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北方网通线路南方电信线路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少女与母亲[亦舒短篇小说]

请输入您关键字:


少女与母亲[亦舒短篇小说]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年轻的心》


  周日英是社会福利署保护妇孺小组的其中一位负责人,每天办公桌上文件堆积如山,同事们叹道:“少女失踪、妇女遭虐待、病弱老妇、弃婴病童……世界已经沉沦,人间没有希望。”
  日英笑,“你们就是拯救她们的天使。”
  “算了,我们只是到这里来领薪水的庸人。”
  日英顺手取起其中一只文件夹子,每只文件夹内都是一宗不幸的个案。
  日英不得不承认,人间悲剧何其多。
  她打开文件,目光落在表格上:姓名:曾咏珊,失踪少女,年十七,母曾佩文,业酒店管家。
  日英抬起头来。
  酒店管家这份职业算是高薪,照说,中等家庭很少有这种案例。
  事件已由同事追查,在下一栏注明:“少女经已寻获,自立更生,在时装店任售货员,不愿返家。”
  照说,他们的工作经已完毕,少女也已快满十八岁,从此自主自立。
  但是曾佩文三字使日英一震。
  当下她不动声色,下了班,却忽忽赶往母家。
  “唷,大小姐,什么风,把你吹来。”周太太十分幽默。
  “妈真风趣。”
  “这年头,做母亲,最考功夫,不俏皮还真不行。”
  “妈,闲话少说,娴淑阿姨的女儿是否叫做曾佩文?”
  周太太沉默一会儿,“不清楚,多年没来往。”
  “妈,你一定记得,佩文比我大一节,她亦属犬,我们自幼相厚,你还说两只小狗气味相投呢。”
  周太太无奈,“是,你是有这么一个表姐。”
  “多少年没来往了?”
  “十多年了。”
  “为什么?”
  “娴淑阿姨疏远我们。”
  “何故?”
  “你又惹我说亲戚的是非了。”
  “妈,这不是闲言闲语,不知道究竟,如何帮助亲人,佩文表姐是否有个女儿叫咏珊?”
  周太太叹口气,“你怎么会讲起陈年旧事?”
  “那时我还小,只得七八岁,忽尔听得佩文表姐未婚怀孕,只知道她做了坏事,故她是坏人,后来,她不再上我们家来……我有段日子颇想念她,也不相信她是坏人。”
  “当然不是坏,只是一时愚昧。”
  “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娴淑姨最要面子,她同媳妇不和,日久变成憎恨,受害人却是佩文。”
  “我不懂。”
  “娴淑姨逼佩文事事胜过大嫂,可是两者年龄相差十年,智能不能相比,这不是难为佩文吗,压力这样大,母亲天天噜嗦,表面上是殷勤叮咛,实际上佩文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讨得母亲欢心,她的少年期过得很苦。”
  “佩文大嫂是什么人?”日英奇问。
  周太太失笑,“不过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不知活地,娴淑姨偏要拿她来作女儿的典范。”
  “娴淑姨教育水准不高吧。”
  “母亲毋须拿博士衔,母亲只须爱护子女,娴淑姨处处拿女儿出气,又时时问她要钱,佩文同我说,她十五岁同人补习所得都要交上去,过年亲友给的压岁钱全部充公,真是个严厉的母亲,自小就对佩文说:‘家里穷你知道否?唉,穷呵’。”
  日英耸然动容。
  真是个难相处的母亲。
  “老是在亲友间宣扬佩文不听话。”周太太十分不满,“可是听她话又能去到哪里?少年人好强,一时想不开,便离家出走。”
  日英愕然,没想到表姐亦是失踪少女。
  “她去了何处?”
  “自然是不堪设想之处!”周太太说:“好端端一个女儿,硬是被她逼走。”
  “做女儿的,也许也得负若干责任吧。”
  “那么小,乳臭末干,很多事都不懂,大人又不好好教她,那娴淑姨是个怪人,平日最爱批评人,这下子认为女儿丢了她脸,轮到她受批评了,干脆就放弃了佩文,绝口不提她下落,我几次三番想找佩文谈谈,都被她挡掉。”
  “佩文把孩子养下来了?”
  “听说是个女婴,跟她姓曾,父亲身分不明。”
  “在今日,也是很普通的事。”
  “在彼时,也不是死罪,宣判佩文死罪的是她母亲。”
  “妈,你似对娴淑姨很反感。”
  “是,”周太太不讳言,“那女孩水深火热需要帮助,她却去践踏她,真无聊,所以日英,我很喜欢你现在这份工作。”
  “妈妈──”
  “不要再提人家的事了。”周太太直摆手。
  “妈妈,所以你对我那么开明吧。”
  周太太答:“某些事上,我亦很固执,可是我支持我女儿。”
  日英紧紧握住母亲的手。
  她自觉非常幸运。
  隔一日,周日英找到了曾佩文。
  曾佩文没把她认出来,以为她是个有事投诉的酒店客人。
  日英微笑,“是我,我是小狗,佩文表姐。”
  曾佩文瞪大眼睛,“日英,小日英。”
  “不小了,表姐,不过,你同我印象中的佩文表姐一模一样。”
  “好久没来往。”佩文不知从何说起。
