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quee width=358>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希望这里可以成为您美丽的梦幻花园,如果你觉得这里好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wf66.com</marquee> 北方网通线路南方电信线路将月影社区设置为您的首页将月影社区地址加入到您的收藏栏
月影社区时尚音乐音乐查询IP手机许愿之瓶最新更新文件加密访客留言爱音乐
欢迎您,首页 >> 信息中心 >> 糖衣[作者:饶雪漫]

请输入您关键字:


糖衣[作者:饶雪漫]

推荐查看本文HTML版本

糖衣

  上部

  (1)

  大叶子路,是丁当的童年。




  夏天,她穿着肮脏的背带裤,背着肮脏的书包,从一群男孩中间穿过。他们一起扯着嗓子喊:“大肥妞,小气鬼,回家跟老婆亲亲嘴!”

  然后,一起笑得七倒八歪。

  小时候的丁当有些去不掉的婴儿肥,尤其是一张脸,圆得可爱。有一次丁当被他们喊急了,操起一块地上捡来的石头就跟着那帮男孩追,追到其中瘦小的一个,丁当一石头就敲了下去,血顺着男孩的脸“哗”的一下流下来。

  丁当当即吓得脸发白,站在那里双腿发颤,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男孩也吓懵了,不知道痛,一分钟后才开始哇哇大哭。

  “不许哭!”有个高个男孩走过来,脱下外套把他的头一捂说,“把大人哭来就麻烦了。”

  说完,他看了丁当一眼,拉着受伤的男孩走远了。

  后来,丁当才知道,高个男生是里面的头,他们都叫他阿明。

  阿明比丁当高三个年级,六年级了,他并不坏,他成绩很好,在班里数一数二。但他并非是高高在上那种,他有很多的朋友,和他们都混得很熟。因为是贫民区,大叶子路的孩子都有一种天然的自卑感,但这种自卑并没有表现在阿明的身上,他有着很阳光的微笑,机智的谈吐,他和那些孩子们成天在一起玩耍,气质却一直那么卓而不群。[月影社区 http://wf66.com/]

  “他没事了,就是流了点血。”一天放学后,阿明在路上拦住丁当说,“你不要担心。”

  “谢谢你。”丁当由衷地说。说实话,她这些天都提心吊胆,就怕那男孩的家长牵着他找到家里来,那样不挨老爸一顿猛揍才怪。

  丁当爸爸的坏脾气,在大叶子是出了名的。

  “我有事想请你帮忙。”阿明说。

  “哦?”丁当把头仰起来,她不明白她有什么可以帮到他的。

  “我见你穿过一条红裙子,能不能借给我一下?”阿明问。

  “哦?”丁当想起来了,那是她生日的时候妈妈买给她的一条红裙子,由于丁当爸爸做点小生意,丁当的家境在大叶子算是过得去的,妈妈又喜好面子,一条裙子花掉了两百多块,被爸爸不知道数落了多少回。

  “可是,”丁当不明白地问,“你一个男生,借裙子来干吗?”

  “就说借还是不借吧。”阿明说,“保证完璧归赵。”

  第二天一早,丁当把裙子藏在书包里,带出来偷偷地交给了阿明。她并没有追问阿明借它来做什么,直到周末全校举行的歌咏比赛,丁当看到了那条裙子穿在四年级一个瘦小的女生身上,他们班唱的是《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瘦小的女生是领唱,她的嗓子很好听,虽然她比丁当大一岁,可裙子穿在她的身上一样的合身,吸引了众多女生羡慕的目光。

  “那条裙子你好像也有呢。”同桌问丁当说,“丁当你怎么不穿呢?”

  丁当笑笑说:“明天就穿。”

  可是,阿明并没有如期把裙子还回来,妈妈追问裙子去了哪里,丁当只好说歌咏比赛给同学借走了。妈妈的脸黑了半天,让她第二天务必把裙子讨回来,丁当只好去找阿明。那是丁当第一次去阿明家,阿明不在,那个瘦小的女孩子出来了,她说:“哥哥出去了。”

  原来她是阿明的妹妹。

  阿明家很穷,家徒四壁。

  丁当说:“我是来要裙子的。”

  “什么裙子?”阿明妹妹一脸茫然。

  阿明就在这时候回来的,他把丁当用力一拖,拖到很远的弄堂边,低着头说:“过两天就还你,好不好?”

