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北方网通线路南方电信线路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姐妹俩[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姐妹俩[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琉璃世界》

  家里其实很简单,三个女人。姐姐、母亲与我。
  父亲早已去世,剩下一点点钱与一幢小房子。支持历年来的学费及生活费,待我们成年,已没有剩下多少,生活非常节俭,童年的生活沉闷而悲观,过得相当乏味。
  母亲并不是振作坚强的女人,自父亲去世之后,终年以眼泪洗脸,现在虽然把悲伤收敛,但成日都板着一张脸,不知她心里想些什么,所以我与她的关系一直很暧昧。
  姐姐常常与她吵架,而我则较为迁就她。
  生了姐姐后十年才生我,父母一心一意要添个儿子,结果又是瓦不是璋,母亲失望之至,但爹却是疼我的。
  我与姐姐性情完全不一样,姐似妈妈,而我似爹爹。芝麻绿豆的事,对于姐姐来说,都是一项刺激,而我,我似一个泼皮,天落下来也只不过能催我走快两步。
  为了这种嘻嘻哈哈的性格,近年来母亲对我也越来越好感。
  我性格中的妙处,像爹。
  在临终前,他犹自说笑,对妈妈说:“总要发生在一些人身上的,人谁不会死呢?再舍不得也只好撒手。对小妹好些,迟些你会知道,这女儿比儿子还强呢。至于你,就委屈寂寞一点了,都四十五岁,看样子你是没有再嫁的机会了。”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那年我十四岁。
  姐姐立刻狠狠的瞪我一眼,事后说:“小妹完全没有良知。”这句话,立刻在亲戚间轰烈的传开,至今他们认为我是个十三点。
  妈妈的唯一反应是哭得死去活来。
  其实十年后的今天,我还认为爹说得对,死亡是生命的应有正常现象,当然,可爱的亲友去世,我们都哀痛伤心,但稍后应当拾回力量。
  母亲没有。
  姐也没有。
  她们一贯地做了寡妇孤儿,挟孤以自重。
  而我,我仍然坚持地振作地活下去,与她们形成一个强烈的对照。
  啊。
  我有没有说,姐至今还没有对象?三十四岁,没有约会,没有朋友,成日守在家中。
  她的嗜好是同母亲吵架与同我作对。我无论效什么,她都要置评。我越是迁就她,她越是得寸进尺,为只为了误会我可怜她。
  其实没有这种事。凭什么可怜她?人生难得二十,快过三十,时间过得快,谁没有三十岁呢,除非廿九岁死了。
  况且现代女人的青春期这么长,三十四岁正当盛年,就算三十七八也还根漂亮,人到这个岁数才是真正成熟期。
  只有姐一个人才以为自己行将就木。
  她这个观念荒谬得不值得同情。
  而我,我发誓即使到四十、五十,我还是会尽力把自己修饰得最美观。
  我们并不睡一间房间,她说无法与我同住,所以我搬入储物室,一间小得只六乘六面积的杂物间。放了一张床之后,其余空间,只好用来挂衣服,做功课,我坐地上,伏床上写。
  姐的睡房很宽,足有十乘十四。
  独个儿住是寂寞,所以她时常走过来,靠在我的门框上,与我说话。
  她的口气像那种三十年前广东片中的老姑婆。
  我所做的任何事,她都看不入眼。我都退让她三分,但是有一次真忍不住了。
  那是一个暑假,我在写一份报告。
  那日天气醣热,我们家如非必要,不开冷气,我穿一件男人的白色汗衫,一条内裤,埋头苦干。
  被她看见了,就借题发挥起来。
  开头还说得温和:“你老是这样衣冠不整,什么意思?”
  “家里三个女人,又是一家子,有什么关系?”我头也没抬。
  “浪荡惯了,出去失礼于人。”
  我觉得她过火,便说:“现在不兴诛九族的了,我不会连累你。”
  这句话说得唐突,勾动了她的心事,立刻使她斜看眼冷笑一声,“可是谁都知道我有个热辣辣的十三点的妹妹。”
  我叹口气,知道把话说过份了,不去意她。
  她又说:“妈,你不管她,将来被人退货,可怨不得。”
  妈妈慢条斯理的吸口烟,“我管不看她,退货也没得怨,反正她可以养活她自己。”
  我忍不住噗味一声笑出来。
  姐更生气,咬定母亲帮着我。
  妈妈又说:“大妹,我看你的口气,比我的还要古老,就快要你妹妹证实她是否处女了。”
  我觉得老妈这句话有莫大的幽默感,心头一宽,哈哈大笑起来,前仰后合。
  姐忽然恼羞成怒,指着我骂,“神经病,浪得那个样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滥?你同小朱的鬼祟事我不知道?”
