珍拍胸口,“有我在,她也不敢。”
“到时连你也打骂。”我白她一眼。
小明马上疑心,问:“爹爹,后母是什么?”
“后母就是收拾你们这班顽皮鬼的克星。”
“打人吗?”小明问。
“不一定打,可是也不称赞你们,冷冰冰的一副嘴脸,叫你们难受,时时加几句讽
刺的话,叫你们哭笑不得。”
小明说:“听上来好象跟李老师差不多,李老师也这么对我们,不过李老师是男人。”
小川在啜手指,他问:“后母,有糖吗?”
“有黑心。”我说。
阿珍说:“这先生,真不打算娶还是怎么的,无端端恐吓孩子。”
阿珍说得对,我是没有打算再娶。
后母的心是值得谅解的,带孩子需要极大的爱与忍耐,除去亲生父母之外,根本没
有第三者可以做得到,要求旁人负起这么巨大的担子与压力,也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
我不急那么做。
小明又问:“如果我们不乖,你就娶后母,是不是这样?”
“对。”我说。
阿珍既好气又好笑。
也不是没有女人给我青睐的,但我没有时间,有时光是陪孩子们去买鞋子已经花一
整天,什么其他应酬都得搁在一边。
有时间夜深起来替孩子盖被子,我会想到妻,如果她在,一切都两样了,是我没有
福气。
星期六,下班赶回家,本来答应与孩子们去看电影,阿珍来应门说:“小力发烧。”
他们老是轮流发烧,我早已习惯。
当下并不在意,我说:“我带小明小川出去,你陪小力在家。”
等我们散场回家,阿珍那里已经闹翻天。原来小力的热度暴升,开始说胡话。
我也吃惊,抱起孩子,要赶到医院去。
阿珍说:“隔壁有位陈医生,找他来瞧?”
“也好,快去请,看他在不在。”
小力的额头滚烫,嘴巴喃喃地说:“妈妈来了,妈妈来看我们。”
我心疼,眼泪忍不住滚下来,紧紧抱住他。
小明问:“他怎么了?”
我说:“他没有怎么,快带着小弟回房去,别让细菌有机会感染你们。”
小明在这种要紧关头是很听话的。
我紧紧抱着小力。
没一会儿阿珍气喘呼呼地赶回来,“医生来了,医生来了。”
我放下一半心,抬头一看,医生是女人。
她带着简单的医药箱,立刻替小力诊治。
小力还在胡言乱语,“不要后母,不要后母,后母不睬我们。”
我深深后悔起来,一时戏语,就在孩子们心中留下这么大的阴影,真不该乱说话。
那女医生顿时给我投来老大的白眼,那双眼睛可是炯炯有神的。
她诊视完毕,说:“请跟我来拿药,小孩没大碍,服药后好好照顾休息。”
小明探头探脑地张望,听了这话,跟小川说:“他没事。”
女医生去摸他们的头。
阿珍说:“医生,真吓死我们。”
女医生瞪我,“有时孩子们受了惊,也会无端发高烧,请特别加以护理,不要刺激
他们。”
小力还在嚷:“不要后母。”
我尴尬得要死。
送陈医生过去的时候,顺便取了药回来。
阿珍说:“是不是?有事没事吓唬孩子,你现在知道了吧?”
我没好气,“叫天雷打死我吧,我已经够累,死了可以休息,随你们怎么自生自灭。”
阿珍这才住了嘴,我一直好脾气,他们就一直压上来,我事事以他们为重,他们就
踩我,一家人尚且有那么大的政治意味,做人不容易。
这三年来我筋疲力尽,不少日子我接近崩溃时刻,就暗暗默祷,叫妻祝福我,给我
力量。
我当下叹口气,“阿珍,我想你们给我三天假期。”
“先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阿珍瞪着我。
“我想搬到酒店去住三天清静一下。”
“我一个人怎么带三个孩子?小川没有你,晚上是不肯睡的。”
我疲倦地说:“权当我死了吧。”
“喂,先生!”
我知道再下去,我一定会得倒下来,于是开了门,离开这个家。
阿珍跟在后面,“先生,先生。”
我生气地说:“我找后母娱乐去了,我是一个万恶的父亲!”
小川立刻学着我说:“爸爸找后母,爸爸找后母。”
阿珍连忙说:“别乱讲,小川。”
我暂时脱离这个家。
我并没有到酒店去度宿,当然不,我怎么放心得下?