  “可是……”丁当说,“我妈妈问起了。”

  “就两天。”阿明说,“她很喜欢这条裙子,我没有说是借的。过两天就是她生日了,我想让她穿着它过十岁的生日。她长这么大,都没有穿过这么漂亮的裙子。”

  说这些话的时候,阿明脸上的表情很痛苦。这是丁当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那好吧。”丁当爽快地转了话题说,“你妹妹唱歌很好听的呢。”

  “是啊。”阿明高兴起来,“你也觉得?”[月影读书频道 http://wf66.com/]

  “嗯。”丁当用力地点着头。

  “你的名字也很好听。”阿明说,“像一个汤匙一下子掉进了碗里,丁当一下子!”

  丁当笑得直不起腰来。

  那晚回家,丁当被打了一巴掌,妈妈认定她弄丢了裙子,或者,把她拿去卖钱买零食吃了。妈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又被老爸熊了:“哭什么哭,丧门星!”

  老爸听信了算命的人的胡扯,认定自己生意做不大是妈妈的面相太克夫。

  妈妈扔掉抹布去打爸爸,战争变成了父母之间的。丁当溜出门去,溜到大叶子那个小小的广场上,阿明他们正在踢球,毫无章法的踢法,球一不小心踢到路过的阿婶身上,惹来好一顿臭骂。黄昏的天软得像是要塌下来,丁当蹲在那里,看那个被自己打伤过的男孩趴到阿明的背上去,阿明背着他在踢球,男孩的伤肯定是不碍事了,他尖叫着,在阿明的背上翻转,夸张的姿势笑倒了一大片的人。

  阿明的妹妹站在不远的地方看,她的笑是微微的,她穿着丁当的红色小裙子,像一小团红色的云。

  三天后,还是放学的路上,阿明把裙子还给丁当,裙子肯定是被洗过了,包在一个袋子里。阿明说:“不好意思,你检查一下,看裙子有没有坏的地方。”

  “不用了。”丁当退后一步说,“就给她穿吧。”

  “那怎么好?”阿明说。




  丁当心想,反正都挨过骂挨过打了,不能白挨。裙子现在拿回家反倒是更说不清来去,既然阿明妹妹那么喜欢,送她也无所谓的啦。

  “给她穿吧,没关系的。”丁当绕过阿明往前走。

  “喂!”阿明拦住她,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元钱说,“我知道不够,但我就这些。”

  “不用了。真的。”丁当说。

  “谢谢你。”阿明说,“你真是个好心的姑娘。”

  阳光照着阿明的头发,高高的阿明让十岁的丁当有些莫名其妙地心动,她赶紧转身走开。

  丁当后来才明白,好心并不一定会办成好事。阿明妹妹穿着那条裙子在大叶子走来走去,不巧给妈妈碰上了,妈妈认定她是“小偷”,抓住她就不放。阿明爸爸早逝,妈妈眼睛不好,靠替别人打点零工为生。妈妈认定阿明家的家境买不起这条价值二百多元的裙子。事情一直闹到了学校,在操场上,妈妈走到阿明的面前,用手指着阿明的鼻子骂:“小偷,从小就不要脸的小偷!”

  阿明的妹妹站在一旁一直哭。

  “不是的!”丁当流着泪冲上去,想拦住妈妈。

  可是她没有拦得住。妈妈骂完,又冲进了校长室。

  因为这件事,一直优秀的阿明在学校变得声名狼藉。他声名狼藉地毕了业,去了市郊的一所普通中学读初中。

  那年秋天,阿明的妹妹死于先天性心脏病。

  (2)

  再见阿明,依然是夏天。

  丁当十四岁,初二那年的暑假,就要升初三。在这之前,她已经留过一级,转过两所学校。

  十四岁的不良少女,头发染得金黄,玩了一天的传奇,刚从网吧里走出来。她看见了他,他背着一个书包,正在过马路。

  丁当跑上前,在马路中间拦住他说:“程阿明,我是丁当啊。”

  红灯停了,两边的汽车都停下来狂按喇叭。

  阿明把丁当拖到路边,用不明白的眼神看着她。丁当用力地把乱七八糟的刘海撸到脑门后面,提醒他说:“汤匙一下子掉进了碗里,丁当!你想不起来了吗?”

  “哦!”阿明恍然大悟,“真的是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丁当揉揉头发,不好意思地说:“你是说我的头发吧?今天刚染的!酷不酷?”

