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北方网通线路南方电信线路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分手[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分手[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中篇小说选《月亮背面》

  令淑那日照常上班,表面上一点异样都不露出来。
  开会的时候,表现正常,且有能力指出某同事的谬误,获得上司的赞赏。
  连她自己都觉得五月十四日星期五不过是另外一夭。
  可是令淑、心中知道,这是王日良结婚的日子。
  王日良是谁?他曾是令淑的未婚夫,半年前与她解除婚约,旋即另娶。
  令淑在报上看到那段结婚启事。
  对方是一个女演员,他俩在拍摄一则广告时结识。
  会后令淑一个人走进办公室,掩上门。
  秘书问:“陈小姐,可要我给你买些什么吃的?”
  令淑疲倦的声音答:“我趁午饭时间在沙发上休息一下,没事别叫我。”[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她和衣躺在沙发上。
  轻轻叹口气,令淑说:“我愿付出一切代价,换取今日婚礼上新娘的身分。”
  她闭上酸涩的双目。
  忽尔听到自己的声音说:“令淑,那个新娘,不做也罢。”
  令淑苦笑,“我实在深爱日良。”
  “他不爱你。”
  令淑太息,“即使如此,我有信心做一个好妻子。”
  令淑听到一阵讪笑,啊,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讥笑她了。
  令淑终于落下泪来。
  她在三年前认识日良,那时,他以有限的资本开设了一间小小广告公司,身兼七职,忙得日夜不分,令淑就是欣赏他干劲冲天。
  日良窜起得极快,三年后,他已是行内楚翘,行家这样说:“电视上凡是精彩的广告全由王日良摄制。”
  正当令淑为他骄傲之际,他对她转为冷淡。
  令淑企图追寻蛛丝马迹,唯一的痕迹不过是日良一天说过的一番话:“女演员真是奇怪的一种人,她们不一定比一般女子漂亮,可是懂得摆姿势,永远把最好一面示人,待人接物也另有一功,可能是剧本看熟了,完全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讨人喜欢。”
  再过几个月,他建议解除婚约。
  回忆到这里,令淑热泪盈眶。
  令淑一言不发,深怕招至更大的侮辱,她记得她说:“大家冷静一下也好。”
  王日良看着她,“令淑,这次你这样大方,我会记得。”
  令淑满以为他过一两个月会来道歉讲和,可是王日良人影都不见。
  令淑去探访王伯母,希望得到一点消息。
  那伯母非常幽默,一只手搭在令淑肩上,一边笑眯眯,说道:“令淑,命中有时终需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陈令淑是何等样人物,立刻微笑道:“伯母说得对,我特来向你道别。”
  然后,她就在报上看到那则结婚启事。
  令淑又叹息。
  忽然,她觉得眼皮异常沉重,茫茫然竟睡着了。
  悠悠闲堕入梦乡,令淑觉得无比舒畅,一辈子不醒来也罢,乐得摆脱劳苦重担。
  在梦中她走过鸟语花香的一个公园,只听见同学说:“考试了,大考毕业,即各散东西,好不舍得。”
  考试?令淑怔怔地,谁说要大考了?她一点也未准备,该死,若毕不了业,如何有脸见爹娘?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同学们推她进试场。
  试卷发下来,令淑一看,一字不懂,正旁徨想哭,忽尔有人叫她:“令淑,令淑。”
  “谁?”
  “日良。”
  令淑一抬头,看到日良的笑脸,她立刻放下心来,噫,管它考试及不及格,日良会救她。
  “日良,真好,你来了,你终于回心转意了。”
  “令淑,快跟我走。”
  “到什么地方去?”
  “令淑,你真胡涂,今天我们结婚,你忘了?”
  令淑一想,“嗳,可不是,今日我们结婚,快快快。”
  日良笑,“车子在外头等,到酒店房间换了礼服马上赴教堂行礼。”
  令淑只觉称、心如意,欢畅之至,有不枉此生的感觉。
  她立刻撇下试场一切,跟着王日良走。
  日良的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她觉得快乐、满足、安全。
  她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别的要求。
  礼服用象牙白的山东丝制成,非常漂亮,王日良亲自替令淑整理花冠,然后他俩坐车子往教堂出发。
  途中日良说:“我保证我们会白头偕老。”
  婚礼简单隆重,由牧师证婚,一对新人签字后礼成,接受亲友祝贺。
  他们出发去度蜜月。
  王日良至懂得生活情趣,他挑了大堡礁作为度假地点,教令淑徒手潜水。
  令淑浸在清澈水中,缓缓在鱼台旁潜泳,快活似神仙,她不住同自己说:“我真幸运,我真幸运。”
  那样快乐的日子都会过去。
  新婚夫妻旋即回到家中。
  一开门,令淑看到日良的母亲坐在客厅,一脸虚假的笑容。
  令淑一震。
  她知道她不喜欢她。
  可是,自此他们是一家人了。
  她与日良商量了许久才离去。
  日良问令淑:“你为什么不高兴?你要学习与我家人相处。”
  “没有,”令淑回答:“我只是想起一句话。”
  “什么话?”