我只到附近的餐馆去喝杯冰冻啤酒,冷静一下头脑,前后坐了近一小时,便决定打
道回府。
我再度回家的时候,哭声震天,不是小力,他已安静下来,吃了奶,天下太平的在
房中睡,见小力由阿珍抱着,哭得牛奶都呕了出来,见到我,扑过来叫我抱,我叹气问:
“什么事?”
有人冷笑。
我才发觉咱们家有外人,她是个年轻妇女,穿着时髦的衣饰,正在哄小明,小明正
在抹眼泪。
阿珍说:“先生,你回来就好了,我见他们两个一起哭,只好请陈医生过来照顾,
多双眼睛打点。”
我说:“怎么打扰人家呢。”
小川一边哭一边说:“爸爸找后母。”
那陈医生除下制服白袍,我一时间没把她认出来,她站起来,“我是个外人,有许
多话不应说。”
我软弱地看着她。
“但是我相信这位未来的后母,一定是个对付孩子的好手,怎么把孩子都吓成这样。”
我睁大双眼,莫明其妙。
阿珍连忙说:“陈医生,你误会了,先生没有打算再娶人,是不是,先生?”
我也懒得回答,一径进房替小川换去脏衣服,哄他睡觉。
出来,看见小明也靠着陈医生睡了。
我捧着头说:“阿珍,我怎么挨到这班孩子二十一岁成年呢?食少事多,其能久乎?”
那陈医生抬起头来,“尤先生……”
“谢谢你,”我说:“陈医生,我相信你可以走了。”我一连吞下数颗止头痛丸。
陈医生说:“尤先生,适才阿珍对我解释过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再度挥手截断她,“我并不稀罕世人的谅解。”
她很没趣,起身告辞。
我跟阿珍说:“请你控制你自己,别对别人乱说话。”
阿珍不敢回答,也许她觉得先生的脾气是越来越坏了。
过一两天,三个儿子总算回复常态,我再也不敢在他们面前提到后母两个字。
我仍然全心全意全力地对这个家庭,把所有的时间金钱精力都用在儿子身上。
过不多久,阿珍叫我去度假。
“什么?度假?到什么地方去度假?你一个人看三个孩子,可以吗?”我讶异地问。
她很委屈地说:“我只好勉为其难。”
我说:“我没有想过度假,我已经忘记放假,再说,我一个人无论到啥地方去都没
味道。”
妻去世后,我根本没想过放假,上次盛怒中所说的话,不过是气头语。
“陈医生也说你应该放假。”
“谁是陈医生?”
“隔壁的陈婉华医生呀!先生。”
“哦。”我也是到此刻才知道她的名字。
“她对孩子们很好,时常拿了维他命过来,又提醒我说大弟的门牙有点不大好。”
“你的朋友很多呀!阿珍。”
阿珍不好意思,“我哪里高攀得人家大国手。”
我不以为意。
风波过后我们一家五口过了约莫两个月的太平盛世,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暗暗祈祷,
希望好时光可以持续,但真是好景不长,一日早上起床,才在淋浴,就被小川的尖哭声
叫得我自洗澡房跳出来。
他那大头被夹在大门铁闸的两枝铁条内,动弹不得。
“我的天!”我顿足。
阿珍手足无措。
“别哭别哭,”我大声安慰小川,“爸爸在这里,爸爸是超人,别哭。”
小川脖子涨得通红,死命挣扎,想把头拉出来。
我说:“别动,小川,越动越紧。”
前后左右都试过,小川胖头还是紧紧轧着。
我问阿珍,“要不要报警?”
“前几年,小力的头套在痰盂内,也没有报警,太太不知怎地一除就除下来了。”
我按捺着性子,“可是现在太太不在,而且小川的耳朵已经夹得快要掉下来了。”
“什么事?”有人问。
我抬头,是陈医生。
整件意外一看即明,我也无瑕解释。
陈医生说:“不怕,小川,我帮你。”
小川显然已经与她混得烂熟,见到她也就止了哭。
她进我们浴间取出一瓶婴儿油,缓缓倒在手中,擦在小川的耳朵、面孔,甚至头发
上,然后轻轻一推,小川的大头就自铁枝间滑了出来。
饶是如此,小川已经轧得满头红,并且受惊,一直抽噎。
“谢谢。”我说。
“不妨。”她说。
阿珍抱着小川去洗澡。
我说:“一个男人带三个孩子,象玩杂技,疲于奔命。”
她点点头,“看得出来。”
“请坐。”我说:“家里乱得很。”
她微笑。
到这个时候我才发觉她是一个很标致的女子,三十出头模样,五官端庄,有一股特
别的气质。如果不知道她是医生,会误会她是一个刚从外国回来的研究生。
阿珍把小川洗干净抱出来,出乎我意料之外,小川竟扑进陈医生的怀中去。
陈医生说:“尤先生,你上班去吧,时间不早了。”
我苦笑:“幸亏自己做老板,否则早就卷了铺盖。”
“你忙你的去吧。”
小川伏在她的胸前啜手指,可怜的孩子,耳朵夹得红得发肿,一定痛得要命。
“你呢?”我问:“难道你不用上班?”