  阿明摇摇头:“不酷。”

  “这还不叫酷?你真牛……”丁当把后面那个不雅的字及时地缩了回去,“我们好多年不见了哟。”

  阿明说:“嗯,你们家搬出去后,就没见过你。”

  “我爸成了暴发户,跟我妈离婚了。”丁当满不在乎地说。

  “噢。”阿明叹息,“我妹妹要是活着,也应该像你这么高了。”

  “你怎么样?好不好?”丁当急切地问。

  “你该高一了吧?”阿明想了想说。

  “初三!”丁当说,“我留级了,读书要我命呃。”

  “我参加完高考了。”阿明说,“分数这两天就要下来。”

  “你肯定是北大清华随便挑啦,”丁当嘻嘻笑着说,“还住在大叶子?”

  “嗯。”阿明表情坦然,并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好意思。

  “你不怪我了吧?”

  “什么?”阿明好像已经全然忘了当年的事。

  “你的电话?”丁当在包里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说,“快告诉我,我记下你的电话。”

  阿明摇摇头说:“我家一直没装电话。”

  “哦呵。”丁当笑笑说,“没有关系。等你分数下来,我们一起出去庆祝,我知道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好啊。”阿明温和地说。他还是那个样子,除了个子更高了之外,好像没有任何的变化。丁当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丁当这才感觉到,关于大叶子的那些过去,因为这个背影,其实一直都没有过去。

  她回到家里,看到她坐在沙发上。

  她是丁当的继母,一个比父亲小六岁的女人。当年,父亲就是靠着她发迹,离开了大叶子,踹掉了丁当的妈妈。

  “去哪里了?”她沉着脸问。

  “关你屁事!”丁当粗鲁地说。

  “哼哼。”她冷笑,“你这么有性格你怎么不干脆睡到大街上去,你回来做什么?”

  “我回来气你。”丁当咬牙切齿。

  “气我?”她再次冷笑,手里拿着一个苹果轻轻地咬了一口,不屑地说:“你还嫩了点儿。”

  丁当一语不发地走到她面前,拿起另一个苹果,重重地往她的脸上砸去。她躲闪不及,脸颊上顿时红了一大块儿。

  “你别惹我。”丁当警告地说,“我下次用刀也不一定。”一面说,眼睛一面盯着水果盘里的水果刀。

  那女人显然是被吓了一大跳,她一只手捂住脸,另一只手抢先把刀一把抓到手里,嘴里叫喊着:“你这个死丫头,别以为你爸出差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马上打电话给你爸,让他回来收拾你。”




糖衣[作者:饶雪漫] 2005-11-16
转到本主题第:[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总计0页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揪错)
呢称: * 您尚未登陆,请登录
来自: *
内容:
 

(为防止非法信息,您的言论提交后需要审核才能正常显示)

文学
精品文萃 情感天地 言情小说
网络小说 玄幻小说 悬疑恐怖
武侠小说 古典品谈 外国名著
儿童文学 会员原创 学习园地
杂谈其它
娱乐
爆笑网文 星座占卜 影音动漫
娱乐新闻 影视剧情
诗词
青竹诗歌 个人诗集 宋词雅赏
全唐诗录
新闻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科技新闻
体育新闻
图片
图文专区 艺术长廊 桌面壁纸
精品素材 像素图片
漫画
单幅漫画 爆笑四格 连环漫画
电脑
电脑入门 图形图像 编程开发
游戏
我爱Q宠 最新攻略 最新秘籍
游戏新闻 技巧心得
经济
帕格节电 财经资讯 股市证券
生活
百科知识 外语学院 潮流时尚
健康医疗 宠物花卉 汽车地带
行走天下
美食
面食甜点 家常菜品 药膳食疗
美食天下 烹饪技巧 松辽风味
燕京风味 巴蜀风味 滇黔风味
赣江风味 徽皖风味 闽台风味
齐鲁风味 中州风味 岭南风味
荆楚风味 三晋风味 淞沪风味
苏扬风味 潇湘风味 钱塘风味
民族风味 素斋仿荤
营销
管理杂谈 谈经论道 培训激励
经营战略 职场生涯 公关交际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月影社区£立场无关。
禁止发布任何色情/政治/反动相关信息让我们共同来营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梦幻家园
Copyright ©2001-2006 MoonShadow.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 4.0  Licence 2006.4.2
建站天数:6271天 本站基于ASP+JS构建,完全自主开发,版权归属月影社区 管理员QQ:23165062 Time:207ms