  我愕然:“知道又如何中.你不是打算写成一篇文章,投稿到秘闻杂志吧?我有图片,”我作状一阵乱翻,“可权充插图,有张穿泳衣的不错──”
  谁料她会扑上来给我一巴掌,我还不知道发生了啥子事体,面孔已着了一记,火辣辣的痛起来。
  我也动了真火,本能还击,也给她一个耳掴子。
  我身高五尺六寸多,重一百廿磅,出手犹如轻量级拳手,她蹬蹬蹬退后三步,然后放声大哭起来,奔进房中,关上了门,两日没有出来。
  自从那次之后,我们的感情就淡了。
  一年之后,我自文学系毕业,很快找到了工作。
  我仍然同小朱走,我们的事,当然每个人都知道,因为老姐不会忘记替我宣传。
  她恨我。
  为什么?
  小朱说“因为你有的,她没有。”很讨好我。
  我膛目。“我有什么?肉?别开玩笑了,就算是青春,也已近末期。人不靠青春,人靠的是知识与品格。况且谁没有青春过,上主是很公平的。唯一可以说的,就是我比她开朗,这也不见得是本钱。”
  “可是人们都愿意接近你。”
  “那当然,跟我在一起,不用动脑筋。”
  我已经一年多没同姐姐说话了。
  工作时间长,周末又到处跑,很少逗留在家中。
  这一阵子小朱游说我搬出来住。我沉吟许久还作不出答案。
  第一,收入不是那么好。第二,有了自己的地方,男朋友来来去去势必方便,很容易过界限。
  我当然不是老古董。但对小朱,尚想留个余地,他并不是可以托终身的那类人。做为玩伴,他是出色的,但他过了今天没有明天,年纪大了,便觉得他不可靠。
  近日我正想疏远地,他看出来,便更要抓紧我。
  我也为这件事头痛。
  走了五年,不是说脱身便可走的。
  小朱这人,一向有些流气,以前小时候,也正是看中他这一点,做事以后,越发觉得他幼稚,许多地方,格格不入,仿佛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样子。
  本来倒是想找一层小小的公寓,现在为了他的缘故,觉得住在家里,反而有安全感。
  我一直支吾,他看穿我的心意。
  像今日,吃完饭,说好由我付贩,本来高高兴兴的,说到这个问题,他又同我争执。
  “为什么硬要我搬出来?”我耐心问。
  “我不喜欢你母亲,还有你姐姐,咦──”他作一个嫌弃的表情。
  我忍不住说:“那么你搬出来好了,我很乐意到你的小世界里来陪你,我可以帮你策划这个小天地。”
  他一呆,“你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
  “我怎么令你不好过,你倒说说看。”
  “你明知我经济能力不够。”他不高兴。
  “你我收入是一样的。”我提醒他。
  “但我是长子,我要把部份收入拿回家去。”
  “我也得照顾家里呀,”我不悦,“为什么你觉得我可以义无反顾的离开她们?”
  “算了,说来说去,你不肯为我牺牲。”
  我觉得多说无益,“朱,你不能为我做的事,就不要希企我为你做。”
  “斤斤计较的小女人。”
  我更觉察到他的自私,不想再争论下去,便陪个笑,“我累了,明天还要上班,我们走吧。”
  “我知道,他们都说你同刘振元来往。”
  我一怔。刘振元是我的老板。
  我并不分辩。叫侍者来结账。
  “你姐姐告诉我的,”小朱说下去,“说那个姓刘的送你回家,已经不止几次了,是不是?他四十多岁,中等身材,开一辆丹姆拉,”小朱越说越气,“他比我有钱,他有的我没有,但他有一个十五岁的女儿,你应付得来吗?你们俩相差二十岁,会有幸福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站起来。
  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伸过来放在我的脖子上,“小妹,你若有胆子离开我──”
  他的手渐渐收紧。
  我心平气和的问他:“那又怎么样?”