“今天我休息,我每星期休息一天。”
“诊所在哪里?”
“言之过早,我还在医院里做。”
“陈医生,先一阵子心情很坏,如果有狗咬吕洞宾式的行为,请你原谅我。”
“事情早已过去了,我也不好,一直误为你要替孩子们娶个他们不喜欢的后母,造
成他们惊慌。”
我叹口气:“谁肯做三个顽皮孩子的后母?大儿的算术不行,二儿的英文不好,小
川到如今红黄蓝白黑不分。”
“啊不,小川喜欢我穿白衣服。”她看看怀里的小川。
“劳驾你了,陈医生。”我挽起公事包,又转过头来,“陈医生,想请你吃顿饭。”
她很爽快地说:“好呀,晚上我过来。”
“不,家中永远象逃难似的,我们出去找个清静的地方。”
她抱着小川,有点犹疑不决。
我说:“我七点钟来敲你的门。”
小川在她的怀中,我放心。但随即我叫自己别做梦,人家堂堂的医生,干吗要牺牲
时间来替别人带孩子?好心肠是另外一件事,但……
我连忙专心工作。
下班带了小川爱吃的糖果回家,出乎意料之外,陈医生也在。
她换过一套很明丽的西服,头发也换了个样子,说不出的好看,我不知如何形容,
总而言之,看上去,眼睛便一亮。
“我们出去吃吧。”我征询她的同意。
“珍姐说做了几个好菜,”她歉意说:“而且我答应小明教他下棋。”
“真是的,”我说:“一点自由都没有,连带累了你,陈医生。”
“哦不要紧,”她诚恳地笑,“我巴不得同孩子们一起,我是个孤儿,自幼寂寞,
喜欢孩子。”
我很高兴,三年来第一次有种踏实的感觉,结交这样一个朋友,也是种福气。
小明与陈医生下棋的时候,我做旁观,小川坐在我膝上,小力伏在我背上。
我说:“这些猴子不搅花样的时候真是可爱的。”
陈医生闻言抬起头来,“他们也很快就要长大,象小明,过三五年就可以到外国去
读书。”
“长大?”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这么快长大成人,一切仿佛都有很遥远,我象是
要照顾他们一生的样子,经陈医生一说,忽然发觉出头之日不远,但又凄凉起来!他们
一长大便会离开我,留下一个小老头怪寂寞孤苦的。真的,我说些什么好呢?心中百感
交集。
我跑到饭桌前去一看,只见一桌佳肴,阿珍许久没有做这样的好菜了。
三个儿子人人都争着坐陈医生隔壁,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
妻没有去世的时候,咱们一家人天天都是一幅幸福的图画。我低下头,不胜依唏!
吃完饭之后,陈医生又逗留一会儿,才说第二天要给病人做手术,早退。
她走了之后咱们一家子开家庭会议。
阿珍不发表些议论是要憋得生疮的,她说:“先生,要娶人,就娶陈医生。”
我白她一眼,“人家好好的,干吗要嫁我?”
“咦,先生,你又不疤不麻,陈医生为什么不嫁你?”阿珍愕头愕脑地说。
“孩子们不是一听见‘后母’两个字就吓得吐白泡吗?”
小明有话说:“后母是爸爸找回来的女人,但陈医生不是爸爸找回来的,陈医生是
我们自己找回来的。”
“什么?”我怔住了。
小力也说:“所以陈医生即使嫁爸爸,陈医生也不是后母。”
我大笑,孩子们天真得可爱。
唉,越是这样,越是不敢有什么行差踏错。
我说:“有很多人,外表与内心是不一样的。”
陈珍抢着说:“当然,那些小女人是说一样做一样的,但不是陈医生。”
“陈医生太高不可攀了,她对孩子们有意思,不表示对我也有意思,这里头有太大
的分别。”
阿珍被我说服,不出声。
小川抱住我问:“陈医生什么时候来我家住?我要做陈医生的儿子。”
我啼笑皆非。“你这个小胖头。”
小明也不满,“你要追求她呀,自她来了我们家,我们冰箱就有无限量的冰淇淋供
应。”
“是吗?她真的对你们那么好?”