  “是。”日英一直笑。
  佩文双目忽然润湿,“分堂好吗?她一直很关心我。”
  “她要是知道你是五星酒店一百八十间房间的管家,一定很高兴。”
  “日英你几时变得这样会说话。”
  “娴淑姨可好?”
  “还活着,七十多岁了。”
  日英不出声。
  “我的事,日英,你都知道吧?”
  日英反问:“什么事,你抢劫了银行还是当了电影皇后?生活上挫折谁没有,不必过份紧张,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就是了。”
  佩文十分感动,“日英,你长大了,你胸襟好不宽阔。”
  “哪里,只是出来做事的人,都知道生活不容易,命运且不受控制,故此不责人,亦不责已,谁不想名成利就,生活无忧,母慈子孝,光宗耀祖,惜事与愿违,何必同不相干人多解释。”
  句句含蓄,句句开解表姐。
  佩文呆半晌,“多年来我只听过你的安慰。”
  “以后我们要多来往。”日英放下名片。
  曾佩文一看呆住,“日英你在社会福利署工作。”
  “是,”日英把手放在表姐肩上,“我会去看咏珊。”
  日英在那个周末,就找上蒂蒂时装店去。
  那种时装店代理欧洲次等衣物,时款,可爱,但料子与缝工都比较差,来价比名牌低许多,故此利润反而高。
  曾咏珊在蒂蒂任售货员,已有一年。
  日英一进店便把她认出来。
  咏珊长得似她母亲一个印子。
  遗传这件事真的十分奇妙,少女使日英想起当年的佩文表姐,心中无限感慨。
  那少女过去招呼日英:“小姐,心目中想买哪种衣物?”
  一张雪白俏脸,笑容可掬。
  “咏珊。”日英叫她一声。
  少女一怔,过一劾,很客气地问。{这位小姐──”
  “我是日英阿姨,记得吗。”
  少女凝视她,对日英一点记忆也无,也难怪,上次两人见面,少女还在襁褓之中。
  “你母亲同我,是好姐妹。”
  少女笑,不知说什么才好。
  日英暗暗留意少女的言语举止,她同她妈一样,是好底子好性情的人,不知怎地,就是与生母合不来。
  “咏珊,能喝杯茶吗?”
  少女摊摊手,“我哪里走得开。”
  “你几点钟下班?”
  “晚上十点。”
  “什么,这么晚?”
  “这一区同银行区不一样。”少女无奈地答。
  真辛苦,可见少女并非懒惰之人。
  日英对她好感又加深”层。
  正在此际,少女身后出现另外一个年轻女子,“咏珊,你去喝茶好了,我替你三十分钟。”
  咏珊连忙道谢。
  日英同她到附近咖啡店坐下。
  咏珊微笑,“你是来做说客的吧。”
  日英点点头。
  “叫我回家?”
  “我不坚持。”
  “叫我向妈妈认错?”
  “错,”日英愕然,“什么错?”
  咏珊颔首,“你这个说客倒是很特别。”
  “我只是来见见你,希望你们和解,有空,去看看她。”
  “无缘份,一见面,三句话,准吵架。”
  “怎么会这样!”
  “我也觉得奇怪,她什么都是对的,我什么都是错的,毫无商榷余地,在她身上,我找不到丝毫温情,在我印象中,即使在孩提时期,她也未拥抱过我。”咏珊黯然。
  “她是单亲,忙到极点。”
  “我知道她苦。”
  “那就好。”
  “听说我还有外婆?歌谣说,摇摇摇,摇到外婆桥,外要叫我好宝宝,一块糖,一块糕,吃得宝宝笑呵呵,我却从来没见过外婆。”
  “不要紧,许多成功人士都没有外婆。”
  咏珊笑,“这位阿姨真有趣。”
  “你现在住哪里?”
  “与人合住,租一间房间。”
  “就是刚才那位同事?”
  “什么都瞒不过你的法眼。”
  “收入够吗?”
  “勉强。”
  “但这份工作前途不佳,或许,你愿意继续进修?”
  “阿姨,行行出状元啦,不是每一位成功人士都有博士街头啦。”
  少女机伶活泼,日英拿欣赏目光看住她。
  “时间到了,我要回店里去。”
  “咏珊,在外头住,事事当心。”
  少女已经很成熟,穷人的子女早当家,这话讲得不错。
  “我省得,你放心,我们这一代,比母亲要聪明得多了。”
  日英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那人存心骗你母亲,从头到尾没有善待过她,到头来,她离开他,还被他四出诋毁她贪慕虚荣。”
  少女动容,“我妈是最朴素勤工的一个人。”
  日英无奈,“她少年时运气差。”
  “我妈有许多优点,我只是与她合不来,她绝对不是虚荣的人。”
  日英微笑,“你为什么不亲口同她说呢。”
  少女恼怒地说:“我只不过外出露营,她就报到社会福利署去,说我失踪,社署通知警方──我不想说了,搞得好大。”
  日英轻轻说:“咏珊,改天我们再谈。”
  日英与她话别。

少女与母亲[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2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6151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10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