  “不知谁同我说过,命中无时莫强求。”
  日良哈哈大笑,“那一定是你老板同你说的。”
  “日良,我有事要告诉你。”
  “请说。”
  “日良,我怀孕了。”令淑满心欢喜。
  “那就在家里育婴吧。”
  “可是公司里──”
  “还挂住工作?你考试都没及格,他们不会升你。”
  真是的,令淑怔怔地想,她已自动弃权。
  孩子出生之后,令淑了心一意联同保母照顾幼儿。
  日良忙得不得了,时常深夜才回来,令淑累极熟睡在婴儿房,根本无暇与丈夫打交道。
  她安慰自己,孩子稍大,一切自会改变,陈令淑,你已得到你所要的一切,夫复何求。
  一日,令淑抱幼儿在露台观景,日良母亲忽然到访,令淑连忙招呼,“请坐喝茶。”
  她满脸笑容,“孙女儿这么大了。”
  令淑握着婴儿小小拳头,“是,七个月了。”
  “日良的事,你知道吗?”
  “什么事?”
  “他同著名女演员温珊珊在一起,据说打算离婚。”
  “谁打算离婚?”
  “日良打算同你离婚。”
  令淑一呆,缓缓垂下头来,“呵,我自问可以养活自己同孩子。”
  “令淑,你考试没及格,也没有工作,你住在何处,何以为生?”
  令淑愣住了。
  “令淑,听我一句话,命中有时终需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令淑一下子如堕下悬崖,一直往下落,往下落,她大叫“日良救我”,可是这次王日良再也没有出现,她双臂紧紧抱住婴儿,痛哭失声。
  令淑在这个时候惊醒,只见红日炎炎,是个大白天,公司电话铃声此起彼落,同事们已午膳返来。
  她问秘书:“我睡了很久?”
  “不,咖啡还没凉呢。”
  令淑连忙拿起咖啡喝一口,定定神。
  没想到她无端端做了一个白日梦。
  令淑怔怔坐在写字台前。
  不不不,她早已考试及格,以一级荣誉在伦大英国文学系毕业,她有一份好职业,上头非常欣赏她,平均一年多便升她一级,前途无限。
  她还没有孩子,即使有,她也有足够能力照顾幼儿。
  不不不,她不是梦中的她。
  现实生活中的她或许并不十分快乐,却强壮得多。
  她住在自置楼宇中,那座公寓背山面海,十分舒适,自三年前购进以后,已涨价一倍半以上。
  她的生活非常稳定健康,事实上,除却感情有点不如意,她稳如泰山。
  “陈小姐,你没有事吧。”
  “定连秘书都发觉她有点呆。
  “没事,我刚才打盹,做了一个梦。”
  “是吗,那必然是个好梦,陈小姐,你一直在笑。”
  令淑连忙伸手去摸嘴角,好梦,怎么可能,那是一个可怕的噩梦。
  不不不,又似乎是好梦,在梦中,她同王日良结婚,得偿如愿,可是,她牺牲太多,得不偿失。
  下午的事特别多,上司进来,好像有话同她说,见她一手拿着电话讲公事,另一手批阅文件,知难而退。
  她做完手头上工夫,即时到上司房中,“找我?”
  “你没事吧?”
  令淑问:“缘何问?”
  “你的未婚夫今日结婚。”
  “谁把这种是非告诉你?”
  “总之有人。”
  “我们分手有一段时间了,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正确的态度─。”
  “谢谢你关心。”
  令淑的口气有点讽刺。
  那日拖到七时才下班。
  令淑一个人走到日本馆子去喝清酒,吃鱼生。
  整间馆子只她一个人,一个师傅专程服侍她,照呼周到,她付了慷慨的小帐。
  看,多好,要穿什么穿什么,爱吃什么吃什么,四分一世纪之前,女性做得到这样独立吗?
  陈令淑争取到的,岂止一点点自由。
  那夜,她看电视醒悟到深夜。
  真的同王日良结了婚,往后的生活,其实可以推测。
  两个人都那么年轻,对事业都有野心,能放多少时间在家中,实是疑问。
  令淑不是不喜欢孩子,可是叫她本人在现阶段牺牲那么多时间去侍候一个幼儿,似乎不合经济原则,她是不会考虑在三五年内怀孕的。
  所以她可以预言王伯母不会喜欢她。
  也许,王伯母会比较喜欢那位女演员吧。
  令淑笑了。
  她没有再做那个梦,她不让自己那么放肆,要做梦,做些比较励志的,上进的梦。
  不,她没有忘记王日良,她把往事收在心底一只大柜的抽屉里,关上,等闲不再去惊动它。
  那个秋天,令淑又升级了。
  她忽忽忙忙去名店挑晚装,因为同事们要为她开庆祝会。
  售货员替她着急,“陈小姐,这种衣服你要平时物色定当了,有事便可即刻穿。”
  “咄,几万块一件衣服挂在柜里报销?我才不会那么笨,待穿时经已过时。”
  “陈小姐真精明!”
  “别挪揄我了,有什么黑色的经穿的又不露肉的,快快介绍,我只得廿分钟。”
  都会中只要付得起价钱,要什么有什么。
  刚在配耳环,令淑听见有人叫她。
  令淑抬起头来。
  那真是一张信心十足,神采飞扬的消脸,自早上九时做到下午五时,一点也没有褪色。
  令淑把一只大水钻耳环夹到耳朵上,看清楚了来人,原来是王日良。

分手[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2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6271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7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