阿珍说:“先生,你就看看有没有希望吧。”
我用手撑着头想很久,决定请教女秘书。
“追求女人,有什么妙法?”我问。
女秘书会心微笑,“送花、送糖果、送珠宝。”
“别致一点的方法。”我抗议。
“抱着吉他到沙滩去对牢她唱情歌。”
“老土,你的男朋友怎么追你?”
“他?他要是有新噱头,我早就嫁他了。”
“送什么花,买什么糖?”
“玫瑰花、时思糖果。”
下班后我便领了圣旨去逛花店。玫瑰花?太露骨,我买了三打粉红色的丁香花,加
一大把满天星,衬托起来煞地好看,又去买了盒两磅装的糖,量她吃三个月也吃不完。
我捧着两样宝物上门去。
陈医生来开门时眼睛睁得老大。她模样儿真不错,越不错我的机会越低。
“干什么?”她笑着接过礼物。
“谢谢你对我们一家的关心及帮助。”
“太戏剧化了,应该的嘛。”她果然不是那种轻佻的小女子。
我尴尬地笑。
“不过我才要谢你,我没有收花已经很久了。”她把脸埋进花堆内用力嗅。
神情可爱得不象个医生。
我搭仙地问:“那么他们送你什么?我指的是病人。”
“名贵钢笔、开丝米外套之类,闷死人。”她笑,“我抽屉中起码有三打以上的金
笔座。”
我也笑。
她把花插进花瓶里,打开糖盒子,吃一颗,边说:“发胖就赖你。”有股平常没有
的娇嗲。
我马上察觉了,气氛有点紧张。
怎么搅的?现在什么年代了,我还是钳钳蝎蝎的,人家十多岁的孩子都懂得勇往直
前,说做就做,我怎么如此噜苏?
陈医生站起来,我会意,“你没有空?”
“我约了尤小明先生与他打乒乓。”她微笑。
“是吗?”我大喜,“我能一起来吗?我可以权充司机。”
“可以,欢迎。”她说。
我问小力小川要不要跟着去。
小力想了很久,他说:“人太多不好。”
“什么人太多不好?”我讶异。
小力说:“就你跟小明去好了,我与小川在家看卡通,你们爱怎么就怎么。”
我简直不信五岁的孩子会说这样的话,当场脸红耳赤。
阿珍瞪我一眼,“孩子都明白的道理,你不懂?”
我马上觉得我简直是白活了一场,惭愧的与小明踏出家门。
在运动馆中,我与小明与陈医生对打,还是输了给她,她真是个文武双全的女人。
照说这样的女人应该许多追求者才是,不知恁地,她却仍然小姑独处,由此可知,
她的择偶条件不知高到什么地步。。
我们回家时满头大汗,各自回府洗刷。
小力出来问:“怎么样?爸爸,进行得怎么样?”
一个个小大人一样,煞有介事地追究起我的追女秘史来。
“给我多一些时间。”我说。
“唏,你还要多久?”不耐烦了。
我犹疑,“至少一年半载。”
“哗,我都老了。”小明说。
“别这样好不好?”我在他屁股上拍一记。
“不如我代你开口。”小明说。
“说什么?”我既好气又好笑。
“说‘我爸爸愿意与你作朋友’。”
“已经是朋友了。”我搔头皮。
“那么‘他愿意娶你做太太’。”
“不可以!”
小明耸耸肩。
“别胡闹,知道吗?”我警告他们。
阿珍问:“陈医生要过来吃饭吗?”
小明说:“我去请她。”
她几乎天天都在我们这里吃饭,一切似乎有了默契,假以时日,也许我不是没有希
望的。
陈婉华过来的时候,我们四父子坐得整整齐齐地恭候她。
三个儿子待她坐下,忽然一起站起来问:“陈医生,你愿意做我们的妈妈吗?”
真荒谬,三个小子自己挑起后母来。
我张大了嘴,作不了声。
陈医生也一怔,随即笑起来。
我说:“我保证不是我教的。”
她莞尔说:“孩子们,谢谢你们的好意,不过我与你们爸爸还要继续做朋友。”
“你们是好朋友吗?”小力问。
“很谈得来,他人很好。”陈医生笑看我一眼。
小明欢呼,“哗,有希望。”
大家都笑了,开心得不得了。
三个小孩扑到她怀里去,阿珍连连点头。
我很宽慰,妻在天之灵是眷顾我的,我很幸运,三个孩子这么活泼,女朋友又是个
突出人才,我很高兴。



续弦记[作者:亦舒]  2005-10-16
转到本主题第:[ 1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6251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203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