  他逼不得已的说:“我杀了你。”
  “你不会的。”我淡淡格开他的手。五年来往,我太清楚地的为人。
  “不会?”
  “当然不会,你是长子,杀人犯就不能照顾父母兄弟了,况且,我对你很好,我不欠你什么,你不会那么做,再见。”我取过手袋,立刻走了。
  姐姐告诉他的。
  我的老姐快要疯了。
  她想怎么样,逼我离开这个家?
  很容易的,不需要逼,地方这样小,我迟早要出来找公寓住,我不打算在这所老房子内终老。
  她真的恨我,我现在知道了。如果可能的话,扼死我的会是她,而不是小朱。
  第二天情绪不佳,刘振元马上发觉了。
  他笑,“昨天与小朱相聚,不甚愉快?”
  我立刻发牢骚,“这个人自私、自大、愚蠢,兼夹神经质。”
  “可是以前你却是爱他的。”他笑意更浓。
  我用手撑着下巴。“少女对异性的眼光真有问题。”
  刘振元笑,“幸亏那时候没有人提醒你的眼光差,否则你早嫁给他了。”
  我苦笑,“是呀。嫁给他,替他赚钱管家生孩子,被他利用,然后在牺牲殆尽时离开,还被他骂贪慕虚荣。”
  “现在打算怎么样?”
  “我不想再见他。”
  “他恐怕没有这样容易罢手。”
  我笑,“他说要杀我哩。”他说的时候咬牙切齿,唾沫星子自牙齿缝中溅出来。
  我很惭愧。我怎么会挑了那样的一个人做男朋友。我抱住手臂,下意识的摸了摸皮肤,玷污了,我想:古人说的玷污就是这个意思,很不好受。
  我讪讪的籍词说:“我可不怕他。”
  “总得当心点,”振元说:“好聚好散,别激怒他。”
  “是。”
  振元对我,多少有点像父亲对女儿,自幼丧父的我特别珍惜这样的关注。
  我说:“我想同你回去见见母亲。”
  “我最怕这一关,”他烦恼,“我保证我同伯母的年纪差不多。”
  “胡说,”我微笑,“你才四十七。”[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年近半百了。”振元握住我的手。
  “开头她是一定抗拒的,”我说:“慢慢就会觉得你好,不过不要紧,同你走的是我,不是她。”
  “开头,你看中我什么呢?”振元看到我眼睛里去。
  我握紧双手,“啊,你的丹姆拉,你的房子,你的地位,你的礼物。”我说得非常夸张。[月影读书频道 http://wf66.com/]
  “别瞎说,我会相信的。”
  我正颜说:“因为你的体贴。虽然说施比受有福,但是闻中接受一下恩惠,是非常窝心的一回事。同小朱这种年轻的男人在一起,渐渐觉得吃不消,十多岁时钻戏院,在郊外散步吃西北风颇有风味,数年后体力不支,他又需索无穷,我便变心了。”
  振元聆听,他那全神贯注的样子又勾起我的淘气。
  我又说:“还有。你那么英俊,成熟的风度使我着迷。”
  谁知他挺挺胸说:“是真的呢,不少女人喜欢我。”
  那个周末,我郑重地叫母亲做几个菜,因为有个朋友会来吃饭。
  母亲很有兴趣!“哦,是新‘朋友’?”
  “是的,你会喜欢他,他很有资格。”
  老姐竖起了耳朵,面孔一沉,眼神中全是嫉妒,像是不置信这种事会得发生似的。
  “是的,”我看看她说:“他很有钱,他已经近五十岁,他并不如你想像,纯粹为玩弄我,而且信不信由你,这与我的虚荣无关,我们非常了解对方。你可以用第一时间把我说过的话告诉小朱。”
  她面孔上一阵青一阵白,霍地站起,回房间去了。
  母亲数口气,“小妹,得饶人处且饶人,穷追猛打的决非英雄。”
  “我气她。”
  “近年来她比我都更像个小老太婆,嘴巴碎,器量小。我很担心她。”
  我不出声。
  “我也担心你哪,怎么跟小朱闹翻了?况且这个男人已经五十岁?怎么回事?”
  当她见到振元,又高兴起来。振元一点不老,且人品稳重,谈吐幽默。她放心了。

姐妹俩[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2 3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6251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70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